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央之界论坛

Boundless Space
现在的时间是 2024年 2月 25日 周日 12:22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帖子发表于 : 2008年 11月 21日 周五 8:14 am 
离线
版主
头像

注册: 2007年 4月 22日 周日 1:56 pm
帖子: 76
拙火與心靈生活

如前所述,即使是在心靈上毫無準備,也不曾靜坐過的人身上,
拙火覺醒仍有可能發生,也確實發生了。這又帶出了拙火在心靈過程
中究竟扮演何種角色的問題。根據某些思想學派,心靈生活必須仰賴
拙火的力量。這些學派堅持,在「身心」的潛在能量被發動,而沿身
體中軸升至頭頂後,真正的心靈轉化才會發生。果真如此,我們便得
對許多心靈傳統打點折扣,世上仍有許多真正具有心靈力的人,從未
有意識地經歷過與拙火覺醒相關的心理或身體症狀。他們可能從未經
歷過頭痛、燒灼感,或是有令人痛苦的能量流,從雙腳或脊椎尾端激
射到頭部,也可能對體內的七個或更多個能量輪毫無所知。然而,他
們卻可能經歷過合一的意識,平靜與喜悅。他們甚至可能是通靈人。



如果我們同意果畢.克里希那的說法,假定拙火是一種潛藏在一
切心靈與精神現象之下的根本性進化機制,那麼在許多心靈修行者,
及有成就的神祕家身上,找不到生理拙火現象的事實,便有兩種解
釋。第一種解釋是,在那些人身上比較少有那種往往會使拙火歷程複
雜化的阻塞及身心抗拒。第二種解釋是,在他們身上,拙火力量僅僅
是不完全地覺醒便導致了他們心靈精神的實現。



兩種說法都各有支持者,而我個人的意見是,要得到最後的結
論,還得要借助更多的研究。而我們現在可以進一步討論的問題是,
拙火與真正的心靈性宙(spirituality)之間有何關連。假使拙火果真
具有促使「身心」進化的功能,此種機制是否真的和心靈開展有關?


這得看我們所謂的「心靈」是指什麼而定。這裡我們必須注意,一般
認為,心靈性主要乃在於可導致心靈經驗或能力,以及異常「擴大」
了的意識狀態之態度與技術。



這種觀點無疑將心靈性視為神經系統進化的產物,也的確有人如
此聲言。而達愛.阿難塔大師卻提出了一個不同的、較為激進的觀點。
這個觀點與世界上一些偉大的非二元傳統--如吠陀哲學和大乘佛
教--極為相符。他的論點是,大多數所謂的心靈成就,不過是產生
於「身心」之內的「經驗」,因此並不真正具有自我超越性。它們是
對於自我實現或快樂之偉大追尋的產物。



反觀真正的心靈性,乃在於每分每秒對自我、對「身心」,以及
對所有可能的經驗狀態之超越。它與對神或更高的進化可能性之尋求
無關。要獲致真正的心靈性,我們必須能直覺地認清我們與生命,或
神,或超越的實相(Transcendental Reality)之間並沒有真正的分
隔,從而生活在這種認識的基礎之上。達愛.阿難塔如此說明:



「我們的職責不是轉而向內,在自身之內尋求神;也不是轉而向
外,假定神存在或不存在,而是以一種冷靜或清醒的心態發展自身。
我們的職責是覺醒,超越自身,超越身與心的現象,覺醒入一個身心
原本都在其中的境地。」



這種覺醒或自我超越,只有在我們開始了解「身心」的傾向之後,
才有可能。自我的「身心」具有遇事退縮的傾向,或如達愛.阿難塔
所說,它總是「躲避關係」。他說:




「你一直以情緒的力量收縮自己。無論你如何努力思想、考慮、
經驗、想望、役使或操控你自己,都無法影響這種收縮。拙火的覺醒
無法影響它,它與拙火毫無關係。你可以經驗拙火,直到你厭煩得打
呵欠了,但還是一點也無法觸及這種情緒的回縮。」



心靈修行主要便是要對付這種從更大的生命(或說是神)撤離的
自動情緒撤退。自我(ego)就是這樣不斷的撤退,而自我的習慣,
便是在緊要關頭阻止神啟(God-Realization),或開悟。因此,靈修
主要乃在於超越自我之牆,以開放的心向外伸展,並無畏地擁抱一切
生命。一個人的情感必須是完全清明而完整的。大部分的人都是「崩
潰於心」,他們懷疑神、懷疑他人,以及自己。他們情感生命的發展
受到阻礙。



在鬱鬱不樂中,他們無休止地尋找能夠使自己覺得好些的方法。
如果他們無法以食色、權力等一般樂趣慰藉自己,他們便尋找其他方
式來刺激自己的神經系統。於是他們成為「心靈」追尋者,探索自己
身心的潛能。但是,他們逃離疏離與收縮等基本情緒之企圖注定終歸
徒勞,人是無法超越他未能認清而理解之事物的。



無論在腦神經的突觸(synapses)中,施放多少煙花炮彈,都
無法幫助我們克服心靈的咬嚙。一旦幻象或是喜悅的經驗過去,人便
再度回到情緒原來的痛苦狀態。然後,為了再次感受喜悅,他將重新
努力刺激神經系統,或迫使拙火上升到更高的中心。在這方面,心靈
或神祕經驗與性高潮,並無多大的不同。無論刺激的是性器還是腦,
結果永遠只是心理物理的經驗,而非神啟,在他1978年七月八日的
一次未出版的談話中,達愛.阿難塔說道:


「對腦核拙火的欲望與對性中心拙火的欲望是完全相同的東
西,只是朝兩個方向使用相同的機制罷了。而這兩個方向都不能通往
神‥‥藉著將注意力轉向拙火,或生命之流,而依附於腦,在傳統上,
被鼓吹為通往神的道路。這是常年以來潛入心靈傳統的一個錯誤。通
往神的道路,並非經由拙火,拙火的覺醒,以及全神貫注於腦核,也
不是神啟。拙火和神啟毫不相干,它只是一個調播入一種特殊進化性
機制的方法。通往神啟的道路乃是一種能夠理解,並且完全超越此種
機制的方法。」



由此可見,真正的心靈性並非虛無縹緲。它始於對自己的情緒反
縮負起責任--對自己的無愛、不信任、背叛的心、衝突感,以及恐
懼負責。這就是達愛.阿難塔所謂「心靈之道」(the Way of the heart)
的真義。



「心靈(heart)是現實或心靈生活的修行之鑰。人們傾向於專
注在心智或身體的層面,而忽略了心靈。然而,心靈性的準則在於心
靈,而心靈歷程的火,便是在此覺醒的。這火既不在會陰,也不在頭
頂,而是在心靈這個無限之地,存有之根,以及「身心」的情感核心。」



在論及心靈歷程的火時,達愛.阿難塔所指的自然不是任何熱的
感覺--熱感屬於生理拙火的領域。火在這裡是一種比喻。心靈的火
乃指一種主觀的滌清感,感到所有的假設、意見、幻象、妄想,乃至
所有的依附和偏嗜,都逐漸地被淨化;也就是說,我們在意識中對實
相(reality)否認或隱藏的每個動作,都逐漸地被淨化。這是一種留
駐在一處的狀態,而非去從事任何內在或外在的追尋。任何種類的心
理或身體症狀,都有可能伴隨這種淨化--從不舒服到生病,包括發


燒及身體各部分的發熱現象。



這是達愛.阿難塔的經驗之談。他熟知各式各樣的拙火症狀,明
白也堅持拙火狀態、神祕經驗、心靈現象,以及偉大的心靈覺醒之間
的分野。偉大的心靈覺醒和神經系統毫無關係。他知道拙火力量不同
於超越的力量或夏克提,這種超越的力量是終極實相本身無極無限的
力量層面。



他引用印度的形上學,把這個終極實相稱為濕婆--夏克提
(shiva - Shakti)。濕婆代表意識的層面,而夏克提代表力量的層面。
但這兩者只有在概念層次上可以互相區分。實質上,他們是一個同質
的、單一的「密集」(intensity)。達愛.阿難塔論道:



「一切上升者皆已是溼婆和夏克提的合體。不需要抬起拙火一分
一寸,「它」便己經升起來了,並且還在不斷地升起,同時「它」也
不斷在下降。「它」是大陽、心靈(或內在的自性)的傳導環圈。當
外顯的存在從心靈的觀點生活時,一切的上升和下降都已完成,並且
繼續不斷地在完成。」



由是觀之,拙火的能量不過是這個同質而單一的「密集」--或
實相--的一種顯現。它是在人類「身心」完全覺醒前的一種進化「身
心」的現象。



開悟的導師單靠他們自身的存在,便能傳送溼婆-夏克提,或意
識-力量。他們事實上已與實相無別,因為他們不再受制於自身是一
有限存在的假設,不再受限於始終與其他生命分離的身體與心智。一


個開悟的人,便是那單一實相的化身,因此,他只要站在那兒,就具
有轉化的力量,就能對那些能夠調整自己而接收到這力量的人有所助
益。達愛.阿難塔解釋道:



「一位真正上師的夏克提,並不單單只是拙火夏克提。拙火夏克
提總是在歸返「真實」(truth),尋找「真實」,以及尋求與「真實」
的融合。而流溢於真正上師身上的夏克提,本身已是「真實」。它是
「真實」的力量。」



導師所放送的真實之力,對接收此種心靈傳輸的弟子,具有淨化
的作用。而這就是全部的目的。而導師的傳輸在弟子身上,可能會有
相當殊異的作用。它可能導致全然的喜悅狀態,或激烈的情緒反應,
也可能導致幸福的感覺和疾病的症狀。不論是何種作用,這種心靈傳
輸的首要功能,乃在於強化弟子的整個生命,因為經由此種強化作
用,他才能對回縮或自我收縮的傾向,變得敏感而有理解力。只有在
這個時候,真正的改變或轉化才會發生。而真正轉化的指標之一,便
是願意去超越即使是最喜樂的經驗,直到達成一種除那唯一絕對的實
相外,別無他物的穩固實現。



達愛.阿難塔的眾多著作,以及弟子們的記述,都明白顯示出這
一切並不只是一種哲學。他的話語有著由個人啟悟經驗而來的權威。
在他的心靈自傳《聆聽之膝》(The Knee of listening)中,他描寫道,
在他兩三歲之前,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充滿能量、光,與無瑕之喜悅
的氣泡,他將之稱為「光明」(the bright)。在失去這個異乎尋常的
狀態後,他便展開漫長的追尋,直到1970年方止。




在孩提時,他會周期性地進入一種像是高燒譫妄的狀態中,其間
他又會回到「光明」的境地。雖然這「光明」已退去,它在他心中仍
然具有強力的神祕推進力。然而,直到進入哥倫比亞大學後,他才開
始在尋找「光明」之外,有系統地探索人類「身心」的可能性。一夜,
當他覺得已經作了一切可能的尋求後,他有了下面的經驗:



「然後,相當突然地,在一瞬間,我感到自己身上的能量和覺知,
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一種絕對理解的感覺,在意識極深極遠的一
端張開、上升。而所有往下朝那深度移到的思想能量,似乎在一個深
不可測的點上轉向。這個上升的推力,使我站了起來,覺得有一股洶
湧的力量從深度上升、擴張,使我整個身體及意識的每個層面,充滿
了一波又一波最美、最令人喜悅的能量‥‥我的頭開始因充塞腦中的
強烈能量而作痛‥‥最後我在街上亂走,而使自己筋疲力盡,然後我
回到房間。」



當他在1961年到史丹佛大學之前,他已經能夠確定他自己的意
識中,有一種機制使他無法達到開悟的狀態。現在他開始嚴格地觀察
這個機制的活動。他借用希臘神話人物納西瑟斯(Narcissus),來象
徵這種無愛的自我封閉的機制、這個自我的習慣。這期間,他有許多
特殊的心靈及神祕經驗。其中之一特別的有意思。在加州山景市
(Mountain View)老兵管理醫院(Veterans Administration Hospital)
的一次正式LSD經驗中,他為一種深刻的感覺所淹沒。這感覺起於
脊椎的基部,然後上行到心臟、喉嚨、後腦,而終於頭頂。他描述這
次的經驗如下:



「我開始意識到,我們生命的這個類似神經系統的形式結構,但


是,不只於此,我還意識到印度及密術文獻中所謂的「脈輪體」,或
是覺醒的「拙火-夏克提」‥‥這個「形式」,這個普通的心靈體,
就是我在小時候經歷過而稱之為「光明」的東西。」



他也常常會經歷所謂「星光體」(astral body)的天體形成,以
及壓在他身上的「麻木感」。雖然這些經驗有點令他著迷,但他主要
的動機,仍是要了解那種「自我收縮」的機制。然後他了解到自己需
要一位導師。



1964年,他開始跟隨一般稱為「魯迪」(Rudi)或魯卓阿難陀尊
者(Swain Rudrananda)的阿爾拔.魯道夫(Albeerh Rudolph)學
習。這位曾是穆克達難陀尊者學生的大師所傳授的拙火瑜伽,乃是以
自我努力,而非自我超越或恩典(grace)為基礎。在魯迪門下,達
愛.阿難塔第一次經驗到師父與弟子間心靈能量的傳輸。



然而,他直覺上認為,心靈歷程應該是一種自我臣服(self -
surrender),而非費力的自我鍛練。發覺魯迪的瑜伽與他的直覺信念
相衝突,達愛.阿難塔轉而向穆克達難陀尊者求助。只在尊者的印度
修行處待了三天,達愛.阿難塔便經驗到一種絕對狂喜的狀態,也就
是離諸妄想三摩地(nirvikalpa - samadhi)。



第二年,他又回到印度,隨穆克達難陀尊者修行,這次他經歷到
拙火,以及幻象經驗的全部領域,包括尊者教學中最為突顯的要角「藍
珍珠」。這一切都為尊者的一封信所證實(尊者極少寫信),信中說到
達愛.阿難塔已獲致「瑜伽的解放」(yogic liberation),並已有資格
教導別人。


但是達愛.阿難塔明白自己的心靈之旅尚未抵達終點,他也並不
特別有興趣教導拙火瑜伽。他很確定,即使他曾一再經驗絕對狂喜,
也不過是對神經系統操控的結果,更不用說其他的幻象和心靈現象
了。所以,這不可能等同於開悟,或是神啟--這些是持續不斷的狀
態。因此他加強自己自我觀察和自我臣服的練習。而後在1970年九
月十日,發生了下面的事:



「剎那間,我突然深刻而直接地覺知到我是什麼。這是一種無言
的了解,一種在意識本身之中的直接知識。它就是意識本身,沒有添
加來自任何其他來源的信息‥‥沒有思想涉入其中,我就是那個意
識,沒有一點喜悅或驚訝的反應。我就是那個我所認清的東西,我就
是它‥‥然後確實再也沒有什麼需要去了解了。我生命中的每個經
驗,都是為了造就此刻。」



在這次覺醒後,一連串的自發心靈活動接二連三發生在達愛.阿
難塔身上,到今天仍未停止。這證實了他認為開悟不是目標,而是心
靈轉化之基礎的論點。
[/size]
[/size]


页首
 用户资料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_BY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