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央之界论坛

Boundless Space
现在的时间是 2018年 7月 22日 周日 3:00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真理的福音
帖子发表于 : 2007年 11月 6日 周二 11:47 pm 
离线
版主

注册: 2007年 9月 12日 周三 5:31 pm
帖子: 57
真理的福音是为那些得到了真理,通过道(Logos,希腊术语)的力量明白了天父真理的人而设的。该书来自佩雷若玛(Pleroma,犹太术语),是由圣灵默示而写成,佩雷若玛为“拯救者”之意,因为这本福音书是写来拯救那些还未认识天父真理的人。这本书是寻求真理的人所写,他所寻求的必有回报,书名代表着一种希望。你可以看到,书里面是一种无限,超乎想象,比一切所想的还要好。
对天父的无知会带来恐惧和害怕,恐惧成为浓密的雾,笼罩着你的眼睛,于是谬误就变得多起来。由于远离真理,它所作的一切都是徒劳。它会在力量,美丽,真理的外衣包装下,像酝酿风暴似的酝酿着黑暗。在它里面没有羞耻,没有了无限和永恒。一旦有了永恒,完美和泰然自若的真理,这些恐惧和谬误就销声匿迹。
为此,不要把错误看得过重。由于它没有根,它就像天父面前的一层迷雾,让人产生障碍,带来的是遗忘和恐惧。这种工具可以用来欺骗那些徘徊中的人,把他们都俘虏了,忘却了的真正身份没有被揭示出来。它不能成为父亲身边的光。尽管遗忘是出于他自己,但在父亲面前是不存在遗忘的。他拥有的是知识,知识可以揭示真理,迷雾会消失,他也可以在父亲面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由于他们不认识父亲,才导致迷雾的存在。一旦认识了父亲;迷雾就会消散。
这就是他们要寻求的福音。耶稣基督,就是最完美的一位已经透过父亲的仁慈把隐藏的奥秘展现出来。父亲通过他去指引因为遗忘而活在黑暗中的人们。他启导了他们,给了他们道路。他教导了他们通往真理的道路。那些谬误十分憎恨他,他因此而受到迫害。他受到了折磨,变得软弱无力。他被钉上了十字架,成为父亲知识下的果实。然而,他们吃了这颗果实,因面他们没有毁灭。他们也发现了欢乐就在里面。作为他,他在他们那里找到他自己,他们又在他那里找到他们自己。那是完美,无限,不可想象的万物之父,万物在他里面,他也在万物里面。他们所欠缺的是在父亲的完美当中还保留着自我。父亲不会嫉妒。嫉妒存在于他和他的成员之间的迷雾中吗?即使每一个永恒的实体(表现为众神和众天使)都得到了自身的完美,他们都不能与完美的父亲相比,因为其他的永恒里面都留有父亲的身影,给他们一条通往独一永恒的道路。他是把万物变得井然有序的一位,这是其他一切所欠缺的。他们当中有一些欠缺了知识,父亲渴望他们能了解他,爱他。如果不是父亲的知识,他们还缺少什么呢?
他变成一位导师,非凡而又从容不迫。作为一位老师,他来到学校里面说了真道。那些自作聪明的人把他考验一番,但他不相信这些头脑空虚的人。他们憎恨他是因为他们真的不是聪明人。再者,他们的行为如同小孩子一样。他们拥有了父亲的知识,但当他们变得强起来的进修,他们被教导得只拥有父亲的假面孔。达到知晓的必会知道,受荣耀的也会给荣耀于人。在他们的心里面,那本活着的生命之书已经显现出来。那是一本由思想和父亲的意志写成的书。一切被造之前,父亲已经知晓书的内容了。
没有人可以拿得起这本书,因为拿起那本书的人会被杀。只要那本书还未显现,没有人能够相信那位显现出来的救世主。为此,怜悯和忠贞的耶稣耐心地忍痛苦,直到拿起那本书为止。他知道他的死能拯救很多生命。那一本书还没有被打开,死亡还未降临,那位独一,不可见,无处不在的父亲也隐藏着。耶稣他自己揭开那本书,因此他被钉在十字架上。多么伟大的教导!尽管他已经走近永恒的生命,他仍不愿露出惧色,直到死亡降临。他为他自己脱去了可褪色的旧布,穿上了不朽的衣服,没有人能够取代他。他脸无畏色,走到那些在知识和完美方面都受蒙蔽的人群里面,宣传父亲的真正教导,成为他们中间的智慧人。那些得到他的教导的人,把生命之书刻在生命上,自我学习去发掘父亲的教导的人都归向他。
最完美的一位是父亲,因此有必要提升到父亲那里去。因此,一个人拥有了知识,他就会得到属于他的东西,能够好好奴驾自己。由于他缺少了某些促使自身完善的要素,他无知,他贫乏,这是一个大缺点。父亲是最完美的,每一个人都有必要提升到他那里去,得到应有的东西。他首先为他们作好登记,然后让他们作好准备。那些最先知道他名字的会最后才召唤到,那些拥有父亲知识的会被宣布出来,无知者的名字不会公布出来。执迷不悟者生命最终会凋谢。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恶棍没有留下名字呢?如果一个人拥有了神的知识,他会得到超越。如果他听到了神的召唤,他回应;他走到召唤他的那一位面前,他知道神召唤他做什么,他也会提升到神那里去。由于他有了知识,他明白呼唤他者的意志。他渴望取悦神,自己也得到愉悦。他得到了应有的名字。一个人拥有了知识,他就会知道自己何去何从。作为一个人,他会被世界冲昏了头脑,然而他认识了神,就会从沉醉中醒来,认识到他自己,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他从很多错误中走过来。因为深渊在他周围,他会不断地犯错,直到没有障碍在他的周围为止。他在父亲里面,不知道父亲却依然能活着,这确实是一个伟大的奇迹。由于他不能去从外界事物里认识他自己是谁,他实际上还未完全走近父亲。他提示了那本拥有永恒知识的生命之书,他用最后的遗言去揭开生命之书,不仅仅在口头上,还在实际行动上把这本书展示给别人看。一些人觉得这本书索然无味;相反地,另一些人会认为书里面的字字句句都包含着真理,而且仅当他们认识到真理之后才能把它宣读出来,字字句句都如同书自身那样完美。父亲把书写给每一个人,故此字字句句都是用协调的手写成,从书中的字句可以认识父亲。
他的智慧之道表现在调解上,从他的教导可以表现出来,他揭示了其中的知识,他的荣耀是国王的冠冕。他的欢乐在它里面,他的荣耀也在它里面。他得到了歇息,爱从他的身上具体表现出来,信任也在他周围。父亲的真道完全地通过他表达出来,在他心里结出了果实。他的意志也是父亲的意志。父亲的道也是一切万有,也从一切具体事物找到它。它充满着纯洁,让人回归到父亲和母亲那里去,耶稣也充满着最大的甜蜜。父亲敞开他的心扉,他心里面装着的是圣灵。他通过他的儿子把隐藏在里面的自我表现出来,因此通过永恒的父亲的指引可以认识他,使人不再因为寻找父亲而萎靡不振,在父亲那里可以得到歇息。他把不完整的变为完整之后,又废除了各种形式。那是为侍奉世上之物而设的形式。哪里有嫉妒和争执哪里就有不完整,当他们和谐统一起来就是完整了。这些不完整的出现是因为他们不懂得父亲,当他们认识父亲之后,不完整之事从此就会消失。他得到了知识之后,无知便消失,光明出现了,黑暗也随之消失,不完整也变成完整。当然,从那一刻开始,形式不再是显然易见的,它会溶入于合一里面。现在他们的工作是分散的,合一的时间来到就会让空间变得完整起来。通过合一每一个实体都会认识它自己,通过知识它会净化它自己,认识到差异逐步走上合一之路,它自身也如同黑暗中的火,死亡中的生命。
无疑地,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对于我们是合适的。当然,想到了所有人都合一起来,房子也会变得神圣,在合一中变得寂静,就像人们从隔壁搬进来一样,如果他们发现房子里有不好的碟子,他们通常会把它们打碎。不过,房东没有什么损失,反而会高兴,因为他们帮他清理掉没有用的碟子,使房间更加宽敞。故此,对人的论断便开始了,一把双刃利剑在两边来回切割。当它出现时,我的意思是指神之道的出现,谁发自内心去宣读它――它不仅仅是一个声音,而是成为一个肉体――碟子之间发生了一场巨大的骚动。一些是空洞的,另一些是充实的;一些会保留,另一些会离开;一些完美,另一些破损。他们失去了平稳,到处充满着震荡和扰乱。错误困扰着不知所措的人。它杂乱无章,令人遗憾,伴随着它的是无知。当知识需要被革新的时候,伴随着它的是各种散发物。错误是空洞的,因为没有东西在里面。真理出现了,它是备受考验的。他们事实上都会向父亲致意,用完善的力量把自己同父亲连结在一起。每个人都热爱真理,真理出自父亲之口。他的舌头就是圣灵,当他接收到圣灵的时候,他的舌头会同出自父亲之口的真理连结在一起。
父亲和他的永恒之道就这样显示出来了。他把隐藏的自身展现出来,并把之解释。如果不是父亲自己,还会有谁存在呢?一切空间都是由他发出。他们知道他们自己都是由他滋生出来,就像出自完美之人的孩子一样。他们也知道自己还未接收到父亲的信息,也没有得到一个名字,以及父亲的每一样东西。尽管他们真的是在父亲里面,他们如果这个时候接收了形式上的知识,他们还未认识父亲。然而父亲是完美的,他知道在他里面的所有一切。如果他高兴,他会通过有形的实体和名字向每一个人展示他想要展示的。他会给某人一个名字,使他继承父亲的财产,不懂得造了他们的父亲的人也不复存在。我不是说,不复存在就是一无所有,无关紧要。他们是在他里面,当他高兴,就会想让他们感觉到存在。一方面,他知道在任何事被揭露出来之前,他会结出果实。另一方面,当果实还未被展现出来,一切事情都不会被知道,事情也未被揭露。在每一处角落里面,父亲都是透过存在的事物出现,然而存在之物早己由不存在之物制定。 。。。(缺失)他就从未存在过,将不会存在。
父亲会让他想什么呢?“我就像黑夜里的幻影。”当黎明来到,他所经历的恐惧就会化为乌有。因此,他们会不懂得父亲,他是不可见的一位。由于恐惧,混乱,缺乏信心,矛盾和分裂,他会构想出很多幻象。上面所述的如同无知一样――它们会让人沉睡,使人在杂乱无章的梦境里头和折磨中寻找自己。他们会尽可能地逃避,缺乏力量去面对,又或者追求一些未指明的事物。他们会陷入和种殴打中,又或者被打伤。尽管他们没有翅膀,他们也会从空气中飞出去,又或者会从高处堕落。其他时候,他们会想象有某些人在企图谋杀他们,尽管没有人在追赶他们,又或者他们会自相残杀,因为他们都沾满了鲜血,直到他们能够从这些幻象中走出来――我意思是说,那些经历各种混乱的人需要觉醒,他们其实什么也没有看见,因为他们的梦全是一场虚空。因为这样,他们无知,他们就像沉睡在梦中,不考虑任何事情,漠视梦背后的事实事物,还会拒绝它们,就像晚间做梦。他们会认为父亲的知识要到黎明才来到。由于人在沉睡,每一个人都在表演。如果他能从梦中醒来,他会明白一切。可喜的是一个人能觉醒,认识真我。事实上,瞎子能睁开眼睛是欢乐的。
当一个人提升起来的时候,灵魂会匆忙地降临到这人身上。灵魂给予一位地上的说谎者援助之手,让他从此稳固地站起来,因为他从前还不能站立。他给了他们认识父亲知识的工具,启发他的儿子。他们看到它,听到它,他允许他们体验,闻到,抓到心爱的儿子。
他出现,鼓舞他们接近无限的父亲。他让他们的头脑得到灵感,很多都接收到光,走向父亲。然而属于肉体的人却对他很陌生,看不见他的出现,不认识他。他会以肉身的相似形相出现,任何事物都不能阻挡他的道路,因为他是无限和不朽。再者,当谈及到新事物,说到了父亲的心底话的时候,他会显示出完美,无可指责的道。光从他口里发出,他的声音带来生命。他给予他们思考,谅解,仁慈,援助,以及源自无限,完美的父亲强而有力的灵魂。他让处罚和鞭笞消失,仁慈令到他们从错误和镣铐的歧途中清醒过来――他强烈地毁掉这些谬误,用知识嘲笑它们。他成为无知者通往知识的道路,让寻找者看得见,让战粟者得到支撑,让不洁者得到净化。
他是牧羊人,放下手头上的九十九只羊,找回那一只丢失的羊。他找到了迷失的羊,感到十分高兴。九十九只羊是左手的数字(基数),不够完美,然而找到了迷失的羊以后就变成右手的数字(偶数)了。完美的右手(偶数能对称,所以完美)让他想到了缺少一个的不完美,让他由左手变成为右手。就这样,数字变成了一百,代表父亲的数字。
他陷入里面,安息日也为羊群辛勤劳动。他把深渊里的羊拯救出来。你会完全地知道安息日是什么,你会拥有安息日的真正意义。那一天对于救赎来说是不能空闲的,故此你会说天堂的日子没有黑夜,太阳不会下山,因为它是完美。在你心目中这一天是完美,你心中的光也不掉入黑暗。
应向求道者说真理,向有罪和错误的说出真知识,蹒跚而行的要脚踏实地,绊倒的要振作,向有病的伸出援助之手。滋养数字一百,减少攻击那些杂乱不安的人,培养人的爱心,把沉睡的人唤醒。明白这些道理的人应受到鼓励。如果还有勇气,他们就变得强大起来。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不要理会其他事。我意思是说,首先把支离破碎的自己整理好,让自己充满力量。不要回到他们那里去吃他们,不要去吞吃蠕虫,因为你已经抖落。不要再给魔鬼住处,因为你们已经战胜了他。不要加强你们的最后障碍,这是应受斥责的。没有事物不受律法束缚,他伤害自己比律法还要大。他这样做是因为他是个不受律法管束的人。然而这一位是正义的人,他在人群中工作,奉父亲的意志而行。你也来自于他。
父亲是美好的,他的意志是良善的。他知道你们的一切,你们可以在他那里得到歇息。如果人可以通过结出的果实知道自己,他们便是父亲的儿女。如果人可以感受到他的芳香,那么他也源自于他的优雅面容。正因为如此,父亲喜爱他的芳香,在每一处地方散发出来。当那种芳香与具体事物混合在一起,他就让他的芳香散发出光,他也让它提升到各种形态,在每一种声音里面。没有鼻孔可以闻到这种芳香,灵魂才可以感受到,把人拉向父亲那里去。事实上,他身上也拥有这种芳香,把这种香味从一处地方带到另一处去。最先的香味是冰冷,令人战粟的,是某种精神上的形态,就像冷水一样。由于扎根的土壤并不坚固,看见它的人都会想到,“这是尘世”。后来,它又再次变得软起来。当它吸进一口气,通常就会变得火热起来。冰冷的芳香是出自分割。为此,神来到,把分割消灭掉。他为火热的心带来爱,冰冷就不会再出现了,完美的合一就会盛行。
这是写给那些等待救世主来拯救的人的福音。当他们充满希望,他们就会等待,再等待――他们的相似形相就是没有影子的光,在那个时候救世主就会来到。然而,问题并不是因为无限的父亲会在这个贫乏的时候来到。没有人能够说正直的那一位是否会以这种方式来到。父亲的深度会不断增长,错误的想法不在他里面。最大的问题就是跪拜,然后又欣然地起来,找到父亲的人会往回走。
这种回首过去就叫做“忏悔”。接下来的就是他会认为自己有罪,要在他那里才得到安息,遗忘自己的真正身份是因为救世主之道绽放出来的光还不足够。因为他还有欲望,医师在这种有病的地方匆忙走动,有病的人在不完善的条件里,但他不会把他自己隐藏起来,因为医师支配着他所缺乏的光。在这种情况下,救世主的光没有充分地绽放,没有办法填满缺乏光的人,高贵离开了他,贫乏的地方不会有高贵。因为这个地方日益变得贫乏,所以它会被灵性上矮小的人占领着。
他以一个救世主的身份展现了他自己,真理的光向他闪烁,因为他是不可改变的。因此,他们当中就会谈论基督。作为回报,他会用油膏去给他们涂上。油膏是父亲给他们的恩赐,受他涂油的人却是完美的。遮盖着的面纱通常用作涂油之用。当油用完了,面纱就会被揭开,随之而来的贫乏是出自对油的急剧需求。生命的气息只有透过他的力量才呼出。一个毫无所缺的人会表现会――除了他(自己)以外任何人都不相信,也不相信另一个人的话。不足的会再次被完美的父亲填满。他是美好的,他知道他的计划,因为他计划着把他们放进自己的天堂,而天堂就是他休息的地方。
这是由父亲而来的完美,由他(儿子)的话语表现出来,字里行间都表现出他的意志,从他的道启示出来。由于神的话语深深地埋藏在他的思想里面,道首先出现,令神的话语表现出来,伴随着一种智慧,运用高贵的寂静去说出独一真道。它叫做“思想”,语言说出之前首先藏在思想里面。然后,它发生了,思想首先出现――这一刻起让渴求它的人取悦于他;它的意志是父亲歇息的地方,也令他高兴。没有他一切就不会发生,没有父亲的意志同样一切都不会发生。但是他的意志不可理解,他的意志是他的标记,但没有人可以知道它,也不可能让他们集中精力去形成它。它喜欢在哪个时候形成就在哪个时候形成。当他们完结的日子来到,他会当着他们的脸质问他们。你可以看见,最终是认识了隐藏着的他(真正的父亲是不可说的,凡是被命名的都会变化,不是不朽的,所以“他”是隐藏着的),那就是,父亲由始至终都从他(儿子)而来。他们会制造各处方法去荣耀和取悦他的名字。
父亲的名字是儿子。从一开始就是他(儿子),出自于他(父亲)的一位给了他的名字――他是同一位――他作为儿子,生下了他(父亲)。
(译者注:这里意思是说人类作为神的儿女,给“神”起了名字――耶和华,耶洛因,安拉,欧西里斯等等,没有了人类的意识,“上帝”变得毫无意义,因为是人类为各类众神命名,而人类则认为是父亲(上帝)创造了他们。是先有父亲才有儿子还是先有儿子才有父亲?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父与子同时出现,父与子为一体。父亲是无形无像的,儿子是具有形相的实体,也可以说儿子是父亲的投影。这里应该包含缘起性空的问题。)
他给了他应有的名字――他,父亲拥有的一切就在儿子周围。他拥有了名字;他拥有了儿子,让他们看见儿子是可以的。然而,名字却是不可见,因为它单独存在于可见事物的奥秘里面,透过父亲充塞着他们的耳朵里。再者,作为父亲,他的名字没有被宣读出来,但透过儿子揭示出来。因此,名字是伟大的。
(译者注:的确,神的话语和默示都是通过先知和使徒等的“口”和“手”表现出来。)
由于父亲没有开端,那么谁能为父亲的缘故来宣读这个伟大的名字呢?只有他自身和属于他的儿子们。父亲在他们里面,他们在父亲里面。他在诸天界被造之前的开端就造就了自己的名字,父亲的名字以主的身份在它们之首――那就是说,真正的名字固定在他的权威和他的完美的力量里。名字不是从字典而来,也不是从普通的名字分离出去,但它是看得见的。他给了他自己一个名字,因为只有他一个才可以真正见到它,也因为只有他一个能够给他自己名字。因此,他不是秘密地隐藏起来,而是通过儿子让他存在。他也给他自己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就是“父亲”,就正如“儿子”的名字一样。在父亲以外,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找到名字呢?但有些人很可能对他的同伴(圣灵)说:“一个人存在于世上之前,谁能给他名字呢?就正如未出世的孩子不能从让他出世的父母那里接受名字一样。”
我们适当深一层来考虑这个问题:名字是什么?它是真正的名字,事实上名字来自父亲,他拥有这个名字。你看,他并没有亏欠了名字,也不让其它人亏欠它,因为每一种形式都是不断地被造出来的。(包括其他各类不同的名字和形态)那么,这是个权威的名字,除他以外没有人能给出这个名字。但它仍然没有被命名,没有发出声音,直到那一刻他,完美之人自己宣读了它;只有他才能看见和宣读他的名字。当它取悦他时,那么他的儿子就成了他宣读的名字。当他把这个名字赐给他,他来自深处去说出他的秘密,因为他知道父亲是绝对地完美。为此,他差谴了特殊的一位,他可以说出同那个地方的关系。他的安息之地也是他的出生之地。他会荣耀救世主,他伟大的名字和甜蜜的父亲。
每一个人都会谈论他来自的地方,和他获得原始精华教导的地方,他会赶紧地再一次回去。他想着那个地方――那是他来的地方――因为他品尝那个地方,就正如他得到滋养和成长一样。他自己得到安息的地方就是他的救世主。因此,一切由父亲发出的都是救世主之道,所有他散发出来的东西都有根连成一体,让他们从他自身那里得到成长。他指定了一个界限。那么,他们就成为表现出来的不同个体,以致他们都拥有自己相对独立的思想。他们伸展自己的思想的地方就是他们的根,透过父亲把他们提升到高处上去。他们到达他(神)的头,并在那里歇息。他们仍然在那里附近,因此他们声称自己拥抱神,看见神的脸,但是这种方式不是真正地显现出神性,因为他们还没有提升到他们自身之上。他们既不脱离父亲的荣耀,也不认为父亲是矮小,既不辛酸,又不愤怒,但会认为神是绝对地美好,平静,甜蜜,在他们还未存在于世上就已经知道了一切,无需任何指引。由于他们专注于为他们而设的独一,完美的一位,他们会拥有无可估量的伟大而来的东西。他们不会下去阎王那里。他们既不羡慕也不呻吟,死亡也不在他们里面。然而他们却在他那里歇息,他们并没有损耗自己的精力又或者卷入寻求真理里面。他们事实上就是真理,父亲在他们里面,他们在父亲里面。由于他们完美,他们并没能与真正完美的他分离。无论如何他们都一无所缺,但他们在灵魂里面安息,并在其里面重获新生。他们聆听他们的根;他们在他们自身里面找到悠闲,他们在他里面也可以找到他的根,他也没有丧失自己的灵魂。(有点像思想上产生出天堂,臆想出净土一样。)
这块地方应该受到祝福;这也是他们应有的祝福。他们也许知道,他们所在的安息之地并不适合我。他应当是让我全部奉献自己给万物之父和真正的兄弟的一位,这样父亲的爱就会变得慷慨,在他里面没有缺陷。因为他们在真理和永恒生命里面,说话充满了父亲的种子的完美之光,他们真正地绽放了自己。由于他是完美,父亲的灵魂与儿子的心和救世主之道连结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冠冕就会受到荣耀。因为他是父亲,他的孩子是完美,值得上他的名字,这样的孩子为他所喜爱。


页首
 用户资料  
 
 文章标题 :
帖子发表于 : 2007年 11月 7日 周三 12:06 am 
离线
版主

注册: 2007年 9月 12日 周三 5:31 pm
帖子: 57
有点像小我(佩雷若玛,Pleroma)融入大我(道,Logos)之意。
叙述了有关第一因的上帝是没有开端,并且父生子,子生父,就像因与果的关系可以对换一样。

原文见:The Gospel of Truth

http://proxymine.net/index.php?q=aHR0cD ... dvdC5odG1s


页首
 用户资料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_BY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