无央之界论坛

Boundless Space
现在的时间是 2018年 1月 23日 周二 11:39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帖子发表于 : 2007年 6月 14日 周四 2:50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坏在蓄水池上的轮子
――正统基督教派对诺斯替的分岐

菲利浦戴维 著
爱丽丝 译

简介
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个平凡的年代,美国教会很少人知道诺斯替主义。无疑地,诺斯替派(真知派)不是基督教的主流派别,但这并不等于它们不存在。一些诺斯替的支派融入在一些基督教派的教条里,比如摩门教。诺斯替主义同时也是犹太教神秘主义,甚至佛教的共同特征。但是,如果尝试用诺斯替神学与基督徒展开对话(即使是最有教养的)就简直像对牛弹琴一样。信奉正统派基督教的人对此视作破烂不堪,甚至危险的,破坏他们的团契关系,最好排挤在文明社会之外。

历史上与正统基督教派水火不相容的诺斯替派原来正是基督的“真正”追随者。可是同样地,正统教派实现统一之后也是四分五裂,成为今天我们所知的众多主流教派。诺斯替教视耶稣、保罗和《圣经》为理解神、基督和救赎以及人的本性的源泉。那么,正宗教派是否完全可以拒绝一个与天主教与新教同出一源的宗教团体呢?

因为今天几乎无人熟悉诺斯替的基本准则,对其信仰充满了误解。可是,在最初的几个世纪,基督教宗派主义者的仇恨胜于无知,无数的宗教说教者用冗长的句子去侮辱诺斯替和其它早期教派其实是真正的基督教。早期基督教的教父――最早把基督教编成法典的人,写的蓁象《爱任钮五书》和《驳斥异端》把诺斯替教描写成一个有悖常理的东西,他们的追随者甚至拒绝生儿育女。由于对诺斯替的道德观不信任,早期神学家深信诺斯替的教理是茺诞不经和误导人的。

诺斯替给人的印象是危害教会。但是,由权力和入庙祀奉(偶像)描绘成的东西却被视作真理,并且持续了十六个世纪之久(由公元四世纪左右正统基督教开始成形算起到公元二十世纪),直至1945年一位考古学家在埃及北部山洞里发现了纳哈马地图书馆遗址。这些头四个世纪以来的有重大意义的文献是用科普特语(早期埃及语言)写的手抄本资料,让我们追朔到公元一世纪下半叶,为长期以来模糊不清的基督教史带来新的曙光:提示了说诺斯替憎恨生命或者喜欢标新立异是毫无根据的。与其说他们追求利己主义,达到个人目的,倒不如说他们在探索真理。纳哈马地文库也揭示了从基督教一开始就存在一种二中择一的神学思想,对经文解释的自由并没有受压制,大家争先解释经文,成为一种竞赛,这有可能破坏了早期教会组织。

第一部分:散发着的光芒
1.为了寻找为什么诺斯替教被视作是对正统信仰的威胁,这有必要了解早期教会信的是什么。首先,有一些思想已经开始成形。这里,我用“诺斯替”这个词不但指公元二三世纪那些自称“诺斯替主义者”,还指从公元30年至公元120元的最古老教派,比如丁西满派、欧弗派、拿撒勒派等。这些非常早期的基督徒共同分享一个丰富的,有多种形式的学派思想,,因而萌生了反教条主义的思想,即反对我们现时所知的主流教派的前身。早期的宗派主义者趋向于寻找很多分岐,但他们都相信化身是存在的,以及有一个被邪恶力量操纵的阶级叫“统治者”,复活的意义,救赎的过程,有关“散发”的教义,人的本性等等。多年以来,著名的宗教历史学家伊莱恩和保罗率直地指出早期教会的多样性。当然,经过对早期基督教宗教团体、纳哈马地文库以及其后资料的研究,发现一些有名无实的诺斯替团体很快瓦解了,留下的传奇故事有些成为现代正统派的题材,包括四福音书,耶稣和神的概念,他的死为我们赎罪,最后审判日会降临等诸如此类。无疑地,我们看见一种神学围绕着两个思想:“神圣火花”(又叫神圣之火,人犯罪后这种火变得很微弱)存在于人性中;救赎的过程代表着一个宇宙法则――耶稣展现出他的人性因此人们以他为榜样。我们得知现在正宗派基督教的基本教义是假想从一开始直到复活,耶稣是神,没有原罪。其实这些都是几个早期教父在耶稣死后很久才杜撰出来的。

尤其是原罪的概念,一开始从诺斯替(真知)分离出来在某种程度上是错误的或者是对所有知识不虔诚的,即亵渎了神。诺斯替持有相反观点。比如,在纳哈马地文库发现的《多马书》中的《争竞者》一章据说成书于公元二世纪,有一段写救世主告诉宗教多马:“谁不认识自己(真我),就什么也不认识,但谁若认识自己(真我),就已经了解宇宙的奥秘。换言之,当你成为“真知”,上主会与你同在,你会和他成为一体。 以下有关诺斯替内容,是以对明珠的赞美为题材的, 同样发现于纳哈马地文库,是对这条道理的延伸和形象具体化的解释。

想像你是一位王子,你的父母,国王和王后有要事派你去埃及,要你去寻找一颗被一条饥饿的龙看守着的明珠。
你脱下黄袍离开父母前往埃及。
到了埃及,你换上脏衣服并打扮成埃及人的样子。不知何故你被埃及人发现不是本地人。他们给你食物,你与当是人融洽了,忘记了王子的身份,你“昏昏欲睡”。
你父母知道你的情况后写了一封信要你清醒过来,提醒你要记住自己的任务。你记起了你的身份是王子。你马上征服那条龙,拿了明珠,脱下脏衣服然后离开。
当你返回本国,望着那件黄袍,让你想起辉煌的过去。这是一件属于战胜自我的人穿的衣服。
你穿回黄袍来到父王的宫殿。
国王和王后象征造物主和那女神般的诺斯替(真知),她又叫苏菲娅。他们的王国就是光之王国,一个远在我们所见的物质世界之外的地方,充满着光。你的黄袍代表真我,你的神性一面。脏衣服代表你现世的肉身,埃及代表物质世界。
当你从原祖父母亚当和夏娃那里继承了死亡,就远离了神的形象,成为一个不完整的人。你你忘记了你自己的真正身份时,你“昏昏欲睡”。你父母写给你的信代表救世主。他会提醒你该做什么:拾回那颗明珠(堕落了的灵魂),找回返回光之王国的道路,重新穿上你的黄袍。那就是说,重新恢复你神性的一面,治愈你的灵魂,认识你的神性。你找到了诺斯替(真道),并因此得救。透过知觉得到真道意味着知道自己就是上帝。但是,“知觉”并不意味着仅仅了解你神性一面,还要达到最终目标:天人合一。

穿上黄袍以及找回明珠只是真知派对诺斯替的描述。他们也相信上帝是超然的,无限完美,最终的,深不可测,不可见的精神体。每个人由三部分组成:神圣火花(或神圣种子);肉身和灵魂。神圣火花(主与此同在)就象守夜灯一样把潜在的神性灵魂和身体持续下去,直到灵魂被点燃或唤起知觉为止,唤醒的灵魂会寻求与上帝合一,整个过程就是救赎。

2.古代诺言斯替的信仰体系最明显和意义深远的分歧首先表现在一颗明珠的故事里。起初大多数正统派都主张我们的灵魂本是圣洁,在“堕落”地球之前存在于一个神圣的地方里。但是“我们的灵魂不圣洁,唯独耶稣才是独一直神”这个观点后来成了基督教的教义,与诺斯替成了鲜明的对比。现时正统派是耶稣死后近五个世纪才建立的,圣奥古斯丁的严厉、苛刻的原罪教义被官方基督教采纳。正如早期教会团体所说,原罪教义认为由于亚当和夏娃偷吃了伊旬园的禁果,我们都成为罪人, 因此不能单把耶稣看成是模范,必须承认耶稣是独一真神,通过教会才能得救。渐渐地,人本是圣洁这个信箱被压制,只有少数幸免于难的教会才教导。

诺斯替的理念植根于人的神性之上。早期大多数团体都承认“散发”的教义,公元二世纪末却受到第一位教父里昂主教爱任钮的反对。简单地说,“散发”的教义认为物质宇宙背后还有一个精神宇宙,一个由无数散发着的光芒组成的领域,而物质宇宙只是这个精神宇宙的图像,所有一切都存在着自由意志。这些“光”不是由神创造,乃是神的一部分,确信神选择成为人的灵魂。一旦灵魂在天堂找到归宿,他们在地上会显现出部分的神性。

3、几乎所有的早期教会团体都相信存在一永恒的源泉――思想,所有的个体都来自这个永恒,并且内心深处共同分享这个永恒。圣保罗说,人是由身、心、灵组成。诺斯替相信,人们通过“救赎”最终回到精神王国(永恒的生命)里,由耶稣作为典范。因为诺斯替相信人以前的灵魂处于精神状态――属于神的一部分,接着进入物质世界与肉身连在一起,他们坚持人体内有神圣火花,正是这部分拥有着人性的无限力量,把人的神性激发起来,这就是救赎的原理。这条宇宙的“根”潜在于每个人体内。
爱任钮教父怎样详细解释基督教不同于其他的观点呢?古代基督徒知道人源自精神体,并持续联系着,但十分微弱。基督教宗教家认为救世主周而复始地出现,从奎斯那到耶稣,能够重新点燃这些火花。然而,爱任钮却认为人是神创造的彻彻底底的物理体,没有“神圣火花”。因此,人和神没有内在联系,人与神完全分隔开。

由于拒绝了原始基督教所说灵魂是精神体并且不朽的,后期一些教父像亚历山大城的革利免,其后是迦太基的俄利根,发展了早期教父的学说,一种“造物主在一切之外”的思想诞生了。他们详细论述人不可能是神的一部分,因此他的灵魂不会是属神,不会有神的本质。神必定创造了灵魂,然后是肉身以及物质宇宙的其他部分。教父特土良写道:“上主暴风骤雨式是创建了各种元素、肉身和灵魂。。。以荣耀他的权柄。灵魂不属于上主的一部分。”

这条教义今天还存在,正如《新天主教百科全书》解释:
“造物主与被造物之间必定有意义深远的差别。上主位于世界之外,他不仅仅是真理的顶点。上主与世界之间必定有沟痕。。。
被造物不是上主自身,与上主有分别,不是自给自足的。这意味着灵魂是完全独立于上主,灵魂深处存某种基本的需要。。。除非是上主的意志,否则这个世界毫无意义。”

这就是有别于柏拉图学派所信,造物主和被造物之间有钮带并让其回到造物主中。人的内心没有“神圣火花”。造物主与被造物之间有一深渊。

爱任钮的神学把原始教义的“散发”颠倒了,不仅攻击古基督教,还攻击了柏拉图主义、天启的犹太教、波斯拜火教和深奥的佛教的根本信仰。他不仅重新解释了人与神之间的关系,还历史性地把基督教同诺斯替和其他宗教的“散发”教义分开。由于不认同世界是神的一部分以及是神的各个表现,他否认了一位真神。纵使有了圣父、圣子、圣灵的概念,但相信被造物和人不同于神自身,他否定了三位仍同属一体。

这种新的想法是对我们和神的关系不怀有希望。我们人类痛苦地蜷缩在壕沟的边缘上。神和他的儿子主宰着永恒,我们被视作虚无并处于永恒对立的另一端。这条壕沟好比一把有弹性的弓。而教会,就是越过这条“沟”通向永恒之门的桥梁。只有通过正宗教义才得到天国的钥匙。与爱任钮同时期的革利免更权威地指出:“人是神最大荣耀,荣耀他的不朽、公义和真理。”当爱任钮指出人与神完全分隔时,他离基督有多远!

第二部分:与神同一的道
1. 正如同灵魂的观点一样,诺斯替对耶稣的观点也是同正统教派截然不同。根据爱任钮教父所说,耶稣是唯一的神,造物主和救世者,是天父派他从天堂来地上拯救人类,不是从人变成神,因为他有神性,而诺斯替认为全人类皆有神性。诺斯替教指出不仅他一位,所有人都有可能成为救世者。因此,不是人与神永远分开,再由另一个人眩耀怎样与神团聚。诺斯替视耶稣为指引者,导师,相信人的灵魂也跟耶稣同一个来源。人可以貌似耶稣。真知派版本圣经《多马福音》耶稣说:“从我口中饮水之人将成为和我一样,而我也将成为此人,奥秘将会展现于此人面前。”
教父们认为这些教理,尤其是“所有灵魂跟耶稣同一来源”是亵渎神明的。爱任纽说诺斯替相信“他们的灵魂和耶稣一样。”“一些人说他们像耶稣”,他气愤地说,“有些甚至说自己比耶稣更强。”实际上,纳哈马地文库《旷野中的训导》告诉我们一个“聪明人”就是活在“世上”,却令自己“像神一样”的人。
诺斯替的信仰依据不仅在伪经上,正典《迦拉太书》2:20保罗指出,“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腓力福音》更是把诺斯替精神表达得淋漓尽致。诺斯替相信知识和智慧引导永恒生命,无知等同于受死亡束缚。腓力告诉求道者,“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 8:32》无知是奴隶,知识是自由。如果我们知道真理,就会得到真理的果实。如果我们与之联系在一起,就会带领我们付诸实行。

诺斯替想念正统教派视耶稣为神是因为曲解了〈约翰福音〉。约翰告诉我们:“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籍着了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接下来是“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正统派从这些章节总结出耶稣是神,道,救世主。

但是,诺斯替认为约翰称耶稣为“真道”,他谈及了其他东西。因为约翰说“道(圣言)”创造了一切时,他用了一个希腊术语代替:logos(意为与神同一的道)。

希腊人认为logos代表神的角色在世上的表现。亚历山大的俄利根教父叫他做“把宇宙连在一起的灵魂”。革利免教父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道(logos)的形象”,因面创世纪指出人是“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出来的。耶稣同时代的著名犹太哲学家菲奥说道是“与神相似之物,与生俱来就有。”菲奥想念像摩西那样的伟人完全可以把道拟人化。

当约翰写耶稣是logos(与神同一的道)时,并没有想到作为人的耶稣会成为永远的神。诺斯替教理解约翰是指耶稣成为了道,即得到了真道,是我们心里面的“神圣火花”。

最早的诺斯替传统观点认为耶稣成了真道是因为他成为了救世主,但并不是说只有他才是唯一做到的。耶稣在最后的晚餐解释了这个奥秘。他拿起一条面包,象征一条真道,一位救世主,然后切开说:“这是我的身体,现在分给你们。”诺斯替对这个教理的解释是有一位绝对真神和一个全宇宙的救世主,而这个宇宙的救世主的肢体可以分成无数部分,每一部分都依然保留他的全部特性。耶稣告诉门徒他的肢体无论分成多少,基督的种子也不会因此而降低质量。神的最微妙部分,道或救世主都包含了基督所有神的本性。

这个奥义就是所有分开的部分都和基督连成一体,无疑这是爱任钮教父所欠缺的。

2. 从公元150年殉道者游斯丁算起,然后是爱任钮,特土良,还有其他教父都强烈反对诺斯替的理念。为什么呢?如果“救世主”,基督的精神或者圣灵被看作与耶稣分离或者比耶稣更大,那么同样地另一些人认为这是贬低了基督(耶稣本人)的价值,因而会有不可能的情况出现:有不止一个救世主!这不可能!正统教会宣称耶稣和神是同一个实体。如果神是唯一并且不可分割,自然地耶稣就是教会信条所认定“唯一救世主,再没有人能配得上这个称呼。

一些基督教诺斯替派游说者确信耶稣的追随者有机会成为救世主,因为他有可能达到与耶稣救世主身份相称的境界,正如耶稣所说“有人比我做的还大。”这些教导被正统派视为异端。这引发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教会权威会不断斥责另一派呢?

3. 对教义正规化的尝试从游斯丁开始,公元180年左右爱任钮在《驳斥异端》中强烈鼓吹。爱任钮开创先例论讨普通基督徒该信什么。为了支持这个观点,爱任钮提出了特别的主张,为教会权威奠定基础。爱任钮声称他的神学主张是从彼得和保罗开始一代又一代的主教承传下来的,没有打破传统。他坚持只有罗马及那里的主教才拥有对教义的解释权,因为“教会外无得救”。

这个主张出现了两个问题。第一,当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主教,主教和相关权威是后来才建立的;第二,爱任钮时期的罗马基督徒无疑也是多样性的,贯穿整个罗马帝国。“普世教会”不像今天那样。大约公元160至180年,基督教宗派主义者的攻击开始了,仅是因为没有统一的神学教义。

今天几乎没有学者接受爱任钮的主张,也没有足够理据支持。当论及到早期基督教的多样性时,学者伊莱恩在她对爱任钮的研究时指出其最根本原因:
一世纪和二世纪期间,基督徒分散到世界各处,从罗马到亚洲、非洲、埃及和高卢,互相学习和敬重不同的传统,不同的基督徒觉得耶稣以及他带来的讯息各不相同。。。有一样东西我没有在研究中发现但感觉到的――这是早期基督教纯真和朴实的“黄金时期”。迄今为止,所有的历史研究都揭示了这些――没有互相勾结,没有随波逐流,没有结党纷争,但包含了各种不同的声音,非凡的观点。。。从历史角度出发,严格地说早期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基督教”。

然而这个“基督教纯真和朴实的黄金时期”有着使徒传统,正好又是爱任钮所主张的。令人讽刺的是,使徒传统又是诺斯替派所主张。他们沿着四位卓绝导师的足迹前进,那就是圣经上耶稣的门徒彼得,保罗,马可和马太。诺斯替的教导至少比爱任钮的神学早五十年。此外,诺斯替据称得到了使徒彼得的一个学生加里西亚(Glaucia)以及马提亚的指示,据说马提亚在耶稣复活后得到耶稣秘密教导。而且,我们得知诺斯替的艾赛尼派和欧弗派真正沿袭使徒传统,这可以追朔到一个叫米利暗的女人、耶路撒冷拿撒勒团体的第一个领袖,耶稣的兄弟雅各以及保罗的一个使者这三个人。

学术上来说,谁真正继承了耶稣的教导呢?对最早基督教的回顾,以下总结出基督教的早期形式:
1) 保罗派 2)拿撒勒派/伊贝尼特派/彼得派 3)撒玛利亚派 4)约翰派 5)欧弗派/艾赛尼派 6)哥林多派 7)卡波克派 8)革利免派 9)安提俄克派 10)巴赛利派 11)马可派 12)瓦伦丁派 13)游斯丁派 14)爱任钮派
(以上公是本人对这些名称的暂时译法,希望有专家提供更准确译法,原文是:
1) Pauline, 2) Nazarean /Ebionite/Petrine, 3) Samaritan (e.g., Simon, Menander, Satornilos), 4) Johannine, 5) Ophite/Naassene, 6) Cerinthian, 7) Carpocratian, 8) Clementine (Rome), 9) Ignatian (Antioch), 10) Basilidean, 11) Marcionite, 12) Valentinian, 13) Justinian, and 14) Irenaean.)

起初八派一世纪出现,其后六派二世纪崛起。公元180年左右,爱任钮的神学教条化主张没有起到作用。对圣经正典的规定是公元144年到150年左右的马可派发起,但直至公元200年甚至晚一二十年才取得进展。

像伊莱恩一样,学者保罗约翰逊在他的《基督教历史》一书中扼要指出,没有证据显示任何一个早期基督教派别比另一派历史上来得“正统”。“在第三世纪下半叶之前”,他特别强调地写道,“讨论是否有一个支配性的,占优势的基督教派是错误的。。。迄今为止,我们可以断定,一世纪末乃至整个二世纪,大多数基督徒都相信形式多样的基督教诺斯替主义。”因此,没有一个原始教派是爱任钮所主张的统一的罗马正宗教派的前身。经过历史鉴定,现时的正统教派是襄括了众多传统而成的。



总结
证据就在我们面前。如果我们诚实,我们必须看到基督教的陌生兄弟,多个世纪来被斥责,蔑视,至少被归到基督教的边缘派别的诺斯替派原来不是“私生子”。他不是耶稣复活升天后留下的非法产物。今天的原教旨主义者应该好好问问自己:如果能看到光明的耶稣最早支持者变成了异端,那么谁完全保证能判断什么是耶稣绝对意义上的教导,包括绝对恰当的教义吗?
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诺斯替教把自己的信仰放错了地方,放错了一个叫基督教的地方。如果是这样,那么该是时候邀请他到桌上让想跟随随耶稣的人认识和分享那被耶稣唤起的“神圣火花”了。


页首
 用户资料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6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_BY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