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央之界论坛

Boundless Space
现在的时间是 2024年 2月 25日 周日 12:53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3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帖子发表于 : 2006年 6月 30日 周五 8:42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曾经如斯——美赫巴巴的故事
前往页面 1, 2, 3 下一个

Boundless Space 首页 -> 阿瓦塔·美赫巴巴– 進化+內化=無旅之旅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2 18 , 5:51 am 发表主题: 曾经如斯——美赫巴巴的故事

--------------------------------------------------------------------------------

埃瑞奇的回忆

埃瑞奇•杰萨瓦拉(Eruch Jessawala, 1916-2001)之于阿瓦塔美赫巴巴,相当于彼得之于耶稣基督。见过埃瑞奇的人,无不被他自然流溢的爱、智慧和谦卑所吸引,并称他为地球上最优秀和最诚实的人。据说他处于第六意识层面,下一生成为至师,因为印度的一些灵性地位很高的圣人都叫他“大哥”。美赫巴巴很少给自己的门徒划等级,但他却不止一次说,“埃瑞奇是我的彼得”。

下面的故事节译自埃瑞奇的回忆录《曾经如斯——跟美赫巴巴一起生活的故事》(That’s How It Was, Stories of Life With Meher Baba, Sheriar Foundation, 1995)。

美赫巴巴的神性

你们都听我说过,跟美赫巴巴在一起时,我有很多年,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巴巴叫我和全家人来他这儿,我们就来了。我尽最大的努力服从巴巴,事实上,我年轻时,觉得巴巴叫我做什么我都能做到,而为之感到骄傲。但我却没有接受巴巴是阿瓦塔。

在五十年代,当巴巴开始向世界宣布:“我是至古者。我就是那个再次来到你们中间的至古者,我是阿瓦塔”时,我的脑子就想:“他是那吗?”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正是我对着话筒,以权威的语气(巴巴要这样),向成千上万的人代巴巴说出“我是至古者”的。而同时我的头脑却对我说:“他是那吗?”

这种情形持续了很多年。但有两件事儿,最终让我的头脑确信,巴巴确实就是他所说的。第一个故事涉及到一个在铁路上工作的人。这个人来见巴巴,说有人指控他盗用公款。巴巴让他放心,并且说:“别担心,真相必胜。你不会伤着一根头发。”我当时在场,翻译巴巴的手势,所以对巴巴的话记得很清楚。

后来,当此人被判有罪,锒铛下狱时,我的脑子就想:“这是怎么回事儿?巴巴说‘真相必胜’,但这个人却被送到监狱里了。”我虽然从未对巴巴提及过此事儿,但心里却深为不安。你知道,我只是一个旁观者。我看到并思考这一切,感到哪里不大对头。巴巴许诺说真相必胜,此人的一根头发都不会伤着,然而他却被判罪坐了牢!

在此人服刑期间,巴巴安排了对他家人的赡养。但他坐牢这件事儿却叫我心里别扭。1962年,此人已经服刑期满,来浦那参加“东西方大会聚”,排队等候着巴巴的“达善”(darshan)。轮到他顶礼巴巴时,巴巴对他表现出很大的关爱,打手势叫我把他叫回来,上到会台上。

在这个人排队等候的时候,巴巴本来可以轻易地跟他谈话的,但巴巴没这么做。神人不是来当众揭我们的短处的。当时有大约五千人坐在巴巴的跟前,巴巴叫此人上来,以便跟他“密谈”。巴巴总是情愿在我们的弱点上罩一层帘幕,而以无限的爱,接受真实的我们。巴巴问:“现在你自由了?”此人回答说是的。巴巴打手势叫他靠近些,这样其他人不可能听见谈话的内容。巴巴然后打手势说:“现在告诉我,你做了那事儿没有?”此人答道:“是的,巴巴。”巴巴让他更靠近些,使劲儿拧了一下他的耳朵,然后打手势说:“再不要做这种事儿了。现在回吧,我饶恕你。”

这是件小事儿,在场的数千人甚至没人注意到,但却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真相确实取胜了。巴巴的话并不是随便的安慰,而是反映了他对真情的知识。我被巴巴的慈悲程度所震动,巴巴至始至终都很清楚,此人是有罪的,并且对他撒了谎,但巴巴却在很多年中,不遗余力地照顾他的家人,保证他的子女接受很好的教育。他出狱后,巴巴又这么亲切地接待他。我所见证的,不是一般的慈悲,而是无限的慈悲,是神人的慈悲。

(待续)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2 19 , 6:18 am 发表主题:

--------------------------------------------------------------------------------

另一件使我印象很深的事儿,也仅仅为少数几个当事人知道。巴巴在孟买时,一天,一对年轻的男女来见巴巴。男子说:“我从很远的地方来求见巴巴。”巴巴叫他进来。年轻人西装革履,像是来自良好的家庭,受过很好的教育。但他一进来,就扑倒在巴巴的脚前,啜泣起来。巴巴问:“你想要什么?”年轻人答道:“我要您的帮助。”他接着讲了自己的故事。他跟一位女子产生瓜葛,现在女的怀了孕。他不知道该怎样做。

“你结婚了吗?”巴巴问。“是的。”“女的呢?”“还没有。她是处女。她也出身良好。两家人都不知道此事。这会毁掉两个家庭,她已重孕在身。”“她呢?”“在外面。”“叫她进来。”

女子进来后,巴巴问他们两个是否愿意完全照巴巴的话做。两人合掌答应。巴巴转向男子,让他回到家人那里,并且忘掉所发生的一切。“把她留下,回去吧,”巴巴命令道:“但切莫再这样做了。”男子承诺后,回家去了。

巴巴然后转向女子,开始宽慰她。“别担心,”巴巴说:“你答应按我说的做吗?”“是,我答应。”“现在做一件事儿。给你的父母写封信,说你在我这儿,感到很幸福。告诉你父母,你想多呆一些日子。”女子照巴巴的话做了。巴巴叫一个门徒去安排她去医院生孩子,孩子出生后送人。这些都是悄悄进行的,无人知晓。

生下孩子后,女子又回到巴巴这里,巴巴对她说:“记住我为你做的事情。记着我,爱我,再不要那样做了。”女子的家人、朋友和亲戚对此事一无所知。事实上,直到今天,他们两个都生活得很好,一心一意爱巴巴,其他人都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这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它是巴巴的无限慈悲的又一个事例,不仅仅是巴巴的宽恕,而是他的处理方式——对每一个细节的关心。

你们看,我是跟巴巴在一起的那个人。我有机会观察他,不仅在公开的达善活动时,而是每时每刻。我从未发现什么时候巴巴不流溢这种爱、慈悲、关心。开始时,我可能想:美赫巴巴确实是一个非凡的人,才能表现出这些品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意识到这些不是非凡者的品质,而是主的属性。而巴巴却让我这个不信者跟随他这么多年。他知道我脑子里的疑问,却从未叫我离开。他从来不坚持让我相信,他给我机会,跟他日夜在一起,直到他的属性最终使我确信无疑。使我确信的,不是因为他说自己是至古者重临,而是他所体现的神圣属性。除了神人之外,不会有第二人能够有如此的耐心,能够显现如此的爱、如此的宽恕、如此的慈悲。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日 2005 02 20 , 5:42 am 发表主题:

--------------------------------------------------------------------------------

圣人法如•夏(Pir Fazl Shah)

乘火车旅行时,美赫巴巴不喜欢我们闲坐着。一个原因是其他乘客总是自然地被他吸引,盯着他看,有时甚至打扰他。即使巴巴化装出门,人们也情不自禁地受他所吸引。我们若是跟他们聊天,就会把他们的注意力从巴巴身上分开。

另一个原因是,巴巴希望我们打听当地是否有玛司特(mast)或者圣人高道。

有一次,我们在旅途中,听说附近有一个位高道。巴巴要我们打探有关此人的一切信息——他的习惯、特征和喜恶。我们从见过他的乘客口中,得知他脾气很暴,但不打人,并且爱吃椰子奶油。“你们必须先洗个澡,换上干净整洁的衣服。他喜欢这样,会很高兴。看到你们现在的样子,他会发脾气,把你们轰出门的。”

我们因旅行,浑身脏兮兮的。头发、衣服和皮肤上都是蒸汽机的煤烟。通常,巴巴会不遗余力,来满足玛司特或圣人的怪癖奇想的,但这一次时间不允许,只好就这样去了。

我们走了大约两英里,来到他居住的一所大平房。门半掩着,我们几个门徒相互推诿:“你先进去。”“你先进。”但令我们吃惊的是,圣人极为尊重和热情地欢迎我们。他令弟子给巴巴搬来一只椅子,给我们搬来一条板凳。

圣人亲自摆好椅子,请巴巴入坐。他说很高兴见到巴巴。巴巴打手势让他坐下,但圣人说他乐意站着。总之,他似乎知道巴巴的灵性地位,巴巴看起来很不舒服,就像他平时被认出时那样(译者注:巴巴做玛司特工作时,一般是隐匿身份,据说这更有利于他的工作。一旦被认出,巴巴一般会立刻离开。)巴巴打手势让我翻译:“我大哥从很远的地方来,希望跟你单独呆些时间。你不介意跟他在那个房间呆一会儿吧?”

“不,不”他答道。“当然不介意。我从一大早就一直等着呢。”巴巴显得很高兴,我们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巴巴不高兴,对我们来说,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

巴巴同圣人离开后,圣人的跟随者开始跟我们聊天。我们从他们那里得知,从一大早,圣人就不停地说:“有一个他们不认识的人要来,必须彻底清洁屋子。”我们发现,四周一尘不染,地板也被洗过。他们说:“这最是少见。他要我们彻底打扫卫生,却不在乎你们是否干净。这好奇怪。”

我们一直聊到巴巴情绪很好地走出来。一看到巴巴打手势要离开,我们转身就走。下面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巴巴已经走到我们前面,但这个老年圣人(按照巴巴的解释,pir是处在第六意识层面的圣人)却走出屋子,朝着巴巴说道:“在您到来之前,没有一个人用神爱之箭触动我的心田。您有能力毁灭与淹没整个世界;无人完全清楚您的伟大极限;您是本时代的灵性权威。我死时,愿再生为肉身,好亲近您。”

这个故事有个小注脚:在我们回火车站的路上,圣人派他的人追上我们,带来他的口信。“我师父说,他非常希望你们到家后,给他寄个明信片,告知平安到家。”巴巴让我记住做这件事儿。回到阿美那伽后,我按巴巴的要求给圣人寄了张明信片。这其中的含义我不得而知,但圣人的希望必须得到满足,在这一点,巴巴最讲究。

(译者注:在我读过的联系玛司特的故事里,这是最轻松的一个。通常,玛司特习惯生活在最偏僻或脏乱的地方,且有很多怪癖。巴巴的门徒往往要行走数日才能找到他们,并且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说服一个玛司特见巴巴。联系常常在深夜和凌晨进行,巴巴常常亲自给玛司特洗澡,按摩四肢,使后者进入“状态”后,才开始工作。有时,玛司特要巴巴一根接一根地抽土产烟,或者一杯接一杯地喝奶茶,巴巴都一一照办。有时,玛司特给巴巴发霉的食物吃,巴巴也吃下。给巴巴的芒果,巴巴连皮一起吃掉,把核仁保存下来。“新生活”期间,巴巴放弃了所有的财产,却嘱咐一定要保存好玛司特们送给他的破布头、脏纸片、废铜烂铁等,直到今天。巴巴很少解释他的玛司特工作。他说:“这些玛司特是我亲爱的孩子,除了神圣之爱,他们别无所爱。我帮助他们,他们帮助我。”目睹过巴巴照料玛司特的门徒都说,这些时候最能体会到巴巴的话:“我是爱我者的奴仆。(I am the slave of my lovers.)”

英国医生威廉•邓肯所著的《行道者》翔实地记录了美赫巴巴几十年的玛司特工作——据说这样的著述,至今在世界上独一无二。)

返回页首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2 25 , 12:13 pm 发表主题:

--------------------------------------------------------------------------------

这其中的含义我不得而知,但圣人的希望必须得到满足,在这一点,巴巴最讲究。
_________________
在当下行动,未来只存在语言里。

返回页首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2 25 , 12:17 pm 发表主题:

--------------------------------------------------------------------------------

tian xin 写到:
圣人法如•夏(Pir Fazl Shah)


通常,玛司特习惯生活在最偏僻或脏乱的地方,且有很多怪癖。巴巴的门徒往往要行走数日才能找到他们,并且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说服一个玛司特见巴巴。联系常常在深夜和凌晨进行,巴巴常常亲自给玛司特洗澡,按摩四肢,使后者进入“状态”后,才开始工作。有时,玛司特要巴巴一根接一根地抽土产烟,或者一杯接一杯地喝奶茶,巴巴都一一照办。有时,玛司特给巴巴发霉的食物吃,巴巴也吃下。给巴巴的芒果,巴巴连皮一起吃掉,把核仁保存下来。“新生活”期间,巴巴放弃了所有的财产,却嘱咐一定要保存好玛司特们送给他的破布头、脏纸片、废铜烂铁等,直到今天。巴巴很少解释他的玛司特工作。




这些玛司特为什么如此虚弱?如此需要巴巴的帮助?
_________________
在当下行动,未来只存在语言里。

返回页首


Akhald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1-26
帖子: 251
:
来自: Pandatznokh
2502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2 25 , 1:00 pm 发表主题:

--------------------------------------------------------------------------------

MAST多是精微域第二、三、四层面或心域第5、6层面,在两层面之间搁浅的行者;其意识完全集中在内在层面的喜乐,以至于对身体和周围世界失去感知(但有些可行动,有些几乎不动)。具体“问题”是各异的:),其中不乏在恢复身体意识和失去身体意识之间摇摆者。

这样的人在印度非常多,他们很多都被人当作疯子,住在哪里的都有。也有些因为示现奇迹,所以被当作圣人,一群自发组织的人声称是其弟子(而他自己可能对这一切没太多感知)。再有些则是在MAST和SALIK之间的非常出名的圣者,比如很著名的magga baba和Swami Akkalkot等。上文所说那些较虚弱的是不曾被大众注意的MAST(或这是简单被视为疯子的MAST),他们住在厕所和垃圾堆附近,经年累月,身体遭受很大损坏而变得极度虚弱。

巴巴曾在印度次大陆、包括巴基斯坦等地旅行,专门寻访和帮助这些MAST;特别在1942年昆巴美拉法会(印度每12年举行一次的各派人士和行者的聚会,1942年那次是隔了24年的一次)上,在几日内接触了7000个(好象是这个数字)。

我记得巴巴后来讲,有几位重要的MAST在埃及和西藏,但他当时无法去接触或帮助他们。关于巴巴这项工作,几乎可说在灵性发展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很多人为巴巴这份能量所震撼,包括那些圈外人—— 一位通神学会里掌管秘密文献的印度老人,尽管不是巴巴弟子,但跟我说:美赫巴巴的力量实实在在是惊人的。

Avatar Meher Baba Ki Jai!
今天是巴巴的生日,所以稍微多谈谈巴巴:)
_________________
...
如果我們不急於尋求下一個成功,而僅僅注意到苦的熄停,我們就向著純淨、燦爛與平靜來開放自己了;我們允許自己的心完全地品味當下。那么一切所謂“日常經驗”都會綻放與敞開,絕美一如金色蘭花般莊嚴,它持續的獲得燦爛與明晰。

返回页首


M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4-11-28
帖子: 37
:

2466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2 25 , 10:34 pm 发表主题:

--------------------------------------------------------------------------------

一直带着BABA的照片,
一些对灵修没有丝毫兴趣的朋友看了,
却说:
他一定是一位有很大精神力量的人吧!(虽然并不知道他是谁.)
偶想,这一定是人类对力量的直觉.

DEAREST TIANXIN,THANK U FOR YOUR STORY.
_________________
love simpleness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2 26 , 6:47 am 发表主题:

--------------------------------------------------------------------------------

ring & wing 提出:

“这些玛司特为什么如此虚弱?如此需要巴巴的帮助?”

好像没有说玛司特“虚弱”啊?

也许说“脆弱”更贴切一些。这些玛司特已没有对浊界和肉体的意识,因此对环境和身体毫不关心。但有趣的是,他们的身体会自动地照料自己,这些玛司特很少生病,有一部巴巴40年代联系玛司特的很珍贵的录像,那里面的玛司特即使赤身裸体在荒野,看上去也很健康。

但这些玛司特在精神上却像小孩子一样脆弱,很任性,容易发怒,虐待人。巴巴一再警告帮助他寻找玛司特的门徒,一定要不惜任何牺牲,来保证玛司特高兴。有一次,一位门徒惹怒了一个玛司特,巴巴说,是因为他本人在场,门徒才免遭危险。但这会反过来让玛司特受罪——而这是巴巴最不愿看到的。

这些玛司特陶醉于所陷入的意识状态,不能继续行道,往往到自然死亡时,才能摆脱该状态。而至师或阿瓦塔的直接帮助,则能够使他们走出僵局,继续前进。但一个人陶醉时,一般不情愿醒来,大师或阿瓦塔只好先满足他们的要求,以“诱惑”他们走出来。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2 26 , 7:28 am 发表主题:

--------------------------------------------------------------------------------

Akhaldan 写到:
巴巴曾在印度次大陆、包括巴基斯坦等地旅行,专门寻访和帮助这些MAST;特别在1942年昆巴美拉法会(印度每12年举行一次的各派人士和行者的聚会,1942年那次是隔了24年的一次)上,在几日内接触了7000个(好象是这个数字)。

我记得巴巴后来讲,有几位重要的MAST在埃及和西藏


在《行道者》书里,那次Kumbh Mela法会是1941年12月:)

在法会快结束时,巴巴在短短的两天之内,联系了7000个圣徒(sadhu)。巴巴在一生中,联系了各种各样的高级灵魂,玛司特工作是一个重要的方面。联系圣徒不同于联系玛司特。后者往往是在僻静处,秘密进行的,而在法会那样的公开场合,则没有什么遮蔽。巴巴有时候是一个挨一个地顶礼圣徒,有时是俯身把双手放在圣徒的脚上,然后再用双手触一下自己的额头。美赫巴巴走路和行事都是闪电似的,他联系圣徒时,他的那些年轻力壮的门徒,光是数数,有时都跟不上。巴巴走起路来,门徒们得小跑才跟得上。

这些圣徒不一定都已达到高级意识层面。比如,1948年2月在印度Allahabad每6年一次的法会上,聚集了约3万个圣徒,巴巴用一个上午的时间,巡视了法会的每个角落,联系了约4000个圣徒。之后,他告诉门徒,在这4千个人里面,只有7个是高级灵魂。

记得巴巴说,埃及、伊朗和西藏有一些玛司特,但不多。西方基本上没有玛司特,因为其外部和灵性环境都不适合玛司特。大多数玛司特都集中于印度。印度离OM点最近,在灵性上最为重要,阿瓦塔每一次降临,都在印度及周边地区。

Dear Akhaldan, 你写得很好。不是巴巴生日的时候,也希望多说一点:)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2 26 , 7:33 am 发表主题:

--------------------------------------------------------------------------------

M 写到:
一直带着BABA的照片,
一些对灵修没有丝毫兴趣的朋友看了,
却说:
他一定是一位有很大精神力量的人吧!(虽然并不知道他是谁.)
偶想,这一定是人类对力量的直觉.

DEAREST TIANXIN,THANK U FOR YOUR STORY.


你喜欢故事,我很高兴。谢谢。
你喜欢巴巴,让我无比地幸福。顶礼!

返回页首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2 26 , 1:05 pm 发表主题:

--------------------------------------------------------------------------------

tian xin真可爱,是女孩子吧?
_________________
在当下行动,未来只存在语言里。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2 26 , 1:14 pm 发表主题:

--------------------------------------------------------------------------------

谢谢。要是俺的老公也这么看,就好了。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日 2005 03 06 , 5:43 am 发表主题:

--------------------------------------------------------------------------------

美赫巴巴的凉鞋

帕斯卡(Gabriel Pascal)是著名的电影导演。1933年,巴巴的西方门徒Norina Matchebelli王妃,在巴黎约见帕斯卡,谈是否可能拍摄一部表现灵性主题的电影。巴巴对此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联系了很多人,甚至脚本都写好了,但电影终未拍成——不过,那是后话。

1934年,Norina安排帕斯卡来瑞士的苏伊士见巴巴。帕斯卡对巴巴甚为怀疑,刚到时盛气凌人。但会见之后,却是另一番情形。在场的一位门徒说:“他进去时像头狮子,出来时像只绵羊。”帕斯卡写道:“在一瞬间,我成了他的忠实仆人。他叫我做啥,我就做啥。我不需要脚本,我要带领自己的人马到丛林里,现场拍摄,让世人知道:神是怎样跟人共同生活的。”

帕斯卡后来再度来印度看巴巴,一年后回美国。巴巴送给他一双旧凉鞋,作为告别礼物。在旧金山登陆时,帕斯卡的全部财产就是这双凉鞋,加上一个破皮箱。他一生中也挣过很多钱,但花起来大手大脚,破产乃是常事。这次回美国即如此。

但这却并不妨碍他去住旧金山最好的宾馆和最好的房间。小住之后,帕斯卡决定重返好莱坞,再挣大钱。宾馆经理是意大利人,虽然认识帕斯卡,却要他先付帐后走人。帕斯卡保证一回好莱坞,就会挣到百万美金,那时会照单全付的。但经理不依,非要他留下皮箱做抵押。

帕斯卡决定留下巴巴的凉鞋做抵押:“你要知道,这些凉鞋可是价值连城的。它们是印度一位大师的。我向你保证,它们会给你带来好运,你够有福的你。留给你几天,价值也大大超过我欠你的那点破钱!”

经理也觉得这桩交易还划算,就留下了凉鞋。过了一段时间,帕斯卡腰包又鼓了起来,他重返旧金山,以期收复凉鞋。但原来的经理却已离开。他现已成了百万富翁,辞去宾馆经理职位,成为一家大公司的股东。帕斯卡去见他,要换回凉鞋,但此人死活不给。
“我有钱付你的账单了。连本带利还你,成不成?”
“那也不行。这些凉鞋给我带来运气。我现在的一切都归功于它们。”

最后,帕斯卡感到没指望了,要求至少再看一眼凉鞋。前经理同意了,从保险箱里取出巴巴的凉鞋。此时,巴巴的旧凉鞋——出自印度一个乡村鞋匠之手的牛皮便鞋,却躺在一只纯金的盘子上。

前经理这样对待它们,仅仅是因为它们给他带来好运,而不是因为神人曾经穿过。如果他把凉鞋供在金盘子上,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巴巴的凉鞋呢?是否应该加倍地尊崇?

这让我想起另一个故事,也与巴巴的凉鞋有关。巴巴刚到麦拉巴德时,他对门徒的一项命令是:他离开时门徒要马上跟他走,不管正在做什么。

一天,巴巴突然离开麦拉巴德,往阿冉冈村的方向走。Vishnu(巴巴的早期门徒之一)看巴巴离开,立刻跟上,尽管打着赤脚。追上巴巴后,Vishnu发现巴巴没带写字用的石板和笔(译者注:巴巴开始沉默时,最早用石板作交流工具)。巴巴要Vishnu回去拿,并要他穿上自己的凉鞋。

Vishnu犹豫了。他是谁,怎敢穿巴巴的鞋?但巴巴坚持要他穿上。他申辩说,巴巴的鞋是神圣的,他不能做这样大不敬的事儿。这时,巴巴问道:“你来这儿,是为了我,还是为了我的鞋?你把我的鞋看得比我还重。你要是觉得我的鞋比服从我的命令还重要,那你跟我呆一起又有什么意义?”

Vishnu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穿上巴巴的鞋,回去取了石板。所以说,跟主有关的一切东西,我们理应尊敬。但是,我们不应让对物件的尊重,插足于我们与对主的服从之间。

(译者注:表现灵性主题的电影脚本在此:
http://www.lordmeher.org/index.jsp?page ... tPage=1493

说不定咱们这里的哪一位有一天会成功地把它拍成电影呢!)

返回页首


Akhald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1-26
帖子: 251
:
来自: Pandatznokh
2502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15 , 12:42 pm 发表主题:

--------------------------------------------------------------------------------




记录了美赫巴巴寻访MAST的工作,独一无二的传记式文献《行道者》(封面)。由威廉·邓肯所著。
_________________
...
如果我們不急於尋求下一個成功,而僅僅注意到苦的熄停,我們就向著純淨、燦爛與平靜來開放自己了;我們允許自己的心完全地品味當下。那么一切所謂“日常經驗”都會綻放與敞開,絕美一如金色蘭花般莊嚴,它持續的獲得燦爛與明晰。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7:50 am 发表主题:

--------------------------------------------------------------------------------

在这个论坛上,我第一次听说,音流瑜伽大师基帕尔•辛跟美赫巴巴的联系。刚好埃瑞奇的回忆录《曾经如斯》里也提起过基帕尔•辛。

那是由另一个故事引起的。在那个故事里,埃瑞奇谈起一个退休的上校。在一次达善时,该上校为了给自己的太太开路,后退着走,眼看就要撞着巴巴(当时巴巴因两次车祸而行动不便)。旁边的埃瑞奇用手挡了一下,上校失去平衡,扑到在人群里。他对埃瑞奇大发脾气、责骂。巴巴批评埃瑞奇,并令他给上校顶礼道歉。但后来埃瑞奇在街上遇到上校,又遭一通责骂。

讲到这件事儿,埃瑞奇用基帕尔•辛的故事进行对比:

圣人基帕尔•辛(Kirpal Singh)

你们有几个人问我:基帕尔•辛是否见过美赫巴巴。回答是:“是的。”他见过几次巴巴。巴巴称基帕尔•辛为“圣人”,待他非常亲。至少我在场的几次会见中,基帕尔•辛也对巴巴表示出极大的尊敬。我记得有一次,在Guruprasad,基帕尔•辛来见巴巴。

那次不是大型的达善活动。我们几个门徒跟巴巴在一个房间里,有一张椅子供巴巴坐,墙边还有几个把椅子,让年纪大的人坐。大多数人都坐在巴巴面前的地毯上。基帕尔•辛和几个随从到时,我刚好在巴巴身边。

见到基帕尔•辛,巴巴很高兴,热情地打招呼。基帕尔•辛一进来,就坐在巴巴面前的地毯上。他的一个弟子感到跟自己的师父一起坐在地上,不大合适,就搬来一把椅子,要基帕尔•辛坐高一些。这不能怪弟子,因为在某种意义上,他是对的。他们怎么能够跟师父平起平坐呢?但是,基帕尔•辛看他搬椅子,却不高兴起来。他拒绝坐椅子,坚持坐在地上。

看看这里的区别:基帕尔•辛被巴巴称作圣人,在巴巴面前却不坐椅子,而那个退休的上校,却把屁股都快要撅到巴巴的面前了。我发现,那些坚持自己特权的人,几乎总是那些不配得的人;而那些真正值得我们尊敬的人,却是如此地谦卑和无我。所以我常说,当我们太在乎自己时,则最容易被头脑这个蚊子所叮咬。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7:54 am 发表主题:

--------------------------------------------------------------------------------

下面的故事讲基帕尔•辛与美赫巴巴在1956年的一次会见,译自美赫巴巴的传记《美赫主》(Lord Meher: PP4924-4929)

基帕尔•辛是巴巴最喜爱的七圣人之一。他于1952年11月在德里第一次见巴巴。巴巴后来派人送给他一本《神曰》。

1956年5月18日,基帕尔•辛率三个弟子(二男一女)在萨塔拉(Satara)再次见巴巴。巴巴亲切地拥抱基帕尔•辛,拉着他的手进屋,叫其他人在屋外等着,只有埃瑞奇跟进来,翻译巴巴的手势。巴巴打手势让基帕尔•辛坐下。基帕尔•辛合掌说:“见到您,我很高兴,很荣幸。”

巴巴答:“我是宇宙之主;我在万人万物中。我无所不知,同时又一无所知……”

“那是伟大的标志,”基帕尔•辛打断巴巴的话。

“伟大的是你们这些人;我只不过是爱我者的奴仆。有机会给他们洗脚,我感到非常高兴。拥抱他们,是我的快乐。我是爱之海洋。”

巴巴站起,拍拍基帕尔•辛的肩膀,后者也立刻站了起来。巴巴请他坐下,但他恭敬地站住,直到巴巴坐下,谈话继续。

“我对你的工作很满意,”巴巴说道:“我正是通过你和其他人,来做我自己的工作的。”

基帕尔•辛说:“除非人们有某些(神秘)体验,否则怎么期望他们对灵性产生兴趣呢?应该施一些奇迹!”

巴巴以强调的语气,答道:“虽然内在体验有好处,但看重它们,却非常危险。如果求道者没有得到事先的警告,那么即便是微不足道的体验,也是危险的,并且阻碍稳定的进步。”

一天前,巴巴说:“知万物者,不取代一物。对每一个人,他认为我是什么,我就显得是什么。”他让Rano Gayley(巴巴的美国女门徒,画家)把这句话用大体字写出来,挂在巴巴的椅子旁边。巴巴指着字,向基帕尔•辛解释了灵性道路的真正含义。

巴巴接着举了两个例子,涉及到他自己的两个有过内在体验的跟随者。巴巴说:“他们现在都有自己的跟随者,并且接纳新来者。他们虽然仍然爱我,却有着自己的独立生活方式。”

(译者注:在美赫巴巴的跟随者里,有过极少数的人,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认为自己已成道,并开始收纳门徒。但有趣的是,他们一般都宣称自己是美赫巴巴的chargeman,或者自称是巴巴所讲的五个至师之一。据我所知,没有一个敢自称跟美赫巴巴一样,是本时代的阿瓦塔!)

巴巴强调说:“这种基于区区体验的不负责行为,对老师和弟子都有害!”

基帕尔•辛插话:“但若是把这些体验用于求道者的进步?”

“我所指的,不是针对你。但我想让你知道:微不足道的体验会成为求道者的陷阱,使他们误入歧途。”

巴巴打手势,叫人拿来一本Ramjoo Abdulla所著的“Sobs and Throbs”(书描述了Prem Ashram学校里男孩们的内在体验)。巴巴一站起,基帕尔•辛也站起来,立在巴巴旁边。巴巴再次拥抱他,请他坐下。但他坚持站着,以示敬意。巴巴打开书,让基帕尔•辛看那些有过内在体验的男孩们的照片。

基帕尔•辛天真地问:“在那个小小年纪,这些孩子们有这样的体验,是不难的。”

巴巴表示惊讶:“小小年纪?”他笑道:“年龄——无论年幼年长,与大我所经历的体验毫不相干,大我是不受年龄限制的。”

巴巴随后让基帕尔•辛靠近,拉着他的手,走到Kaikobad的房间,说:“现在,你将听到一个老年人讲内在体验。”巴巴坐在Kaikobad的床边,请基帕尔•辛坐在他身边。

“Kaikobad,”巴巴解释道:“是我的老门徒,他有过很多的内在体验。有时候,他讲给我听,但我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也许你会明白Kaikobad的话。”

巴巴让Kaikobad讲述他所体验的一切,并要求基帕尔•辛耐心听讲,因为Kaikobad的印地语说不好,而是讲一种很奇怪的印地和古吉拉特混合语。

巴巴让Kaikobad和基帕尔•辛单独会谈,然后离开房间,到跟基帕尔•辛同来的人那儿。巴巴当时在隐居中,不允许人们顶礼。不过,巴巴却拍拍每个来客,随后坐在房屋的台阶上,让人一一介绍他们。

与之同时,Kaikobad已向基帕尔•辛讲述完自己的体验,后者评价道:“只有靠巴巴的赐福,才能有这样的体验!我还没有过这种体验!”

听Kaikobad讲述后,基帕尔•辛又来到巴巴这里。巴巴请他坐在椅子上,但他却选择坐在巴巴旁边的台阶上。他们带有一部摄像机,想拍一下基帕尔•辛跟巴巴在一起的镜头。巴巴准许,之后又令基帕尔•辛的弟子“紧紧抓着基帕尔•辛的衣边,怀着爱和奉献,听从他的指示。”

巴巴再一次拥抱圣人,后者也以深深的感情拥抱巴巴。他的一个弟子邀请巴巴早日访问德里。巴巴点头接受。

另一个祖籍浦那的人,邀请巴巴访问浦那,并听基帕尔•辛讲道。巴巴答道:“我从我所在的地方,一刻不停地听着一切。”

巴巴又以巨大的爱,拥抱基帕尔•辛,并把他领到自己的房间。巴巴从桌上捡起一张纸,递给基帕尔•辛。纸上写着:“1957年2月15日”。巴巴问道:“你愿意在那天跟我呆一个晚上吗?”

“当然愿意,” 基帕尔•辛答道:“如果我仍在印度的话。”

“那你就要留心喽!”

基帕尔•辛合掌说:“巴巴,我留给您来决定。”

巴巴说:“你如果在印度的话,我派埃瑞奇去接你,跟我呆一晚。”

基帕尔•辛答应,并把纸条放在口袋里。巴巴再次拥抱他,牵着他的手走到外面。在告别巴巴前,基帕尔•辛请求巴巴允许他直接去浦那,而不在那天早晨埃瑞奇接他们的客栈停下。巴巴很高兴,准许了他的要求(巴巴的习惯是让见过他的人直接回家,不在中途停留)。

基帕尔•辛和他的三个弟子走近汽车时,其中一个突然想起,他们忘了把带的一篮水果送给巴巴。基帕尔•辛笑曰:“我们忘记了一切,因为这儿,我们是在一个不同的世界里!”巴巴友爱地接收礼物,基帕尔•辛又接收一个拥抱。一行人正要坐下,又想起他们忘了给巴巴带的一盒糖果。全体大笑,说这又给他们一次机会看巴巴。

最后,汽车开动。埃瑞奇发现:基帕尔•辛忘了拿巴巴送他的Sobs and Throbs 和The Wayfarers。他赶上车,把书送给基帕尔•辛。

返回页首


鼓槌儿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3-03
帖子: 25
:

1269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10:09 am 发表主题:

--------------------------------------------------------------------------------

Tian xi写道:
引用:
巴巴说:“知万物者,不取代一物。对每一个人,他认为我是什么,我就显得是什么。”他让Rano Gayley(巴巴的美国女门徒,画家)把这句话用大体字写出来,挂在巴巴的椅子旁边。巴巴指着字,向基帕尔•辛解释了灵性道路的真正含义。


能按照巴巴的意思再进一步阐述一下灵性道路与内在体验的关系吗?巴巴又是如何告诉基帕尔•辛的?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10:56 am 发表主题:

--------------------------------------------------------------------------------

Good but tough question!

传记里,把巴巴对基帕尔·辛讲的话省略了。

我只能按照个人的有限理解,来试试:

在很多地方,巴巴说灵性道路即“消除自我”。消除自我的方法是多种的,常见的有:

知识(禅那)之道,
奉爱(巴克提)之道,
行动(瑜伽)之道。

而它们仅仅是帮助人忘掉自己,从而达到“消除自我”的不同途径。

巴巴说:什么是yuga(瑜伽),yuga就是you go(你走)!你(自我)在,神无;你走,神来。

内在体验是什么?只不过是大虚幻中的小虚幻,镜片换一种颜色,来看同样的幻景而已。经历这些体验的人,如果没有相应的灵性准备,往往会过于看重这些体验,感到自己与众不同,从而增加“我执”之枷锁。他们还容易迷恋于这些体验,不能自拔,从而止步不前。

一般说来,大师是在弟子不知不觉中,带领他行道的。到时机成熟时,让他在一瞬间穿越所有的7个内化层面,一举成道。

美赫巴巴的门徒,基本上都是很earthy的人,干实事,不空谈。Kaikobad可以说是个例外。但他的工作也不是容易做到的——每天重复100,000遍“Baba”。巴巴利用他做过很多的特殊工作。

巴巴曾用印度瓜里尔的一个贪婪瑜伽士的故事,来说明某些瑜伽体验的不完整性:

该瑜伽士通过瑜伽修炼,掌握了入定方法。一天,他坐在王公的宫殿对面,在入定前想,“我一定要从王公那儿搞到一千卢比。”随后便进入三昧状态。他在该状态中停留了整整七天,不吃不喝,坐在同一个地方,完全入定。人们把他看作圣人;王公听说后也来拜谒。他走近瑜伽士,不留意碰了他的背。这轻轻一触足以把他从入定中带入尘世。果不其然,瑜伽士一从入定中醒来,就张口向王公索要一千卢比。

等你收到《美赫巴巴语录》时,里面还有更多的论述和故事。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tian xin on 星期二 2005 03 22 , 11:45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鼓槌儿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3-03
帖子: 25
:

1269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11:12 am 发表主题:

--------------------------------------------------------------------------------

曾有一段时间,我能体味到树叶的灵动、小草的心伤,这是神爱?神通?抑或只是自我的投射?自心的幻想?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11:28 am 发表主题:

--------------------------------------------------------------------------------

我自己不曾有这样的体验,所以不能断定它们是什么。

我的直觉是:一个心灵比较敏感的人,在某些忘我的时刻,会体验到与万物的某种同一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不一定是神通或幻想。因为与万物一体,乃是我们的真性。这些瞬间的体验,则提醒我们,别忘了自己的真正来历!


页首
 用户资料  
 
 文章标题 :
帖子发表于 : 2006年 6月 30日 周五 8:49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曾经如斯——美赫巴巴的故事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下一个

Boundless Space 首页 -> 阿瓦塔·美赫巴巴– 進化+內化=無旅之旅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鼓槌儿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3-03
帖子: 25
:

1269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1:08 pm 发表主题:

--------------------------------------------------------------------------------

引用:
一般说来,大师是在弟子不知不觉中,带领他行道的。到时机成熟时,让他在一瞬间穿越所有的7个内化层面,一举成道。



是真的吗?不用一层一层的攀爬?巴巴已经离开的今天,也能做到吗?有没有实例?

返回页首


普现
苏非的舞者


注册时间: 2005-01-16
帖子: 136
:

12655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1:43 pm 发表主题:

--------------------------------------------------------------------------------

想走终南捷径阿.
_________________
定解灭除四边戏,彼道究竟之实相,离戏光明本性界,入于文殊大圆定。
南无阿弥陀佛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2:05 pm 发表主题:

--------------------------------------------------------------------------------

在《美赫巴巴语录》里《大师之道》等篇章里,还有更详细的解释。

美赫巴巴的门徒Adi K Irani曾以拆除楼房为例子,来说明大师工作时所采用的两种不同方法。

一个方法是从楼顶开始,一层一层地拆除。这样做,在一定的时间里,从外部就能看到明显的变化。(我的理解是,一些瑜伽修炼即这样的方法。)

另一个方法是在楼底挖地道,放上强力炸药。这样,从外表看不出变化的过程,直到最后一刻,炸药爆破,楼房彻底倒塌!

两种方法,同样结果。大师往往选择其中之一,或者根据信徒的业相构成和背景,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

Adi的意思是:阿瓦塔一般使用第二种较隐蔽的方法。这样,一个人虽然与大师有多年的联系,但从其性格和习性上,却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是,深层的工作已经被大师做了,只等最后的一次性爆发;而不是像在第一种情况中的递增变化。

巴巴说,在他去世后100年左右的期间,他仍然跟在肉身时一样,为爱他的人工作。阿瓦塔肉身在世时所做的内在工作,在这100年之间,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他的恩典是充足的,人们只需要跟他建立直接的联系(持他的名,爱他),就能得到其它时期靠苦行等才能得到的灵性帮助。

100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阿瓦塔的影响力逐渐减弱。人们才有必要采用比较次要的修行方法,比如瑜伽,静心等。

关于实例,那些长期跟随美赫巴巴的门徒,没有谁自称已到了哪个内化层面,但所有见过他们的人,都能直觉到他们的灵性高度。即使对普通的爱徒,有时也能感觉到他们的内在深度。我在“美赫巴巴的跟随者”里,提到的一个老太太,就是一个例子。当时,我还没读到Adi的解释,但确实感到了巴巴在她身上所做的工作的结果。

不过,行道是需要勇气的,有时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阻碍,特别是在初期,你会发现自己怎么比行道前的毛病还多?这正是大师在你身上做工作的外部表现。而且,其过程也不是枯燥的,在神圣恋爱里,有很多乐趣。大师在必要时,会通过梦或其它途径,让你知道他的临在和引领。更多的,你自己会慢慢发现的。那时,你的心知道:你就是一个实例!

返回页首


鼓槌儿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3-03
帖子: 25
:

1269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3:20 pm 发表主题:

--------------------------------------------------------------------------------

谢谢Tian xin的解释。等巴巴的书到了,看过之后再跟您讨论吧。88

返回页首


Chut
苏非的舞者


注册时间: 2004-11-29
帖子: 101
:

12028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4:05 pm 发表主题:

--------------------------------------------------------------------------------

引用:
曾有一段时间,我能体味到树叶的灵动、小草的心伤,这是神爱?神通?抑或只是自我的投射?自心的幻想?


那是你感觉到万物的灵性性质及其息息相关的联系。这样的敏感是爱的根本,灵性进程的必经之地,也是最困难的关头之一。Adi Da 称之为“没限制的联系感” (unqualified relatedness)。 把本身的感觉投出去肯定是会发生的,那是ego-我,关系重大,整个灵修过程就是为它而起的。

后来为什么停止了?

返回页首


鼓槌儿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3-03
帖子: 25
:

1269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4:45 pm 发表主题:

--------------------------------------------------------------------------------

当时感觉到内在外在都有一个坎儿,经多方努力,迈不过去,便放下了,着手解决外在的事情(即Tian xin所说的“毛病”,实际是各种欲望,也就是ego),直到今天,已4年时间,不想在世俗中越陷越深。多亏遇到各位,也许又可重拾当年的道心。

----------谈到此,问chut一个问题:内在外在好像并无分别哦?真正的打坐也是为去处ego?

返回页首


鼓槌儿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3-03
帖子: 25
:

1269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2 , 7:33 pm 发表主题:

--------------------------------------------------------------------------------

sorry,上贴中“去处”应为“去除”或“消除”。

返回页首


Chut
苏非的舞者


注册时间: 2004-11-29
帖子: 101
:

12028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3 23 , 12:06 am 发表主题:

--------------------------------------------------------------------------------

灵修这条路靠自身的努力是行不通的。不过还是要坚持下去——在你的每一分努力的背后都有千万倍的加持力量在为你铺路。有一天你会突然知道谁是你的上师,你会明白你的每一时刻都生活在上师的恩典下,而你会为之心碎。
引用:

内在外在好像并无分别哦?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体会。外在的显现全盘是内心的反映。举个例子——看来是两个同业共感,斗争的你死我活的——如果其中一位突然醒觉不再斗了,另外一位肯定会另找一个同样的对手继续斗争下去。Ego-我就是这样的无奈,按照着内心的剧本一幕幕的跟随下去。

所有的显现生起于自存的‘明燦’中,所有的可能性都已包涵于其中,一却都已经发生了,也从来未发生过。‘明燦’就是这个令人迷惑的媒体。这整个显现的世界在‘明燦’中自起自灭,并没有‘我’在其中。明白了这一点就已经站立在识性(consciousness)的立场,在局外目睹一却不再涉入于其中。这就是所谓的目击意识(witness consciousness)。这是修行的另一个关头。Adidam的‘完美修习’开始于这一个觉悟,恩师阿諦達至尊说过这才是修行的真正起点。以后还要冥观识性,超越一却生起于识性中,直到完全参破‘自我’生起的根源。

返回页首


KKO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1-21
帖子: 47
:

190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24 , 1:44 am 发表主题:

--------------------------------------------------------------------------------

在音流瑜伽大师基帕尔•辛的著作中没有提到过跟美赫巴巴的联系。圣人之路音流瑜珈大师要求他们的弟子不要批评别的法门和明师.某位音瑜珈大师说过:他尊敬所有圣人.不过只崇拜自己的真师.(对美赫巴巴表示尊敬是别人自然流路的谦悲)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24 , 6:53 am 发表主题:

--------------------------------------------------------------------------------

亲爱的KKO,

音流瑜伽大师基帕尔•辛的著作中没有提到过跟美赫巴巴的联系,并不能说明他跟美赫巴巴没有联系。我译这个故事,不是为了降低圣人基帕尔•辛,而是看到其他网友提到这层因缘,想多提供一些信息而已。而且,埃瑞奇用基帕尔•辛的故事,正是为了说明圣人的伟大和谦卑。如果你喜欢圣人基帕尔•辛,我感到很亲切的。要知道,他可是美赫巴巴最喜爱的七圣人之一!你如果了解了美赫巴巴的真正灵性地位,是不会感到有丝毫的不适的。

美赫巴巴自1921年开始其阿瓦塔使命,一直到离开肉身,身边时刻都有门徒陪伴。甚至在睡眠时,都有不同的门徒担任“守夜人”。一个原因是,巴巴曾解释说,阿瓦塔在内层面上的工作一刻都不停,如果他单独睡觉,很多因自杀而不能投生的魂灵会来求他解脱,从而干扰他的更重要的宇宙工作,所以他需要比较强壮的earthy人坐在门口挡路。而他的20卷传记《美赫主》则忠实地记录了他的一切重要活动和交往。《美赫主》里有多处提到圣人基帕尔•辛,对他评价很高,很有意思的。你若感兴趣,不妨读读。

返回页首


Akhald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1-26
帖子: 251
:
来自: Pandatznokh
2501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24 , 11:04 am 发表主题:

--------------------------------------------------------------------------------

基帕尔·辛一生忠诚于他的古鲁—巴巴·萨万辛,这是印度人可贵的美德,值得效仿。对于音流瑜伽的传统,我最尊敬的两个古鲁就是巴巴萨万辛和巴巴法切尔。基帕尔·辛我也喜欢,不过若谈及对方法的诠释,我不好说什么,只是觉得查冉辛的传承线或许更接近萨万辛的原脉(并非因为他是萨万辛的孙子我才这么说)。

对个人而言,拉克什曼殊-这位伟大的克什米尔希瓦宗当代唯一口传持有者-他对美赫巴巴的尊崇,可能我更感兴趣。有意思的是他对美赫巴巴的尊崇不是见诸于任何巴巴弟子所写的回忆录,而是由拉克什曼殊本人的亲密侍者所透露。所以有时,事情也是倒过来的。

另外GEOFF,《神曰》补遗中的人数(7000,以及分配为666、558等等),我立刻联想到的是G的律则,比如3的倍数。这是我最惊喜的发现之一。你对此有何看法?
_________________
...
如果我們不急於尋求下一個成功,而僅僅注意到苦的熄停,我們就向著純淨、燦爛與平靜來開放自己了;我們允許自己的心完全地品味當下。那么一切所謂“日常經驗”都會綻放與敞開,絕美一如金色蘭花般莊嚴,它持續的獲得燦爛與明晰。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24 , 12:20 pm 发表主题:

--------------------------------------------------------------------------------

关于“拉克什曼殊”,邓肯医生所著的《行道者》的《补编》里,有一段简略的记载:

“1944年,美赫巴巴在克什米尔一带联系玛司特期间,曾微行去拉克什曼殊的ashram。当时,看门人说拉克什曼殊在洗澡,谁都不见。几天后,拉克什曼殊听说美赫巴巴在当地,就派一个女弟子见巴巴,要求巴巴会见拉克什曼殊。巴巴说:他第一次失去了机会,这个机会不会再来了。”

大约7年前,我们认识了拉克什曼殊的两位弟子。John和他太太。John在拉克什曼殊的最后8年里,是他的贴身侍从。从他那里,我们听到这个故事的续集。John说:

很多年后,拉克什曼殊在一次vision里,见到美赫巴巴。巴巴告诉他,他那次去他的ashram,是把大能加持给他的。这件事儿,拉克什曼殊跟John提过多次,且表示极为遗憾。

John的解释是,1944年的那天,拉克什曼殊决定静默一天,所以没能见美赫巴巴。John还说,村里有一两个很爱师父的年纪比较大、觉得自己有点资历的人,经常随便找个借口,挡着来见拉克什曼殊的人。对此,他的师父也只能摇头,没办法。

后来John和太太有时来“阿瓦塔之寓”巴巴的房间里静坐,我们两家也成了朋友。有时谈起巴巴和拉克什曼殊,不感到他们之间有什么区别,只有“同一感”。

他们给我们讲了很多自己师父的事儿,记得有一个是:有一次,拉克什曼殊在美国访问,当时刚好一个女大师及弟子们也在近处。拉克什曼殊指着女大师的年轻得多的丈夫兼贴身侍从,对John的太太说:“别看他在侍奉她,实际上他在灵性上将会更高,因为他的奉爱。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返回页首


KKO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1-21
帖子: 47
:

190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24 , 1:50 pm 发表主题:

--------------------------------------------------------------------------------

尊敬的tian xin:
我没有否认他们有联系.书中写到音流瑜伽大师基帕尔•辛对美赫巴巴的尊敬我个人认为是说明音流瑜伽大师基帕尔•辛的谦卑。我的确喜欢圣人基帕尔•辛,我对美赫巴巴没有什么了解,但我对他没有什么异议.卡比尔说过:所有圣人都值得尊敬,但我只是崇拜掌握了WORD的人.(对于你认为美赫巴巴的灵性地位我非常尊重你的观点)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24 , 2:58 pm 发表主题:

--------------------------------------------------------------------------------

你说得好!正是像基帕尔•辛这样的圣人,给我们树立了榜样,如何对待掌握了WORD的人,或者说,就是Word的人。

虽然我们不能靠亲身体验,来验证谁是这样的人,但我们的心灵直觉和像基帕尔•辛这样的圣者的反应,应该是很可靠的向导的。

你喜欢基帕尔•辛,我喜欢美赫巴巴。美赫巴巴喜欢基帕尔•辛,基帕尔•辛尊敬因而也必定喜欢美赫巴巴。所以你不能光“尊敬”我,还得喜欢我啊,包括我翻译的故事:)

返回页首


Geoff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4-12-08
帖子: 34
:

2851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24 , 3:08 pm 发表主题:

--------------------------------------------------------------------------------

Akhaldan 写到:

另外GEOFF,《神曰》补遗中的人数(7000,以及分配为666、558等等),我立刻联想到的是G的律则,比如3的倍数。这是我最惊喜的发现之一。你对此有何看法?


It is curious, and one hopes that Baba will reveal something of the laws of world maintenance in His hidden book. Lots of nonsense has been spouted about the law of 7 in the West. But Baba certainly places a lot of emphasis on the number 7 as you would have noticed.

返回页首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24 , 3:36 pm 发表主题:

--------------------------------------------------------------------------------

Geoff 学学中文吧,中文很优美的,特别是中文其实很简单,掌握三千个单字左右就可以供日常生活使用,包括谈话、读书、撰文。(地球人都知道方块字很容易学,呵呵)

另,谢谢你和田心赠书,书已收到,请放心。

感谢 阿瓦塔·美赫巴巴。

返回页首


Geoff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4-12-08
帖子: 34
:

2851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24 , 3:55 pm 发表主题:

--------------------------------------------------------------------------------

我尚未完全掌握英语呢。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Geoff on 星期四 2005 03 24 , 4:31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24 , 4:52 pm 发表主题:

--------------------------------------------------------------------------------

khyentse,

请查E!

返回页首


KKO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1-21
帖子: 47
:

190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25 , 2:09 am 发表主题:

--------------------------------------------------------------------------------

尊敬的tian xin:虽然我没有把你贴的故事看完.但有时候跟别人聊天时还是引用过美赫巴巴说的话:上帝不可解释,不可争议,不可理论,也不可讨论与认识。上帝只可体验。对于我喜欢你和美赫巴巴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但更深一步就有所困难了.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25 , 4:15 am 发表主题:

--------------------------------------------------------------------------------

我那是开玩笑的。你更深一步喜欢巴巴,倒没什么。但要是我,那就会有人不高兴了。

但你引用巴巴的话,确实让我不由自主地更深一步喜欢你了。




玩笑话,别生气:)


页首
 用户资料  
 
 文章标题 :
帖子发表于 : 2006年 6月 30日 周五 8:52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曾经如斯——美赫巴巴的故事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Boundless Space 首页 -> 阿瓦塔·美赫巴巴– 進化+內化=無旅之旅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游客





:

50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日 2005 03 27 , 2:51 am 发表主题:

--------------------------------------------------------------------------------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3 28 , 4:58 am 发表主题:

--------------------------------------------------------------------------------

鼓槌儿 写到:

我的无法由内在修行解决的坎儿,在人情世故推动下,经过4年的外在积淀及“对心灵深处的黑暗角落”的诚实面对,完全转化成了交织在一起的表现在外的“悲伤”和“愤怒”,“严重的影响了社交生活及身体健康”。但是,无意中上了无央论坛之后,在并未理解及认同阿諦達牟之道前,却出现了数次右胸靠下部位的疼痛感,最后一次特别疼痛,钻入心髓,跌坐地上有数十秒钟,又突然消失了。奇怪的是,“悲伤”和“愤怒”也渐渐消失了。当然,在这过程中,跟您及亲爱的Tianxin进行了一些交流,明白了一些阿諦達及美赫巴巴的道理,又仔细阅读了相关帖子的内容,才把这些事情联系了起来。您说,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因为道理明白以后的思维通畅呢?还是因为阿諦達至尊或其他圣者的深入洗涤?还是自性显现的一种治疗作用?
自从那次剧痛之后,右胸的疼痛至今再没出现过。但心情很轻松、舒畅,感觉也很平常。有些事情还会让我烦恼,但又不象以前那样的烦恼。有时候也会无缘无故地、发自内心地开心,但也不是狂喜。有时候也会发火,但内心是趋于平静的。除此以外,没有其他任何体验及变化。


亲爱的鼓槌儿,

今天下午跟两位朋友喝茶,他们都是我很敬重的修行很深的人,我把你上面的话讲给他们听,他们是这样看的:

首先,你4年前修行,因遇到外在内在的坎儿而停下,他们说你的做法很明智。因为如果没有明师引领,而强行超越的话,很可能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可怕后果。

现在情况突然好转,明显的原因是:当一个真诚的心灵第一次接触本时代的阿瓦塔时,无论是美赫巴巴的名还是他的文字,都成为他工作的媒介,在你不知不觉中,给于你灵性上的帮助,你受益的程度取决于你渴望真理的真诚程度。像你这样的情况,并不鲜见。而等“初遇”带来的情感变化逐渐稳定之后,还会有新的或其它方面的问题出现,你不得不一次次地臣服于大师,直到他一层层地解开你的隐蔽不见的业相死结。

关于胸部疼痛,我在初次接触美赫巴巴时,也经历过很强烈的情感洗涤。那时我并不相信神的存在,也没有修习过静心、瑜伽。但第一次进“阿瓦塔之寓”巴巴住过三天的房间,却感到一种几近有形的临在(presence),木制的墙壁流溢着深古的玫瑰香,此后每次进巴巴的房间,都禁不住流泪,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被接纳感。这种感受大约持续了一个月。之前,我没有读过巴巴的书和有关巴巴的书,后来我才听别的人说:玫瑰是美赫巴巴最喜爱的花。

4年后,我和家人去印度朝圣。我们去了美拉扎德美赫巴巴晚年的住处,从他房间里一出来,我又止不住地流泪,直到数小时后回到朝圣者住宿中心。

我原以为自己爱巴巴,主要归因于阅读《神曰》。印度之行,让我联想起最初的体验,并深深体悟到美赫巴巴的话:“我不是来说教,而是来唤醒。”他唤醒的,正是我们每个人灵魂最深处的真我——美赫巴巴!

首次与真我相遇,是一个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件,当然会带来前所未有的反应。反应的方式也因人而异。比如说,1930年代,美国画家Rano Gayley在欧洲第一次见巴巴后,连续10天不睡觉,整夜地坐在窗前望月。她的朋友Ruano则连续10天几乎不停地笑。有的人感到某些长久的困惑突然消失。有的人感到莫名地轻松和开心。更常见的是不由自主地流泪。。。

前天下午,一位朋友写信,谈到他对巴巴的无私之爱的感悟。我跟家人念到最后一句,却说不出话来,同时,胸口又开始隐隐地疼痛,只好立刻去“阿瓦塔之寓”。。。

今后,不同的困难和坎儿肯定还会出现,但你应该不用再担心,因为有了美赫巴巴的名和恩典。而且那些困难不会再显得可怕或隐暗,它们会自然地呈现在日常生活里,并成为巴巴工作的媒介,每次的结果都给你带来惊喜、轻松和自由感。

返回页首


鼓槌儿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3-03
帖子: 25
:

1269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3 28 , 11:42 pm 发表主题:

--------------------------------------------------------------------------------

亲爱的Tianxin:书已收到,谢谢您!请收E.


您说的真好:他唤醒的,正是我们每个人灵魂最深处的真我——美赫巴巴!
您为我、为无央论坛的朋友们所做的工作,真的让我很感动。

我和您、和无央论坛的朋友们一样,都在寻找“那个最深处的真我”。但是,经过了多年修行的春夏秋冬以后,肯定都在以一种冷静、客观、谨慎、开放的心态寻找适合自己的修行道路。就我个人来说,我不善于逻辑推理、辩论以区别真伪,只能开放我的心灵,让我的上师找到我;而我也在努力的修理自己,使我能够在他出现时,不致错失...我也正在向内寻找他。他是谁?我不以头脑来判断。您可以看看我写给CHUT的帖子:

引用:
亲爱的CHUT:

您的意思是我背后的加持力关系到我的师承吗?而且他在这4年来一直护佑着我,是吗?我要向内,循着这加持力,寻找我的上师,是吗?


当“心灵获得自由”以后,我感觉到有个“他”在旁边观察着我,“他”就在那儿,我直觉得到,您能听懂我的意思吗?而“我”也在观察着“他”。而“他”一动不动。但保持觉察到“他”让我心安、舒服。以前,当“悲伤”和“愤怒”占据我整个意识的时候,我不能感觉到“他”。但是,现在我确认这4年来使我在多个人生关头柳暗花明的,是“他”。“他”是否就是我的自性?上师?下一步,我该怎么办?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29 , 5:32 am 发表主题:

--------------------------------------------------------------------------------

亲爱的鼓槌儿:

很高兴你收到书。能有机会谈巴巴,是我最幸福的事情。应该感谢你和这里喜爱巴巴的朋友,给我提供这样的机会!
逻辑推理、辩论有自身的作用,但如你所言,灵魂最深处的东西,是不能以头脑来判断的。尽了个人的主观努力后,甚至对“向内寻”,也不应过于执著。如果存在着这个“真我”和其外在的化身——上师,那么他就应该是永远与你同在的,而且会在时机成熟时,以自己的方式,示现自身。有位至师说:

“开头,我在四个方面错了:
我忙于想念神、认识他、爱他和寻找他。
现在我走到了道路的尽头,却发现:
在我想念他之前,他已经想念我了;
在我知道他之前,他已经知道我了;
在我爱他之前,他已经爱着我了;
在我寻找他之前,他已经在寻找我了。”

从我个人的经历看,美赫巴巴在我生活中的出现和几次重要的梦示,都是在我没有期待的时候发生的,虽然那些都是我最需要的时候。

关于胸部的疼痛,Rumi把它称作“伤口”,并比喻说它是“上师对你施的手术”。我不去追求它,当它来时,也不拒斥它。当你走上归途之后,它也像生活里发生的其它一切那样,成为大师帮助你、从而使你更亲近他的媒介:

When I remember your love,
I weep, and when I hear people
talking of you,
something in my chest,
where nothing much happens now,
moves as in sleep.
------Rumi

每当想起你的爱,
我就流泪;每当听人
谈起你,
在我的胸口
(那儿平日一片沉寂)
就有某物开始蠕动,
恰如在睡中感动。
——鲁米

(译得不大理想。请这里的大诗人一筏、歌者和khyentse给润润色。)

返回页首


鼓槌儿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3-03
帖子: 25
:

1269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3 30 , 11:33 pm 发表主题:

--------------------------------------------------------------------------------

亲爱的Tianxin:

您说的“甚至对‘向内寻’,也不应过于执著。”,真的是一个及时的提醒。谢谢您!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阅读、讨论、倾听,感觉需要停下来好好消化一下了。

需要好好审视一下自己。这过程中,巴巴的书肯定是我床头的珍宝,希望巴巴能在睡梦中加持我,让我早日明白,不再流浪。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4 18 , 12:31 pm 发表主题:

--------------------------------------------------------------------------------

打井与信心

1926年,在麦拉巴德生活着大约500人,那里有医院、药房、男子学校。麦拉巴德严重缺水,因为当时只有一口井。

有一天,美赫巴巴跟满德里(mandali,阿瓦塔的圈子成员)讨论缺水问题。负责管理后勤的Rustom K Irani对巴巴说:“我们应该再打一口井,解决缺水问题。”巴巴鼓励地说:“好啊。开始挖吧。”

Rustom到附近的阿美纳伽城里弄来必要的机械,立刻开始在麦拉巴德打井。打至40英尺深,仍不见水。

与之同时,有个村民从近旁的阿冉岗村来见巴巴。他看上去很绝望,巴巴问他为什么这么难过。村民说:“我很穷,巴巴。我有一块儿好田,但因为缺水,地里什么都种不了。所以,我就贷了款打井。原指望能打出水,灌溉田地,把粮食卖了,再还贷款。我打了井,却没找到水。我现在用啥还贷款呢?我要是还不了款,地就会被没受。”

巴巴问:“你已经挖多深了?”
村民答:“35英尺。”
巴巴接着告诉他:“去再挖5英尺。”

村民听到很高兴,感激地离开了。过了一会儿,巴巴对满德里成员说:“我犯了一个大错儿。我怎么能告诉那个村民接着挖5英尺呢?你们在这儿打井,还没有找到水呢。明知道麦拉巴德这儿的情形,我仍然让那个穷人再挖5英尺。这是个严重错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做!要是那个可怜的人找不到水,那他该怎么办呢?这确实是我的大错。”

巴巴的话让满德里成员感到困惑,但他们什么都没说,这个话题就没人再提起。

一个星期后,那个村民跟村里的很多人一起来见巴巴。他们长长的一队人,载歌载舞。村民带来甜点和鲜花献给巴巴,巴巴非常高兴。

巴巴问他:“有什么好消息?你今天看起来这么高兴。”
村民答道:“巴巴,靠您的恩典,我找到水了。”

巴巴把甜点分发给村民们,作为prasad,他们唱着巴巴的赞美歌,高兴地回家去了。过了一会儿,巴巴对满德里们说:“他全凭着自己的信心才找到水。我什么都没做。”

Rustom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听到巴巴的话,Rustom就说:“您是什么意思?我们挖井,却找不到水。这是不是说我们对您没信心?”

巴巴笑了:“我让你们打井,你们才挖。总得有人来让你置放自己的信心。但我却找不到能让我信任的人。唯有我自己。。。除我之外,我找不到任何人。”

Rustom生气了:“那我们呢,巴巴?您除了自己以外,谁都找不到,那我们呢?我们对您有信心。”

巴巴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的信心。我只知道这一点:我没有为那个村民做任何事情。他找到水,是因为他的信心。”

满德里们震惊了,但巴巴重复说:“我没有为那个村民做任何事情。正是因为他的信心,他才找到水。”

Rustom越发生气了,对巴巴直言说:“既然我们对您没信心,在这儿跟着您有什么用!”

巴巴笑道:“你不明白。村民来找我,完全是为了水。他的信心仅仅与水有关。他若是找不到水,就会对其他人说是我让他再挖5英尺的。他若是找不到水,就会妄用我的话。

而你们在这儿跟着我,无论是否找到水,你们的信心都不会改变。你们的信心与他物无关,仅仅与我有关。你们的信心与你们对我的爱有关。所以,我信任你们,但我不能信任那个人——他的信心只与水有关。“

Rustom和其他的满德里成员大大地松了口气,这个话题就此结束。

——译自《时代的阿瓦塔美赫巴巴显现》(Avatar of the Age Meher Baba Manifesting,作者 Bhau Kalchury)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5 05 , 6:02 am 发表主题:

--------------------------------------------------------------------------------

受益人

这件事儿发生在1953年,在巴巴第一次巡回安得拉邦举行公开达善期间。我们住在城外的政府招待所里。其他的满德里(圈子成员)住在附近的一所房子里。招待所里只有我和巴巴。一天清晨,“达善”活动尚未开始,巴巴想洗澡。我四处寻找,却找不到一口烧水的大壶,也找不到点火的东西。房里屋外什么都没有。巴巴在等着,我很着急:怎么办?

我找来一些旧报纸,点着火,提个小壶在上面,希望至少烧点儿温水给巴巴用。显然,这效率并不高,我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来。就在这时,我看见有个人从远处走来。头上顶着个大铜壶。我走上前,请他别过来,那会打扰巴巴:“你来这儿做什么?你想要什么?”

原来这个人是当地的一个巴巴爱徒。他很穷,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他说送了壶热水,以便巴巴想洗澡时用。这让我惊奇不已,巴巴刚说想洗个澡,几分钟之内,就有人送来一大壶热水。不仅如此,我后来听说,他住得很远,要走一大段路才到。没有人让他送水,他完全是受内心的驱使而来的。我衷心地感谢了送水人,立刻把热水提进屋子,让巴巴洗澡,随即便完全忘了这件事儿。

多年后,在起草“阿瓦塔美赫巴巴信托契约”时,巴巴提出不同的受益人的名字,其中的大多数人我们都认识。他们都是那些把一切都献给了巴巴事业的人。美赫巴巴,完美的化身,也一一安排了在他离开肉身之后,他的圈子成员的生活保障。突然,巴巴添上一个让我们吃惊的名字。他就是那个多年前送热水的穷人。在安得拉邦的巴巴爱徒中间,只有两个受益人,他乃是其中之一。你们看,主与我们多么不同!我谢了那个人,便把他抛在了脑后。巴巴当时在屋子里面,什么都没说,却没有忘记送水的人。人道谢并忘却。主不总是道谢,却记住。

——译自《曾经如斯——跟美赫巴巴一起生活的故事》(That’s How It Was, Stories of Life With Meher Baba, Sheriar Foundation, 1995)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5 09 , 8:07 am 发表主题:

--------------------------------------------------------------------------------

下面的故事是美赫巴巴的妹妹兼门徒玛妮(Mani Irani)讲的:

巴巴离开肉身之后不久,埃瑞奇说:“现在不是开始考虑我们自己的时候。我们必须继续愉悦巴巴,继续做他要我们做的一切。”埃瑞奇的话起了作用,我们努力放下悲痛,做该做的事情。

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我们的心里很少有空间来考虑自己的情感。1969年在普那举行的“大达善” 活动结束之后,我们回到麦拉扎德,才第一次有机会去想我们自己,想我们的情感,回忆过去,并悄悄地表现我们的悲哀。

回来两天后,埃瑞奇要我去取巴巴让我保存的一些文件。我回到女门徒的住处,就把这事儿给忘了。那是早上。等到了夕阳落山、快掌灯的时候,我突然记起这件事儿,赶快打开箱子,找到文件,往男宿舍的方向走去。埃瑞奇不在屋里,我看见他在水龙头下洗脸,就说:“埃瑞奇,文件在这儿。”他没回答,洗完脸,用毛巾擦了一下,不回屋,却径直朝田间走去,只是对我说了一声:“来。”

我跟着走过去,天已黑了,埃瑞奇站在田埂上,我站在他旁边。他说:“你听见了吗?”我仔细听,果然能听见从田野另一边,传来羊的不断叫声:“Baa-Baa, Baba-Baa, Baa-Baa…”,就像是在呼叫巴巴的名字一样。我说:“是的,我听见了。”我意识到有牧羊人把羊群圈在田野里过夜。他们有时候会这样做,往往用荆棘搭个临时羊圈以保护羊群。

埃瑞奇又说:“你能看见吗?”我仔细看,因为有些羊是白色的,它们不安地来回走动,所以我能够看见它们。我说:“是的,我能看见羊。” 埃瑞奇说:“不是,往左边儿看。你能看见左边儿的东西吗?”左边儿什么都没有。天很黑,但我慢慢看见一个更黑的影子,看起来像个大石头,离羊圈不远。念头在我脑子里奔驰,那会是一块石头吗?不,那不是石头啊。我突然意识到那是一个人——牧羊人,他就坐在那儿,如岩石一般静默,身上披着家织的毯子。

埃瑞奇说:“那些羊觉得牧羊人不在了,遗弃了它们。它们不安地呼叫他,寻找他;但牧羊人却坐在那儿,看守着自己的羊群,保护着它们,面对着它们,注视着它们。他会默默地在那儿坐一整夜,面对着它们,看护着它们。他是不会离开的。破晓时,那些羊会发现牧羊人从未离开过它们。他一直就在那儿。”

——译自《转动钥匙》(The Turning of the Key by Bill Le Page, Sheriar Press, 1993)

译者注:“大达善”(1969年4-6月)是由美赫巴巴生前亲自安排的达善活动。巴巴说:这次达善将不同于以往的任何达善,那时他将躺着接见爱徒,并且问身边的门徒:“我这样做,爱徒们不会介意吧?”门徒以为他是因为身体不好才那样做的,回答说当然不会介意,谁都没有预料到他于1月31日就离开了肉身。

虽然美赫巴巴已经离开肉身,但参加达善的几乎每一个人都感到巴巴在场。《转动钥匙》的作者Bill告诉我说:他在巴巴的座位前顶礼时,感到巴巴有力地拥抱着他的双肩,跟巴巴在肉身时的拥抱毫无两样。有很多令人感动的故事,其中一个是:早上9点达善开始时,埃瑞奇走到话筒前说:你们践约了——与神的预约(You have kept your appointment with God)。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5 14 , 7:29 am 发表主题:

--------------------------------------------------------------------------------

爱的清池

一次有人问我:“埃瑞奇,我们向巴巴的椅子顶礼,假装他就在这儿。我们是不是在哄骗自己啊?”我说:“是的。不过,这却是有意义的哄骗。因为这个哄骗有一天会让我们发现:当我们说巴巴不在这儿时,那才是在哄骗自己。有一天我们会亲身体验这个真理——巴巴一直在这儿,除巴巴外,什么都不真正存在。那时我们将会明白:说巴巴不在这儿,才是自我哄骗。”

这叫我想起一件事儿。那是1952年巴巴访问美国期间。有个女子来见巴巴,她在1935年第一次见到巴巴。她为自己这些年间的生活方式感到很不安,并认为自己给巴巴增加了痛苦。巴巴让她别担心这些,因为他爱她。第二天,她见巴巴时,又开始难过起来,说自己的弱点给巴巴带来了痛苦。巴巴再次安慰她:“我爱你,”并接着说:“别担心你的弱点。它们最终都会离去;即使它们迟迟不去,爱总有一天也会吞噬它们。一切都会消失在爱的海洋里。因为我爱你,所以你内里也会有一个爱的清池。当你颓丧消沉,因弱点而跌倒时,去那个清池里浸一浸,爽爽神。你内里的这个爱池,是我的爱的清池。它总是在那儿。即使你每天都在那个池里洗刷自己的弱点,它也总是保持清澈。别担心。巴巴爱你,这才是最重要的。”

巴巴也经常安慰我们:“你们跌落,你们绊倒;你们要是不跌倒,我怎么能够行使我的无限慈悲呢?记住:当你们绊倒时,我的手就会伸出把你们提起来。”

最重要的是记住巴巴。不要老是担忧你的弱点,你的错误和你的失败;那无济于事。在爱之道上,重要的是开始越来越多地想巴巴。

——译自《曾经如斯——跟美赫巴巴共同生活的故事》(That’s How It Was, Stories of Life With Meher Baba by Eruch Jessawala, Sheriar Foundation, 1995)。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5 16 , 5:17 am 发表主题:

--------------------------------------------------------------------------------

迪娜的故事

1930年代,美赫巴巴把灵性社区搬到Nasik。他的大部分男女门徒都是单身,但也有几个门徒已经成家,跟家人一起住在家属区。纳瓦夏和迪娜•塔拉提(Navalsha和Dina Talati)夫妇就是其中的一家。1935年4月,迪娜生了重病,纳瓦夏很替她担忧。巴巴对他说迪娜不会发生什么事儿。为了安慰他,巴巴还说迪娜会活过纳瓦夏本人,他最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纳瓦夏后来早于迪娜很多年去世)。

医生给迪娜开了一个疗程的注射,20-24次。迪娜最恨打针,死活不愿。家人和医生怎么劝都无用。最后请巴巴来,她还是拒绝了,哭诉道:“巴巴,您知道打针的滋味吗?您要我打20到24次?!我受不了,怕极了!”巴巴让她平静下来,说:“好吧,你打一针,我打一针。这样我们俩儿分着打完一个疗程。现在你同意吧?”

迪娜却愈发难过了。她不想让巴巴分担疼痛,并同意一个人打完整个疗程。但这次却轮到巴巴不同意了!他坚持自己打一半,并把这个决定通知了医生:每隔一天,医生都来到巴巴的住处,给巴巴打一针,并且让迪娜每天在场。巴巴打第一针,迪娜第二天打一针。

有一天,轮到迪娜打针,医生还未到,大伙儿都坐在巴巴的身边。他给门徒解释为什么一切万有都是乌有,最后说:“整个宇宙都是个零。”然后转向迪娜,说道:“你明白吗?所有这一切,包括你的丈夫和孩子,这一切都不过是一个土豆!你相信吗?”

她回答说:“是的,巴巴。我相信,因为您这么说。我不知道,但我绝对相信你。”巴巴说:“这有什么需要知道的?当什么都不存在时,哪有什么知道不知道的问题!”

迪娜回答说即使整个世界什么都不是,但对于她来说,这一切都存在;她看见、摸到并体验这一切,包括巴巴。对于她来说,巴巴在那儿,其他的人和物也都在房间里,她怎么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个土豆呢!不过,她相信巴巴,所以接受巴巴的话。巴巴结束了这个话题,说:“别再去想它了!你会知道的。”

过了一会儿,医生来了,巴巴让迪娜去另一个房间打针。几分钟后,医生打完针出来,对巴巴说迪娜死了。巴巴让他回去检查一下。医生再次回话说迪娜的脉搏和呼吸都停止了。巴巴让他再进去仔细检查一下,并派一个人跟医生一起进去。俩人都回来说迪娜不在了。这时巴巴站起来,进了迪娜的房间。他站在床上,把一只脚放在迪娜的胸口。下来后,让医生再检查一下。医生说有心博了。巴巴让他跟迪娜呆在一处,让她静静地躺着,等巴巴叫他们时再起来。过了一会儿,巴巴叫迪娜过来,让她坐在自己身边,问她:“现在告诉我——那是不是个土豆?”她答道:“是的,巴巴。”(在印度,‘土豆’表示零,什么都不是)——这个话题就此结束。

很多年后,人们问迪娜当时的感觉,她只是说,那其实没有什么可说的。她仅仅记得睁开眼时的巨大平静和喜悦。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她一无所知,甚至巴巴把脚放在她胸口,她都不知道。不管你怎么问她,她都只是笑笑——也许“什么都不是”的微笑。

译自《美赫巴巴的神圣人性》(The Divine Humanity of Meher Baba by Bill Le Page, 2004)

返回页首


Sambhavapaya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1-24
帖子: 593
:

51291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5 16 , 1:05 pm 发表主题:

--------------------------------------------------------------------------------

愿巴巴早日赐我以土豆,阿门。

返回页首


Akhald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1-26
帖子: 251
:
来自: Pandatznokh
2502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5 17 , 1:17 pm 发表主题:

--------------------------------------------------------------------------------

无论是熟土豆,或生土豆;
无论是甜土豆,或发芽的土豆;
哪怕“‘什么也不是’的微笑”也是一粒土豆,
它们的“土豆性”是无改的事。
虽这样,还是等待着…巴巴给我土豆!

_________________
...
如果我們不急於尋求下一個成功,而僅僅注意到苦的熄停,我們就向著純淨、燦爛與平靜來開放自己了;我們允許自己的心完全地品味當下。那么一切所謂“日常經驗”都會綻放與敞開,絕美一如金色蘭花般莊嚴,它持續的獲得燦爛與明晰。

返回页首


凤翔
瑜伽士


注册时间: 2005-03-25
帖子: 53
:

4078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5 17 , 3:15 pm 发表主题: 信心

--------------------------------------------------------------------------------

爱 是那永恒的旋律.
你确定了那神圣的爱
就只要信
有信就总能胜得过自己那魔王的头脑.不论,它理解与否?
这就是不二法门.
_________________
凤翱九天

凤凰涅槃

返回页首


loooge
Newcomer


注册时间: 2005-04-27
帖子: 1
:

36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5 21 , 7:00 am 发表主题:

--------------------------------------------------------------------------------

我爱你巴巴!
我渴望
感受你的分分秒秒,
聆听你的字字句句。


亲爱的甜心!
我发的email为何音讯全无?
我求的《语录》何时能予?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5 21 , 7:28 am 发表主题:

--------------------------------------------------------------------------------

亲爱的loooge:

我是每封email必回,每本《语录》必寄的呀。巴巴的事业,我敢“音讯全无”吗?:(

可能没收到,要不,你再发一次吧。


页首
 用户资料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3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_BY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