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央之界论坛

Boundless Space
现在的时间是 2024年 2月 25日 周日 12:30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4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美赫巴巴是谁?
帖子发表于 : 2006年 6月 30日 周五 8:30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美赫巴巴是谁?
前往页面 1, 2, 3, 4, 5 下一个

Boundless Space 首页 -> 阿瓦塔·美赫巴巴– 進化+內化=無旅之旅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2 25 , 5:39 am 发表主题: 美赫巴巴是谁?

--------------------------------------------------------------------------------

美赫巴巴说:“我是你内里,促使你问这个问题的那。”

他又说:“我离你,比你的呼吸都要近。”

我发现,试图谈那离自己最近的,却是最难的事情。 一位朋友说:“我发现很难描述BABA,当我说他的文字,我觉得不止是这些,于是我描述他的故事和他的人,仍觉得不止这些。这一切加在一起觉得也不是。。。”

的确如此!去印度,见到跟随美赫巴巴几十年的门徒。问他们“美赫巴巴是谁?”他们也很少直接回答,而是讲巴巴的故事。也许,有限者永远都不能够满意地谈那无限者。但身处二元的我们,又需要二元的upaya(方便),以最终超越二元。

在本专栏,我们将从不同的方面,用我们所能用的语言,和我们所能听懂(即使是一部分)的故事,来尽量客观地介绍阿瓦塔美赫巴巴。

今天(2月25日)是美赫巴巴的生日。就先从巴巴的父母说起: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2 25 , 5:49 am 发表主题:

--------------------------------------------------------------------------------

美赫巴巴的父母

美赫巴巴原名默文•希瑞亚•伊朗尼,于1894年2月25日生于印度浦那。他的父亲希瑞亚(Sheriar Mundegar Irani)和希芮茵•伊朗尼(Shireen Irani)都是波斯裔琐罗亚斯德教徒。

希瑞亚(1853-1932)出生在伊朗,很小就失去母亲,帮父亲看守“静塔”,经常目睹死亡,生出要究竟生死的强烈愿望。12岁时,希瑞亚告别家人,口念“耶兹单”(Yezdan,琐罗亚斯特教的神名),去寻找上帝。他靠乞讨为生,露宿野外,遇到过各种宗教背景的圣徒、瑜伽士、弃世者和圣人,有时跟一些苏非结伴而行。

希瑞亚从不知畏惧。小时候,为了不让一个小孩的尸体在葬礼前被乌鸦吃掉,竟把死孩子绑在自己身上,睡着了。他在流浪期间,曾遭遇一只老虎。他不停地持耶兹单的名,老虎跟他对视了一夜,却在早晨自动走开。

有一次,希瑞亚在沙漠里,因口渴而晕倒,醒来后看见一老一少两个身影,给他水渴。等他喝完水,抬头道谢时,两个身影却不见了。(美赫巴巴后来在谈到阿瓦塔和至师的特使时,便以父亲的例子,来说明上帝对求道者的照顾。)

希瑞亚在伊朗、印度和今巴基斯坦地区,流浪了18年,历尽万苦,却仍未得到他想要的——上帝。在绝望中,他决定尝试一种叫“chilla”的苦行:在地上画一个圈,并在里面呆40天,不吃不喝不睡。但这很危险,很少人这么做。希瑞亚在圈中呆了30天之后,感到极度虚弱,就出了圈子,晕倒在附近的河边。醒来后,他极为难过,感到这么多年的苦行都是一场徒劳。这时,一个内在声音告诉他:“你想要的和想见的,你命中注定得不到。得到他的是你的儿子,你通过儿子才能得到他。”

希瑞亚流浪到浦那的姐姐家。数年后,在姐姐的安排下,39岁的希瑞亚与邻居14岁的女儿希芮茵成亲,共同生育了7个子女(5男2女,美赫巴巴为次子)。为了养家,希瑞亚先后做过园丁,房地产生意,开茶馆。

希瑞亚不善言谈,靠自学能够读写波斯语、阿拉伯语、古吉拉特语和马拉地语,并酷爱哈菲兹的诗。他天性善良,慷慨。亲戚朋友都很敬重他。

他的生意伙伴Mulog利用他的善良和信任,让他在空白纸上签字,结果把他们合开的四个茶馆都弄到自己的名下。希瑞亚破了产,又丢了官司,却托人给Mulog带去下面的话:

“我完全原谅了你所做的一切。若是有一天你想求我宽恕,我可能已不在人世,因为我已经老了。所以要记住:你没有任何理由来求我的宽恕,因为今天我已经彻底饶恕了你。现在仅仅是你和神之间的事情了。”(30后,Mulog临终前,为之忏悔。)

据美赫巴巴的妹妹玛妮说,她从记事起,希瑞亚的嘴唇总是不停地嚅动:“耶兹单,耶兹单”,即使在法庭上,也不例外。

美赫巴巴说:“我的父亲,在世上找不到第二个。正是因为他,我才生为他的儿子。”

希瑞亚于1932年4月30日在孟买去世。当时,巴巴和一些门徒在英国。30日半夜,巴巴突然拍手,把门徒Adi K Irani 叫进房间。他用手指指下巴,然后双手往空中一伸。Adi不解。第二天接到电报,说巴巴的父亲于30日夜在孟买去世。Adi这才明白巴巴的意思,下巴表示胡须,是巴巴对老头的手势。

当时,巴巴的两个门徒弟弟随巴巴在英国,另一个弟弟和其他门徒在中国等候巴巴。只有母亲和小妹在家(大哥早逝,大妹夭折)。巴巴安慰两个弟弟说:“死是必要的,就像睡眠。一个人从睡中醒来,发现原先的自己。而他死后,却发现自己在另一个环境和另一个身体里。死生都是梦。为了梦去喜哀有何意义?但父亲的死却不是睡眠。他已经超越了这点,现在永远地醒着!他已获Mukti——解脱!“


美赫巴巴的母亲希芮茵(1878-1943)受过良好的教育,端庄聪慧,据说是当时浦那城的波斯“三美人”之一。

与丈夫不同,希芮茵比较“现实”,跟Mulog打官司时,她听律师的主意,要希瑞亚否认自己的签字。但希瑞亚拒绝了,安慰妻子说:“他来世要偿还的。”她不无讽刺地答道:“那时候,我又不在那儿!”

希芮茵虽然对灵性不感兴趣,却在默文出生前后,有过几个“奇梦”。在默文出生前几个小时,她梦见一个太阳似的人,坐在马车里,由几个人拉着,旁边成千上万的人(包括她自己)仰视着他。默文出生后,她又梦见一个印度教装扮的女神,从他们家院子里的水井里出现,膜拜并向她索要婴儿默文。

遇到巴巴简后,默文失去普通意识,整整九个月不吃不睡,甚至很少喝水。希芮茵请来浦那城最好的医生,但他们都束手无策。最后,希芮茵去见巴巴简,质问她对自己儿子做了些什么。巴巴简答曰:“什么?你儿子?他是我的儿子。他将震撼全世界!”

她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希望他当个名医或科学家。就在美赫巴巴被公认为灵性大师,且有众多东西方门徒之后,母亲仍然催促他成家立业。巴巴说:“跟谁成家啊?我在每个人身上都看见我自己,我哪能跟自个儿结婚呢?

母子之间的关系很幽默。希芮茵喜欢鱼。有一次,希芮茵看儿子时,悄悄托人买条鱼做来吃。巴巴看见很不高兴:

“母亲,你可以在浦那吃鱼,但这儿不行。在我的灵修院,谁都不能吃肉吃鱼。”

“你是谁,敢阻拦我?”

“我是神。”

“对别人,你可能是神,但对我,你永远是我的Merog(她对巴巴的昵称)。医生说吃鱼对我的糖尿病有好处。你拦不了我。”

这时,突然串出一只野猫,刁起整条鱼就逃。

“Merog,你怎么这样烦我?你就是不想叫我吃,才派它来!”

“现在你相信我是神啦?”

“对别人可能是。对我,你永远是我淘气的Merog。”

巴巴开怀大笑,厨房里的人也充分享受了这场幽默。

希芮茵很喜欢埃瑞奇的母亲Gaimai——巴巴的几十年的亲近门徒。有一次巴巴说,他七百年后再来时,Gaimai将成为他的母亲。希芮茵说:“千万别做阿瓦塔的母亲!悲惨不堪!你没看见我的遭遇——怎样受外人侮辱,不得安宁!”

当时,浦那城的波斯人中,有的不接受美赫巴巴是琐罗亚斯德再来,甚至反对巴巴,并且排挤和讽刺希芮茵。(后来,他们很多人都成为巴巴的跟随着。)但她很勇敢,从来不低下高傲的头。

美赫巴巴的妹妹玛妮回忆说:她有一天放学回家,看见母亲坐在巴巴的衣柜前,腿上放着巴巴旧时的衣服,悄悄地流泪。最后,就连希芮茵也不得不放弃了对巴巴的一切世俗希望。有很长时间,巴巴的四个兄弟都跟随巴巴,后来,父亲去世,妹妹年幼,家全靠母亲支撑。

玛妮评价说:“可怜的母亲!嫁给一个弃世者,生了一个阿瓦塔!”(丈夫接济穷人,出手大方。美赫巴巴“下降”期间,母亲让他帮助照看茶馆,他一有空儿,就坐在门口,扔钱币给乞丐。)

1943年,希芮茵在她最钟爱的儿子的生日——2月25日——去世,享年65岁。美赫巴巴听到消息,立刻回到浦那,他未进家门,在不远处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巴巴说:“好在母亲走在我回来之前。如果我在场,就不会让她走,那样她会受很大的苦。现在她已获解脱。”

两天后,他又对家人说:“母亲为我的工作出了很大力。她演完自己的角色,就回到我这儿。她异常坚强和无畏。父亲去世时,她独自在浦那。正是因为她的非凡勇气,我才能带上你们三个。现在她已摆脱一切尘世烦劳,很幸福。”

希芮茵临终时,邻居Gaimai在她床边,令Gaimai惊奇不已的是,她清楚地看见很多金色的小手从希芮茵的鼻孔里不断地流出,在她的尸体上飞舞,最后,一对跟常人的手一般大的手涌出来,这些金色的手围绕着尸体飞舞了一会儿后,慢慢地旋转着飞走了。

美赫巴巴的父母合葬于麦拉巴德山美赫巴巴的陵墓附近。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tian xin on 星期日 2005 02 27 , 5:38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Akhald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1-26
帖子: 251
:
来自: Pandatznokh
2501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2 25 , 11:40 am 发表主题:

--------------------------------------------------------------------------------

Avatar Meher Baba Ki Jai !
Avatar Meher Baba Ki Jai !
Avatar Meher Baba Ki Jai !
Avatar Meher Baba Ki Jai !
Avatar Meher Baba Ki Jai !
Avatar Meher Baba Ki Jai !
Avatar Meher Baba Ki Jai !
_________________
...
如果我們不急於尋求下一個成功,而僅僅注意到苦的熄停,我們就向著純淨、燦爛與平靜來開放自己了;我們允許自己的心完全地品味當下。那么一切所謂“日常經驗”都會綻放與敞開,絕美一如金色蘭花般莊嚴,它持續的獲得燦爛與明晰。

返回页首


AmritaNadi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2-17
帖子: 50
:

3285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2 25 , 4:10 pm 发表主题:

--------------------------------------------------------------------------------

向亲爱的AVATAR MEHER BABA献上我毫不犹豫的顶礼!

返回页首


Sakshiv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2-09
帖子: 113
:
来自: Sahajawastha
1797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2 25 , 4:38 pm 发表主题:

--------------------------------------------------------------------------------

We also cannot say that God is One. The idea of oneness limits Him, and He is infinite. So we can only say that God IS. We can only say that in the Beyond state, where there is no beginning or end, nothing exists but God. By saying that, we mean that except God there is nothing. Thus, nothing exists! Now we will see how this Nothing is this whole universe!

There is nothing except God. So this "nothing" IS in God in a latent form. If there is only God, then He is everything. So in this infinite everything, there is this latent nothing – but nothing IS.
——Meher Baba

********
PS. TIANXIN,upaya正是翻译为“方便”。
Jai Baba!
_________________
*********
we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n't need
we don't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 need
*********

返回页首


M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4-11-28
帖子: 37
:

2466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2 25 , 10:17 pm 发表主题:

--------------------------------------------------------------------------------

Avatar Meher Baba Ki Jai !

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人
眼神中有恒常悲智的天真之光
能闻其名见其貌已是今生最为荣耀之事!


Let these words be inscribed on your heart.
Nothing is real but God
Nothing matters but love for God
(Meher Baba)
_________________
love simpleness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2 26 , 8:57 am 发表主题:

--------------------------------------------------------------------------------

Jai Baba to you all!

下面是美赫巴巴的门徒和传记作者宝·喀丘瑞为巴巴生日口述的讯息:

Bhau’s Birthday Message for Meher Baba’s 111th Birthday

Beloved Avatar Meher Baba Ki Jai!

(From messages composed for the Challapalli and Vijaywada Centre
Celebrations, dictated on Thursday, 10th Feb 2005)

*****

For the sacred occasion of the celebration of Beloved Avatar Meher
Baba’s 111th Birthday, I offer the following prayer:

May Beloved Avatar Meher Baba bless us, who, all over the world, are
celebrating His Birthday. May we ultimately realize that He is the One
Who is never born and Who never dies. May we also realize that He
lives eternally in everyone, and may He bestow the knowledge that we
are not every one, but One.

We have come in Creation to realize this fact.

May we all have the fragrance of His love, and may it help clean us
from all desires, temptations and attachments, so that we long more and
more to see Him and to become One with Him.

We have come into Creation for this reason.

With all love and Jai Baba to you,

In His love and service,

Bhau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2 26 , 2:06 pm 发表主题:

--------------------------------------------------------------------------------

胜利归于至爱阿瓦塔美赫巴巴!

在至爱阿瓦塔美赫巴巴111岁生日这个神圣的日子,我献上如下的祷文:

愿至爱阿瓦塔美赫巴巴赐福于我们——在全世界庆祝他生日的人。愿我们最终证得他就是未曾生、未曾死的那一个。愿我们认识到他永存于每一个人的内里,愿他赋予我们这样的知识——我们不是“每一个”,而是“同一个”。

我们来到造物界,就是为了证悟这个事实。

愿我们都获得他的爱的馨香,愿这种爱清除掉我们的一切欲望、诱惑和执著,使得我们越来越渴望见他,与他合一。

我们来到造物界,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爱!Jai Baba!

在他的爱和服务里

宝·喀丘瑞

返回页首


柔如彩虹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1-08
帖子: 42
:

519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2 26 , 4:33 pm 发表主题:

--------------------------------------------------------------------------------

翻译得很好,感谢tian xin!

巴巴的故事很美也很感人,感谢上帝!

返回页首


云山风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2-15
帖子: 19
:

2667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2 28 , 6:06 pm 发表主题:

--------------------------------------------------------------------------------

从这个论坛首次接触到美赫巴巴,很感兴趣。很想知道有没有完整的巴巴的中文译著出版?另外,巴巴与奥修之间,有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他们有没有互相谈起过对方?请知情人赐教!谢谢。
_________________
青山元不动
白云任去来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2 28 , 6:23 pm 发表主题:

--------------------------------------------------------------------------------

你好云山风,

《美赫巴巴语录》已出版。可联系:
tianxin@meherbabachinese.com

据我所知,奥修在书里提到过美赫巴巴(这里的Sakshin可能知道得更详细),但美赫巴巴没有提到过奥修。

返回页首


云山风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2-15
帖子: 19
:

2667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01 , 7:14 pm 发表主题:

--------------------------------------------------------------------------------

tianxin,谢谢你。
我已查到了奥修谈论美赫巴巴的相关文字,我原来就想,像奥修这样一个滔滔不绝的人,不谈到美赫巴巴是不太可能的。而美赫巴巴是个沉默的人,他没有提到奥修也就不奇怪了。
奥修似乎认为,在美赫巴巴静默时期由助手所写出来的书,未必皆是美赫巴巴的意思。他觉得不用嘴巴说而用手势说话是不自然的。
_________________
青山元不动
白云任去来

返回页首


云山风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2-15
帖子: 19
:

2667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二 2005 03 01 , 11:12 pm 发表主题:

--------------------------------------------------------------------------------

刚刚检索了奥修英文全集,事实上奥修谈美赫巴巴非常之多,只是我以前没有注意到而已。看到一些很精彩的评论。
另外,奥修的中文译本中也多次谈到美赫巴巴,如在《奥修喜欢的书》第八章:
“第七本是一本琼纳德会喜爱的人、梅赫巴巴所写的书。他静默了三十年。没有人曾经静默那么久。马哈维拉只静默了十二年,那是最高纪录。梅赫巴巴打破了所有的纪录。他一直在做手势,就像我讲话时一样,因为有一些事情只能用手势来说明。梅赫巴巴拋弃了文字,但是他无法拋弃手势。幸好他没有连手势都拋弃。和他住在一起的亲近人士开始记下他的手势,而这本在梅赫巴巴静默三十年之后所出版的书有一个奇怪的标题,那是一个很适合的标题。这本书的标题是「神言」。
梅赫巴巴活在寂静中也死于寂静中。他从来不讲话,但是他的寂静本身就是他的言论、他的表达、他的歌。所以这本书定名为「神曰」并不是很奇怪。

有一本禅宗的书上写着:说花朵不会讲话。那是错的,那是绝对错误的。花朵也会讲话。它当然不会讲英语、日语或梵语;它会讲花的语言。它会用它的香气来讲话。我很清楚这一点,因为我对香气过敏。我可以在几哩外听到花在讲话,所以我是以我自己的经验来说的。那不是一种譬喻。我再说一次,花朵也会讲话,但是它的语言是花的语言。神会讲话,不管他的声音听起来如何,对于梅赫巴巴来说这种事也是真实的。他用无言来讲话。”
_________________
青山元不动
白云任去来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3 02 , 5:06 am 发表主题:

--------------------------------------------------------------------------------

谢谢你云山风,

美赫巴巴是1925年7月10日开始沉默的,直到1969年1月31日去世,前后44年多,未发一言,即使在两次车祸发生时,在场的人也没有听见他发出任何声音。

当他告诉门徒说,他决定静默一些时间时,门徒问:“您将怎样教导我们呢?”美赫巴巴说:

“我不是来说教,而是来唤醒。”

在《宇宙讯息》中,美赫巴巴是这样说的:

“恒古以来,我曾经制定了不少的准则与戒律,然而人类却置之不理。人对神言的违背,使阿瓦塔的教义成为笑柄。人类不奉行他所教导的慈悲,反以他的名义发动圣战;不实践他所启示的谦卑、纯洁与真理,却让步于仇恨、贪婪与暴力。

由于人类对上帝在过去制定的准则和戒律置若罔闻,所以在本次阿瓦塔形体中,我保持沉默。你们想要、且已得到足够的言语,现在是把它们付诸实践的时候了。”

美赫巴巴的主要著作,都是他在英文字母板上“写”的。例如《神曰》的创作:一般是在其它工作的间隙,巴巴在字母板上点出一部分,随身门徒埃瑞奇记录下来,晚上在宿舍里整理出来,第二天读给巴巴听,巴巴认可后,定稿。据埃瑞奇说,有时是在火车上,他以手提箱当书桌,记录《神曰》的。有时候,巴巴同时用马拉地语、古吉拉特语、波斯语和英语四种语言。埃瑞奇在晚上一一翻译成英语,有时同宿舍的门徒交谈,他只好用毯子蒙着头,一手举着手电筒,一手“破译”巴巴的“联合国语言”。有时巴巴忙,中间隔很多天,但一有空,巴巴就从上次刚好停下的地方,接着授述。埃瑞奇说,巴巴的记忆力令他惊叹。

(《神曰》就是这样写成的:)

返回页首


Sakshiv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2-09
帖子: 113
:
来自: Sahajawastha
1797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3 02 , 9:52 am 发表主题:

--------------------------------------------------------------------------------

奥修在不同地方都谈到巴巴,20世纪70年代初,奥修准备在印度寻找可建立道场的地方,在多方视察了不同地方后,他敲定普那。他对门徒说:“因为这里刚有一位成道者去世,是美赫巴巴。”奥修常挂在嘴里的有四个人,拉玛那;美赫巴巴;葛吉夫;克里希那穆提。

巴巴尽管沉默,但还是提到很多人,他没提到奥修不是因为沉默,而是因为奥修在巴巴去世6、7年后才出名。对于美赫巴巴(或葛吉夫与克氏等),最好的方式是直接去理解,而不是透过奥修去理解。原因有二:
1、透过中介去了解别人,从本质上来讲对自己是很不负责的:)
2、奥修谈及别人是为了传递教导而利用的素材,因时因地,随兴而来,过时作废,不必当真。这是奥修特色!其书迷易将他的话当作能够反复使用的《说明书》,那往往障碍了自身的理解潜力。


_________________
*********
we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n't need
we don't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 need
*********

返回页首


云山风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2-15
帖子: 19
:

2667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3 02 , 11:22 am 发表主题:

--------------------------------------------------------------------------------

谢谢Sakshin的说明。
一个真正的大师不会因为任何他人的评论而失其价值;了解一个师父,最后当然要直接去与他相应。
但对我来说,奥修是无以伦比的师父,我喜欢看他对任何人或事的评论。虽然有戏说的成份,但这只是因时因地的机缘不同、或因真理的不同面向而作的看似不同的展示,至少在奥修说话的当时,当他说一个人是否成道这样的话题时,不会是戏说的。
我没有看到这个论坛有讨论过奥修对美赫巴巴和阿谛达的评论,也许这里的大人物都已经超越了这个阶段。但,奥修的视角对很多人仍然是有参考价值的。
奥修经常提到的四位成道的师父,正好我都有兴趣,且在我个人的视野中也认可他们。所以,当奥修说阿谛达是一个没有成道的人,这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意见。我当然应该去直接了解阿谛达,但我仍然关心别的师父对他的评价,包括这里的人对他的评价。
了解是综合的,不是吗?
_________________
青山元不动
白云任去来

返回页首


Akhald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1-26
帖子: 251
:
来自: Pandatznokh
2501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3 02 , 12:09 pm 发表主题:

--------------------------------------------------------------------------------

楼上的朋友,我非常欣赏你对奥修的忠诚。但你或许忽略了,这个论坛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奥修是无与伦比的”以及“奥修是PH试纸”,那就是为什么没有人“以奥修为标杆去衡量美赫巴巴或阿谛达”。即便是针对两者的讨论,也不一定要从奥修的立场出发。不是吗?

了解固然是综合的,但更是经验性的。去转述话语不是经验,而是对个人判断的外在肯定(或是用别人的判断代替个人判断)。因此,严格意义上,了解首先是直接从被了解的对象本身开始,这和综合性是不矛盾的。

从我的亲身体会来看,奥修对美赫巴巴或葛吉夫或克氏等人的评论,虽是肯定但亦存误解。就如葛吉夫的弟子所说:“很多人不喜欢G的,是源自一些其实G从未做过的事;而很多人喜欢G,也是源自一些G从来没做过的事。”而G自己说:“亲身去了解一个人,而不要只是通过别人(包括我)是怎么说他的来了解。”
_________________
...
如果我們不急於尋求下一個成功,而僅僅注意到苦的熄停,我們就向著純淨、燦爛與平靜來開放自己了;我們允許自己的心完全地品味當下。那么一切所謂“日常經驗”都會綻放與敞開,絕美一如金色蘭花般莊嚴,它持續的獲得燦爛與明晰。

返回页首


云山风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2-15
帖子: 19
:

2667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3 02 , 12:34 pm 发表主题:

--------------------------------------------------------------------------------

Akhaldan,谢谢你的说明。
我当然知道这里的人“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奥修是无与伦比的”,更没有要求这里的人“以奥修为标杆去衡量美赫巴巴或阿谛达”。即使像我这样喜爱奥修的人,也并不是以为“奥修是PH试纸”。这里你的逻辑转得太快了。我想要说的是,也许有人关心奥修的看法,但这里并没有这方面的讨论,因此我转贴一点这方面的材料,如此而已!转述话语者本身并不仅仅依赖于他所转述的,先前已说明我关心奥修的看法的缘由,但同时经验的了解当然是更直接更彻底的了解。然而,在真正了解一个人之前,我不会完全拒绝他人的介绍,尤其是我信任的人的介绍,如果没有人介绍,或许根本就没有去亲身了解一个人的机缘。所以我也重视你和其它几位同志的经验介绍,这正是我所说的“综合的了解”。不是吗?对于阿谛达,我目前还没有任何看法,因为我还没有和他发生真正的关系。
_________________
青山元不动
白云任去来

返回页首


Akhald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1-26
帖子: 251
:
来自: Pandatznokh
2501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3 02 , 1:43 pm 发表主题:

--------------------------------------------------------------------------------

云山风,看来是我误解你的意思了。

好吧,我先说点。我是在7年前年阅读《隐藏的和谐》这本书时首次知道美赫巴巴的。很幸运,1个月后我在某位朋友处就看到他的照片(书的封面)。第一眼我就被他的眼神吸引,那是我仅通过照片就感觉其悲悯而深邃眼神的第一人。从这个角度来看我非常感谢奥修——那的确是机缘,我同意。

接下来就我对两者的了解,我愿谈谈奥修对巴巴的评价。刚好我看过些(包括英文演讲的)评价。首先,读奥修应注意一个问题,奥修在评述他人时总是站在自己的方法论立场来说。这常导致片面或牵强(譬如对葛吉夫的误解,我曾就此写过很多文章,恕不赘言)。

奥修认为美赫巴巴静默期由助手所写的书未必是巴巴的意思。但他这么说有一关键前提,即奥修认为会这样是因助手没有给巴巴看那些要出版的内容。但事实是助手(即巴巴内圈成员)在出版前(例如《神曰》)是经巴巴审阅及同意的(甚至包括由别人所著的记述巴巴与MAST工作的书-《行道者》)。巴巴在1925年也曾亲自写过书(快要出版了),但奥修现已不在,所以无从再知道:)

其次,我没见过奥修说“觉得巴巴不用嘴巴说而用手势说话是不自然的”这句话,如有原话请转来。我需要看上下文(不过假如真有这句话,我也能想象奥修是怎么说的)……奥修认为,一个师父的行为是对门徒的设计,所以他经常站在自己的设计立场去谈论其他大师的设计理念是否适宜。但问题在于:1、一个师父的设计是针对在场弟子而言,是否适宜要看当时情况及事后结果,并没有所谓“何谓自然何谓不自然”的设计理念的通则。2、不是所有的行为都是设计,有些行为本身是在更宽广层面上工作,而不是针对普通层面之理解的。比如巴巴的沉默以及他与MAST的工作。

“针对门徒/同时针对宽广的隐秘层面工作”是所有伟大老师共有的特征——无论这些老师在印度还是埃及,在波斯还是西藏。反而,奥修在2上有些缺乏,所以他一贯以1角度作出发点。如前所述,这个出发点在很多方面固然正确,但在很多涉及2的方面则不可避免导致片面或牵强。

事实上,美赫巴巴也不是一直沉默,TIANXIN写了那个过程,开始他是使用字母板。我非常喜欢看他使用字母板的方法,欣赏那种敏捷与专注,同时无比的放松。而他最终放弃字母板以后,那些光辉就更鲜明的反映在他的动作与表情上。对我这样一个喜欢文字的人来讲,面对巴巴时,就像面对一首大圆满祖师的“朵哈(道歌)”,反倒无须太多语言了,仅仅本身的呈现——就够了。

至于阿谛达,可以在阿谛达的版面去谈。
_________________
...
如果我們不急於尋求下一個成功,而僅僅注意到苦的熄停,我們就向著純淨、燦爛與平靜來開放自己了;我們允許自己的心完全地品味當下。那么一切所謂“日常經驗”都會綻放與敞開,絕美一如金色蘭花般莊嚴,它持續的獲得燦爛與明晰。

返回页首


云山风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2-15
帖子: 19
:

2667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3 02 , 2:40 pm 发表主题:

--------------------------------------------------------------------------------

Akhaldan,谢谢你诚恳地谈出你的体会。
我正是通过奥修才接触到克和葛的,但我一直没有注意到巴巴。昨天晚上我查阅了奥修关于巴巴的评论,但我不知如何剪贴。我记得奥修说他接触过巴巴的写作时的助手,并且问他是否确认那是巴巴的意思?助手回答说他觉得是,而且巴巴并未提出异议,奥修说巴巴对任何东西都没有提出异议,他接受存在。奥修似乎感觉,用那种方式写出来的书并不能完全代表巴巴。奥修对巴巴所做的你所说的“2”层面的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在"Sermons in stones"一书的第一章,奥修曾经详细讲解过巴巴等四位师父工作的方式,虽然只是他的一家之言,但极有意味。
_________________
青山元不动
白云任去来


页首
 用户资料  
 
 文章标题 :
帖子发表于 : 2006年 6月 30日 周五 8:38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美赫巴巴是谁?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5 下一个

Boundless Space 首页 -> 阿瓦塔·美赫巴巴– 進化+內化=無旅之旅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Sakshiv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2-09
帖子: 113
:
来自: Sahajawastha
1797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3 02 , 11:14 pm 发表主题:

--------------------------------------------------------------------------------

云山风 写到:
我不认为他有“自赞毁他”的动机,可能是他活在当下的缘故,他缺乏精确计算、周密运思的习惯,当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说话,而并未经过计算与思考,而只是当下呈现的时候,他难免会有事实上、知识上的错误,而他的演讲只是把他当下的存在展现出来,以影响听者回到当下的警觉中来。无论他说什么,他只是把他的存在带入到他的话语中,从这个特定的状态出发,一切事实与逻辑都不在他的顾虑之中。这正是他说话中醒意与诗意的语言背景。也正由于此,不必把他对于事实的陈述看得很认真。



当下——是个暧昧的词。我所知的只有三种当下。

第一是GURDJIEFF的,那是一种注意力全面展开式的当下。这种当下是独特的,并且是使机能各司其职的。因此不会产生任何情绪或理性上的信口开河——因为信口开河本身代表着一种不当下的状态。

第二是原始佛教的当下,那是对五蕴及名/色的如实觉察,它也不会产生任何口不择言的一时之快,因为这是不符合如实觉察之本意的。

第三是不二论(泛指金刚乘、吠檀多、KS以及其他)。他们无一例外对当下的意思是明觉相续的展现,或SELF(ATMAN)稳固的流淌、或SIVA意识自发的开展。可是这都不是说“当下者会引用错误”。

我觉得,引用错误就是引用错误,不必灌以“当下”的美化。

而且,如果云山风真不会把他的话当真,就不会连夜搜索他对别人的评注了。所以从客观讲,很多奥修读者并不是不把他的话当真,而是十分当真。甚至当作评判其他事物的基石,这是很多人都看到的实际现象,不是几个人的偏见。
_________________
*********
we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n't need
we don't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 need
*********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8:01 am 发表主题:

--------------------------------------------------------------------------------

关于Adi与奥修的“会见”

今早,一位知情者告诉我:

“美赫巴巴的门徒Adi与奥修的唯一一次“接触”,是1970年代,奥修的女秘书(当时在奥修的圈子里很走红,后来被贬的女弟子)到阿美那伽“阿瓦塔美赫巴巴永久慈善信托”处,购买美赫巴巴的书。当时接待者是Adi K Irani。”

知情者叫Bill Le Page,已80岁,从五十年代就认识Adi。Bill每年都去印度一到数次,看望巴巴的Mandali(亲近门徒)。他也记不清已经去印度75次,还是80次了:)

Bill跟美赫巴巴的Mandali有长期和密切的联系。他说:“Adi,包括美赫巴巴的所有男女Mandali成员,个个都是人中之人,绝不可能去见奥修。。。”

余下的,俺就不转述了:)

返回页首


云山风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2-15
帖子: 19
:

2667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8:27 am 发表主题:

--------------------------------------------------------------------------------

Sakshin,谢谢你的提醒。
当下只是说明他在当下是有意识的,但并表明他在当下是全知的,不管是哪一种当下,活在当下的人并不意味着他引述、记忆等涉及事实的方面不会有错误。
我说不看重他对于存在事实的误述,因为存在的事实不会因任何人的陈述而改变;但我并不是说我不看重奥修的洞见,奥修的话中含有深刻的启示。但是,任何说出来的东西,只能是一个有限的表述,它的局限无可避免。因其是者而观之,万物莫不是;因其非者而观之,万物莫不非。
我前面已表达我对奥修的热爱,所以“连夜搜索”一点都不奇怪。爱一个人并不等于去接受他事实上的错误,但对我来说,他的问题也正是他的可爱之处。
tian xin,我可以感受你对巴巴的爱,在这里过多地谈奥修,也许不是你原意看到的。但不要着急,很快就会回到巴巴的主题上来。
关于那个见奥修的人,奥修的前述引文中明确地说是他经常和Adi K Irani见面的。也许是在奥修未成名之前,那时奥修就单独和各方面的人会见。如果说巴巴的人都是人中之龙,就不可能去见奥修,这明显带有过度的自宗崇拜的色彩。真正的人中之龙,什么人不可以见呢?
_________________
青山元不动
白云任去来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9:53 am 发表主题:

--------------------------------------------------------------------------------

云山风朋友,

也许我没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

美赫巴巴曾不止一次地告诫门徒和跟随者:不要评断其他的灵性导师,要敬而远之。因为一个人自己未达到一定意识层面之前,是不可能确定别人的灵性地位的。

美赫巴巴的门徒,都是绝对服从巴巴的人。他们不去见奥修,是因为巴巴的命令和对巴巴的爱。

说他们是人中之人,不可能去见奥修,则是我的“以己度人”:)
如果让你感到“明显带有过度的自宗崇拜的色彩”,那只能说我离真正的Baba lover还很远。美赫巴巴的门徒是绝不会让你有丝毫的这种感觉的。

巴巴的爱徒里,有很多人的配偶或家人,并不是所谓的“巴巴爱徒”,但他们去印度,巴巴的门徒都一视同仁。在我家附近的“阿瓦塔之寓”山,住着一家人。丈夫Bernard见过且深爱巴巴;妻子Joanne是天主教徒。他们一同去印度时,埃瑞奇对Joanne说:“Joanne,不要听周围的那些巴巴爱徒说什么,你的道路是一心一意地去爱耶稣。”

(Joanne对我们感叹说:“我在巴巴的山上住了30多年,巴巴的人里,从没有一个人来试图劝我改变宗教。”)

说实话,我从前听人说过奥修,但对他并不了解。无论他如何评价别人,那是他的权力和看法。但我读到他信口说Adi去见他,替巴巴写书时,却很难再尊敬奥修。观点是观点,事实是事实。无论一个人在其它方面多么伟大,一旦违背事实地乱说,就不好了。

我不愿看到的,是与真正的灵性道路无关的是非争论。我觉得,这也是巴巴所不愿看到的:“没有什么比评断你的同类或谁的道路更好,更浪费你的宝贵生命的了。”“凡是让你更接近‘道’且最适合你的,对你就是最好的,只要你能全心全意地实践之,并使之与你的自然禀赋相协调。”

这里是我第一次参与讨论的灵性论坛。由于这些年闭门造车:),我对国内的灵性发展了解甚少,在这儿看见这么多真诚的求道者,好像发现一个新世界似的。有的网友喜欢巴巴的文字和故事,的确令我欢欣雀跃。

你说的对,让我们尽快回到主题上吧。

返回页首


Sakshiv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2-09
帖子: 113
:
来自: Sahajawastha
1797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10:26 am 发表主题:

--------------------------------------------------------------------------------

云山风 写到:
Sakshin,谢谢你的提醒。当下只是说明他在当下是有意识的,但并表明他在当下是全知的,不管是哪一种当下,活在当下的人并不意味着他引述、记忆等涉及事实的方面不会有错误。


不客气。关于当下,关于意识,刚好是我最关心的话题。在此话题上没有任何模糊的东西可以放过。你说“他在当下是有意识的”,我想请问,那是指什么?“意识”是对什么的“意识”?对身体的意识、对思维的意识,还是对情绪的意识?

当下只是形容,形容各机能各就各位的状态,它的确不代表全知,但尊重一件事实不需要全知,只需一点诚实。最初级的G入门学生也懂得如何不“说谎”。“说谎”是指“说一件自己不清楚的事说得好象清楚一样”——这是沉睡的重要特征之一。举例而言,奥修对于DA与穆达南达的故事根本不叫记忆有误,而是彻底的道听途说且添油加醋的八卦。此类性质的“转述故事”在奥修书里比比皆是,一句“活在当下的人不意味着他引述、记忆等涉及事实的方面不会有错误”未免太偷换概念、太牵强附会、太粉饰太平了。




云山风 写到:
我说不看重他对于存在事实的误述,因为存在的事实不会因任何人的陈述而改变;但我并不是说我不看重奥修的洞见,奥修的话中含有深刻的启示。但是任何说出来的东西,只能是一个有限的表述,它的局限无可避免。因其是者而观之,万物莫不是;因其非者而观之,万物莫不非。


慢!让我们用奥修的方式来破解你这段话,所以要慢慢去静心它们。

你说不看重他对存在事实的误述,是吗?又说但你看重奥修的洞见,是吧?现在回想一下,大家是以什么为契机开始谈的。是以“奥修误述了一件事,并因为误述,所以才产生所谓洞见(事实上在DA的例子里没有洞见,姑且算有)。此洞见是否有价值,取决于其事件是否为真。若作为缘起的事件本身子虚乌有,那么由此事件引申的洞见,没有立足点。它只算借着说别人闲话而表现自己的聪明。”

我们还没谈到“奥修宣读八卦”以外的演讲,尚未进行到“奥修在其他场合对其他话题有无启示”这点。所以,“因其是者而观之,万物莫不是;因其非者而观之,万物莫不非”这话更适合一个泛泛而谈的理念,而不是针对实际事件的推托之词。把白菜叫成芹菜,就是叫错了。不必上升到形上的高度。对G而言(之所以总提G乃因奥修一生最想做的就是延续G的工作),这做法不过是理智中心对事实进行的缓冲,是不能当下的表现(奥修在面对别人质疑时正好是这样做的)。

目前,我们紧密围绕在“传述事情”上,因为你说可能“很多人在乎奥修对其他大师的意见”,这就是要讨论的,他对其他大师的意见是建立在“评价那些转述错误的小故事”之上(我甚至要大胆说出,至少就我看过的奥修近50本书里没有一个故事是转述对的。说实话,我不认为“觉者”就有资格记忆力这么差)。



云山风 写到:
我前面已表达我对奥修的热爱,所以“连夜搜索”一点都不奇怪。爱一个人并不等于去接受他事实上的错误,但对我来说,他的问题也正是他的可爱之处。


你觉得这种建立在错误事实基础上的洞见如何可爱?愿闻其详!同时你真觉得只是洞见可爱吗?这怕是现在才这么说的。在开始,在DA的事情上你关心的不是洞见,而是“证书是不是真的”,对吗?你关心的更是转述的事。而你是为了一个误传的谣言使用时间去澄清的,仅就浪费的这个不必要时间来说(不必要是因为那些本就不是那样),它如何可爱呢?


云山风 写到:
关于那个见奥修的人,奥修的前述引文中明确地说是他经常和Adi K Irani见面的。也许是在奥修未成名之前,那时奥修就单独和各方面的人会见。如果说巴巴的人都是人中之龙,就不可能去见奥修,这明显带有过度的自宗崇拜的色彩。真正的人中之龙,什么人不可以见呢?


又来啦,我只问一句话,你认为“奥修经常和Adi K Irani见面”是属于洞见还是属于事件?请直接回答!如果是事件,很有意思,奥修讲述所有关于自己的事件都惊人雷同,从小时面对父母亲戚,到面对老师,教授,校长,同事,上司,甚至所谓“只有他一人知道的大师们”,编剧套路是一样的。总是别人来找他——》他质疑别人——》别人哑口无言——》他得理不饶人——》别人承认自己有错——》他总结性发言。

对我来说,奥修也常说他昨天碰到那斯鲁丁,但白痴也知道,他不可能碰到那斯鲁丁。那只是说故事的技巧,醉话。对于包括Adi K Irani事件在内的奥修书里所有古往今来的“演绎版小故事”,客气的来说是和那斯鲁丁相见属于同一种文学式描述。若要当真,那么首当其冲遭到质疑的不是那些故事中的主人公,而说故事的人(或称,一个总是提供错误信息的目击者:)。呵呵

我想,TIANXIN说Adi K Irani不会拜访奥修也是个人气话而已。话说回来,综上所述,奥修这些话,对离事情原委更近的人来说确是一种诋毁。感同身受一下,换个人,如果奥修不是说巴巴而是胡乱对大众说你较熟悉的人的一件事(比如你的父母),你会非常幸福的想:“奥修真是有洞见啊”吗?

换做是我,我也不会拜访这样一个“大嘴巴”(而且总是播报有误的大嘴巴)。单看我不愿去找他,似乎是我自负,但若把整件事清晰顺下来,就会发现,我不找到只是出于不屑。如果我屑,我就投诉了:)。是吧。你不能允许己方造谣,却不允许他方义愤啊。
_________________
*********
we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n't need
we don't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 need
*********

返回页首


Akhald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1-26
帖子: 251
:
来自: Pandatznokh
2501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11:03 am 发表主题:

--------------------------------------------------------------------------------

恕我直言,云山风朋友似乎在回避事实。

奥修关于ADI的叙述一开始就错了,他说“ADI编辑了所有MEHER BABA的书…”。稍微知道巴巴著作工作的人,都清楚这句话根本是胡说。这是为下一步结论“巴巴著作不一定是他原意”作铺垫的。

这个结论根本没有得以成立的坚实基础/论据/前提。

继续纠缠在“奥修说”上面是浪费所有人的时间。
也不是诚实反思的态度。
而是对同一个荒谬所进行的无限期戏论。

就如我昨晚说的,讨论奥修不是不行,而是,哪些值得讨论?!
这些根本事实都不尊重的言论,无论被虚饰为什么设计,都只是不尊重事实。

注意。
不尊重事实是不尊重事实。
当下也意味着尊重事实。
因为当下就是=还原事情的原貌,而不加心念的主观改造。
_________________
...
如果我們不急於尋求下一個成功,而僅僅注意到苦的熄停,我們就向著純淨、燦爛與平靜來開放自己了;我們允許自己的心完全地品味當下。那么一切所謂“日常經驗”都會綻放與敞開,絕美一如金色蘭花般莊嚴,它持續的獲得燦爛與明晰。

返回页首


云山风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2-15
帖子: 19
:

2667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12:02 pm 发表主题:

--------------------------------------------------------------------------------

回复Sakshin:

引用:关于当下,关于意识,刚好是我最关心的话题。在此话题上没有任何模糊的东西可以放过。你说“他在当下是有意识的”,我想请问,那是指什么?“意识”是对什么的“意识”?对身体的意识、对思维的意识,还是对情绪的意识?
按:有意识就是有意识,意识自己觉知到它自己,它不局限于任何一个客体。
引用:当下只是形容,形容各机能各就各位的状态,它的确不代表全知,但尊重一件事实不需要全知,只需一点诚实。最初级的G入门学生也懂得如何不“说谎”。“说谎”是指“说一件自己不清楚的事说得好象清楚一样”——这是沉睡的重要特征之一。举例而言,奥修对于DA与穆达南达的故事根本不叫记忆有误,而是彻底的道听途说且添油加醋的八卦。此类性质的“转述故事”在奥修书里比比皆是,一句“活在当下的人不意味着他引述、记忆等涉及事实的方面不会有错误”未免太偷换概念、太牵强附会、太粉饰太平了。
按:一、我说奥修可能会有引述事实的错误,这是属于外在的客观之事一边;但这不等于不尊重事实,这是主观态度之事。在收集的材料不准确或不全面时,对相关事实的陈述可能会有错误,但陈述者在他已有的条件下仍可自认为是对事实的相对公正的陈述。这牵涉对对奥修的整个人品的判断,我们显然是不同的;但我不想在这里过多的谈私人的感受,那留给每一个人自己去经验。二,说谎是无意识的昏睡的表现,这仍是主观境界的判断,奥修把各种素材加入到他的演讲中来发挥某一个主题,虽可能有事实方面的错误,其重心在不歪曲事实而在引申出意义,这种情况下是实话虚说,如同讲虚构的故事,此与说谎是不同的。
引用:你说不看重他对存在事实的误述,是吗?又说但你看重奥修的洞见,是吧?现在回想一下,大家是以什么为契机开始谈的。是以“奥修误述了一件事,并因为误述,所以才产生所谓洞见(事实上在DA的例子里没有洞见,姑且算有)。此洞见是否有价值,取决于其事件是否为真。若作为缘起的事件本身子虚乌有,那么由此事件引申的洞见,没有立足点。它只算借着说别人闲话而表现自己的聪明。”
按:以给出成道证明为例,此事实我仍未知其究竟真假,现在假设为“子虚乌有”,那么他所说的是否就没有意义了呢?有!真正的悟道者决不需要别人的一纸证书,更不会去要求结束关系的证书,具体的例子可能有错误,但世界上确存在这样的荒谬之举。此即说明具体的事实正确与否,并不与抽象的、象征的意义之有无等同。这就是我说的区分事实的陈述与洞见,若他所说的果真被证明不是事实,我当放弃对于此事实的认同,但其所表达的洞见仍在。
引用:我们还没谈到“奥修宣读八卦”以外的演讲,尚未进行到“奥修在其他场合对其他话题有无启示”这点。所以,“因其是者而观之,万物莫不是;因其非者而观之,万物莫不非”这话更适合一个泛泛而谈的理念,而不是针对实际事件的推托之词。把白菜叫成芹菜,就是叫错了。不必上升到形上的高度。对G而言(之所以总提G乃因奥修一生最想做的就是延续G的工作),这做法不过是理智中心对事实进行的缓冲,是不能当下的表现(奥修在面对别人质疑时正好是这样做的)。
按:形上并不是独立于形下之外的纯粹抽象,它内在于每一形下事物之中。在处理眼下的素材时,若深入追溯其源起,则不可避免地牵涉到陈述的有限性与意义的相对性,你以确定的逻辑对奥修和我加以论断,未免太自信了。把白菜叫成芹菜,可能是事实上的错误,但它在许多其他的层面仍可能有丰富的意义,一事物是具体的,同时其缘起的相关性是无穷的,逻辑不可穷尽。确定性是相对的,万法性空,而缘起无限。
引用:目前,我们紧密围绕在“传述事情”上,因为你说可能“很多人在乎奥修对其他大师的意见”,这就是要讨论的,他对其他大师的意见是建立在“评价那些转述错误的小故事”之上(我甚至要大胆说出,至少就我看过的奥修近50本书里没有一个故事是转述对的。说实话,我不认为“觉者”就有资格记忆力这么差)。
按:奥修转述的有关事实的故事是否都是错的,我有待考证,目前倾向于不可能全部是子虚乌有的。至于事实错误的原因,当然不只是记忆力的问题,事实上奥修的记忆力非常之好。更大的原因在于奥修不关注事实的正确以否,而是借以表现他的意义。
引用:你觉得这种建立在错误事实基础上的洞见如何可爱?愿闻其详!同时你真觉得只是洞见可爱吗?这怕是现在才这么说的。在开始,在DA的事情上你关心的不是洞见,而是“证书是不是真的”,对吗?你关心的更是转述的事。而你是为了一个误传的谣言使用时间去澄清的,仅就浪费的这个不必要时间来说(不必要是因为那些本就不是那样),它如何可爱呢?
按:我并不是事先就认定奥修所说的事实一定是错误的,所以我当然同时关心他所说的事实及其意义。当你们一再澄清他所说的不是事实,因为我对此没有更全面的考证,就先假设其所陈述非真,而先不去关心其事实的陈述本身,但其中所蕴含的意义于我仍是有吸引力的,见前所述。这个了解的过程,仅仅是浪费时间吗?这与奥修是否可爱能建立起充分或必要的条件吗?
引用:又来啦,我只问一句话,你认为“奥修经常和Adi K Irani见面”是属于洞见还是属于事件?请直接回答!如果是事件,很有意思,奥修讲述所有关于自己的事件都惊人雷同,从小时面对父母亲戚,到面对老师,教授,校长,同事,上司,甚至所谓“只有他一人知道的大师们”,编剧套路是一样的。总是别人来找他——》他质疑别人——》别人哑口无言——》他得理不饶人——》别人承认自己有错——》他总结性发言。
按:见面与否属于事件;对于见面而引起的相关讨论,属于意义。你所认为的一系列似乎雷同的事件,对我仍都有意义。
引用:对我来说,奥修也常说他昨天碰到那斯鲁丁,但白痴也知道,他不可能碰到那斯鲁丁。那只是说故事的技巧,醉话。对于包括Adi K Irani事件在内的奥修书里所有古往今来的“演绎版小故事”,客气的来说是和那斯鲁丁相见属于同一种文学式描述。若要当真,那么首当其冲遭到质疑的不是那些故事中的主人公,而说故事的人(或称,一个总是提供错误信息的目击者:)。呵呵
按:事实有待考证,意义仍足资启发。
引用:我想,TIANXIN说Adi K Irani不会拜访奥修也是个人气话而已。话说回来,综上所述,奥修这些话,对离事情原委更近的人来说确是一种诋毁。感同身受一下,换个人,如果奥修不是说巴巴而是胡乱对大众说你较熟悉的人的一件事(比如你的父母),你会非常幸福的想:“奥修真是有洞见啊”吗?
按:此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但不管奥修说谁,他的门徒们仍会用心聆听,并且享受。
引用:换做是我,我也不会拜访这样一个“大嘴巴”(而且总是播报有误的大嘴巴)。单看我不愿去找他,似乎是我自负,但若把整件事清晰顺下来,就会发现,我不找到只是出于不屑。如果我屑,我就投诉了:)。是吧。你不能允许己方造谣,却不允许他方义愤啊。
按:你是因爱而生恨罢!静夜反问自己,奥修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是否有某个时候,你会承认,像奥修这样的一个人,无论如何见面是值得的,但恐怕没有机会罢了。

总而言之,话说多了太累,就让一切如是罢。我不想说服任何人去欣赏奥修,但如果有人要说服我让我不要去爱我所深爱者,亦不可能。让这份爱留在心间,我不想再谈奥修这个家伙了!

回复Akhaldan:
  我并没有认同奥修所说的巴巴的书与ADI关系的看法,我只是说与谁见面这个问题,奥修自己有明确的说法。至于是否属实,当然需要考证。
  我不想回避任何事实,而且对事实,我完全是开放的态度。我可以接受确有证据的指正。我想说的是,奥修无论如何说,并不能因为有事实方面的错误即全盘否定他的说法的参考价值。
_________________
青山元不动
白云任去来

返回页首


Geoff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4-12-08
帖子: 34
:

2851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12:48 pm 发表主题:

--------------------------------------------------------------------------------

thevoidone 写到:


尽管奥修不停地出错,我对他仍然深怀尊敬。这段英文文章中里他关于MEHER BABA的二句话就非常值得深思:

Meher Baba is not finished with the world in the same sense as Raman Maharshi. But he is interested only in your spiritual growth -- as if spiritual growth is something separate from the whole structure of society, religion, education, past, all the traditions, conventions. (大意:MEHER BABA只关心你的灵性成长,仿佛灵性成长是和整个社会、宗教、教育结构
与过去、所有的传统无关似的。)

Meher Baba takes spiritual growth out of context. Naturally nobody is against it. In fact, all the vested interests are tremendously respectful of such people, because they are continuously giving -- without any intention on their part -- opium to the people. They are giving the idea -- which is false -- that your spiritual growth is possible without going through a deep psychological revolution. (大意:MEHER BABA将灵性从实际场景(或上下文)中抽离。他们给予的观点是错误的--即灵性成长不通过深刻的心理变革仍然是可能的。)


Dear Thevoidone,

It is understandable that you look for transformative practices rather than "religion" or, for example, "other power" Pure Land Buddhism. Yet there is a viewpoint that transcends this dichotomy. As we find in Dzogchen, the base, path and goal, while not dissolving completely into each other but are One, so that there is no method, only realisation; no difference between practice and non-practice ; just so with Meher Baba, where acceptance of the actual arising as arising from Him, transforming what life brings and acceptance of all things as gifts from Him, goes far beyond any bhaktic cult. He did not come to found a religion. Of course many people follow him with simple devotion, but if there is sincere love and service, then it leads to a real overcoming of the ego.

I hope this breaks down some of the divisions you may be feeling. Ultimately life becomes the ultimate tantra.

返回页首


Sakshiv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2-09
帖子: 113
:
来自: Sahajawastha
1797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2:00 pm 发表主题:

--------------------------------------------------------------------------------

云山风 写到:
按:有意识就是有意识,意识自己觉知到它自己,它不局限于任何一个客体。


这是奥修自己的状态,或是您赋予他的?但无论是哪个,都只有两种语境下,这句话才成立。
1、四念处的语境:意识觉知到自己,不过是前一念瞅着后一念,因未升起观智,所以误用第三念将第二念称为“意识”,将第一念称为“自己”。
2、非二元系统的语境:意识自己觉知自己,是指非能/所的明觉或SIVA意识,在其中可能暂时失却什么,失却的先是心念(但奥修显然不属此例,因为他甚至在滔滔不绝);又或者,明觉的相续并不区分念的起落,但其中,亦同时不会有像奥修陈述时那么逻辑分明的显示自/他的差别(所以奥修显然也不属于此例)。

因此我想问,到底奥修是在什么前所未闻的状态才能产生一边是意识自觉一边又明显的铺陈逻辑呢。这是有趣的现象,他转述别人的事(也是话题的由头)时,是如此“诗意盎然”的不着边际,但到突出自身独特性时却毫不马虎的字句珠玑。这种前后反差过于明显了,莫非当他要说自己时突然酒醒?!

同时,正如你所说,正因为“不局限于任何客体”,所以他不会摆错任何位置,有意识的特点之一总是对号入座的。




云山风 写到:
按:一、我说奥修可能会有引述事实的错误,这是属于外在的客观之事一边;但这不等于不尊重事实,这是主观态度之事。在收集材料不准确或不全面时,对相关事实的陈述可能会有错误,但陈述者在他已有条件下仍可自认为是对事实的相对公正陈述。这牵涉对奥修整个人品的判断,我们显然是不同的;但我不想在这里过多谈私人感受,那留给每个人自己去经验。二,说谎是无意识的昏睡表现,这仍是主观境界的判断,奥修把各种素材加入到他的演讲中来发挥某个主题,虽可能有事实方面的错误,其重心在不歪曲事实而在引申出意义,这种情况下是实话虚说,如同讲虚构的故事,此与说谎是不同的。


非也!
一、引述事实有错不等于不尊重事实。但是你忘记了,奥修不仅止于此!他是在引述错误的基础上,还发表了自身“洞见”。这个微妙手法已被揭示无数次了,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

二、关于奥修人品有无问题,不是凭空推论出来的,而是建立在若你的说法合理,则他是在自圆其说甚至别有用心。反之,若你说转述事情确是有误,那最多的结论是:奥修转述事情不必当真。但由此又说明,那些针对事件的所谓洞见也很有问题。这不是否定他整个人。

三、你并不清楚G所谓“说谎”是什么,你给的定语“这也是主观判断”正是主观理解下的“说谎”示例的判断。

四、你说的“事实”与“意义”的关系根本不成立!因为在这些事例中,意义的成立诞生在事实成立的基础上,这句话说一万遍了将近:)。

五、奥修不是在讲虚构故事,他在在针对的都是故事的“实况”给出的“教育意义”。将之淡化为虚构故事或小朋友的童话书是说不通的,也只是你个人对之的维护而已。



云山风 写到:
按:以给出成道证明为例,此事实我仍未知其究竟真假,现在假设为“子虚乌有”,那么他所说的是否就没有意义了呢?有!真正的悟道者决不需要别人的一纸证书,更不会去要求结束关系的证书,具体的例子可能有错误,但世界上确存在这样的荒谬之举。此即说明具体的事实正确与否,并不与抽象的、象征的意义之有无等同。这就是我说的区分事实的陈述与洞见,若他所说的果真被证明不是事实,我当放弃对于此事实的认同,但其所表达的洞见仍在。


你不了解悉达传统,穆给DA的证明不是成道证明,而是合格传授悉达YOGA的证明。这是奥修用自己语境(成道)去强奸人意,你是受害者之一。所以整脑子盘旋的都是成道标准。这一从始即斜的视角当然推论出后续想法是对的。但,从始至终那只是你自立自证的游戏。关于他们的事,英文网络早有各类资料,甚至有当初的证明书,你为何不去寻找呢。真正的悟道者不需要别人一纸证书,但也不会拒绝任何证书,换句话说,成道者不是个肯定会这样而不会那样的人!那只是你用逻辑给出的主观设定。这种设定甚至不是原创,而是转述自奥修。奥修喜欢反叛(他星相图里所示),所以他觉得成道一定是有革命味道的。不一定!



云山风 写到:
按:形上并不是独立于形下之外的纯粹抽象,它内在于每一形下事物中。在处理眼下的素材时,若深入追溯其源起则不可避免牵涉到陈述的有限性与意义的相对性,你以确定逻辑对奥修和我加以论断,未免太自信了。把白菜叫成芹菜,可能是事实的错误,但它在许多其他层面仍可能有丰富的意义,一事物是具体的,同时其缘起的相关性是无穷的,逻辑不可穷尽。确定性是相对的,万法性空,而缘起无限。


1、我说形上与形下是指奥修在面对自身失误时,总把具体问题抽象化。而你似乎把我所指引申得更抽象。2、把白菜叫做芹菜是错误,这和它(请问:白菜?芹菜)在许多其他层面仍有丰富意义没有关系!我否认的不是其他意义,请不要搞错或将问题转移他处。3、关于“相关性”或“确定性相对”不该对我说,而应在奥修表扬自己且捎带半否认别人的有效性时,你对他说。4、万法性空,缘起无限和我们所说的也没关系。你依然可把他反过来用在奥修身上。:)




云山风 写到:
按:奥修转述的有关事实的故事是否都是错的,我有待考证,目前倾向于不可能全部是子虚乌有的。至于事实错误的原因,当然不只是记忆力的问题,事实上奥修的记忆力非常之好。更大的原因在于奥修不关注事实的正确以否,而是借以表现他的意义。


现在你又改口奥修记忆力非常好了,我同意。我也认为他根本不关注事实,可不关注事实的人不会把“故事”当作“事实”去解读别人。而奥修说的恰恰真不是针对事实,而是针对“不关注”事实下的解读,试问这样的解读,除了是想当然耳,还是什么(这都是按你的思路得出的)。



云山风 写到:
按:我并不是事先就认定奥修所说的事实一定是错误的,所以我当然同时关心他所说的事实及意义。当你们一再澄清他所说的不是事实,因为我对此没有更全面考证,就先假设其所陈述非真,而先不去关心其事实陈述本身,但其中蕴含的意义于我仍是有吸引力的,见前所述。这个了解过程仅仅是浪费时间吗?这与奥修是否可爱能建立起充分或必要的条件吗?


朋友,你可能忘了,没人说奥修本人无意义。这一切戏剧是从你开始要验证他的“事实”是不是“事实”开始,而不是要证明他的“意义”是不是“意义”开始的。另外,那些含义对你有意义,那就对你有意义,对我而言,建立在混淆事实基础上的“洞见”(那些洞见可在其他大师著作里找到)不是奥修初衷。他的初衷不是提供洞见,而是借“事实”之名以“意义”之义来表明他的方法或个人与他人相比下的有效性。我不说这好不好,结果已通过70年代中到90年代初奥修去世的那一系列事件中清晰呈现了。



云山风 写到:
按:见面与否属于事件;对于见面而引起的相关讨论,属于意义。你所认为的一系列似乎雷同的事件,对我仍都有意义。


我不否认你的主观感受。但见面与否是事件,相关讨论更是事件。意义是在这些事件成立的基础上产生的。您似乎忘了奥修那句“他是MEHR所有著作的编辑者”的话根本无视事实,但这句话却成了大前提(否则根本得不出M的著作不是他原意,最多只能说ADI编辑的不是)。我不懂,奥修如果是诗人,您也是吗?



云山风 写到:
按:此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但不管奥修说谁,他的门徒们仍会用心聆听,并且享受。


您应该问问奥修的门徒,当他们父母被奥修无中生有说了一些事时是什么反应。而不是坐在这里猜测。所有一切是您主观的美好愿望,但仅是主观的美好愿望。


云山风 写到:
按:你是因爱而生恨罢!静夜反问自己,奥修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是否有某个时候,你会承认,像奥修这样的一个人,无论如何见面是值得的,但恐怕没有机会罢了。总而言之,话说多了太累,就让一切如是罢。我不想说服任何人去欣赏奥修,但如果有人要说服我让我不要去爱我所深爱者,亦不可能。让这份爱留在心间,我不想再谈奥修这个家伙了!


1、我说如果奥修那样对待我亲人,我不会去见他。这根爱恨没关系。现在酒馆要打烊,请醒醒。
2、奥修是有魅力的,甚至对我而言,不仅奥修,罗大佑也有魅力。但,我们在此不是为了探讨魅力指数,魅力指数的高低也不能抹杀他的失误。
3、这里参与讨论的人恐怕最早接触奥修的比您早15年不止。其中不乏有欣赏其的(欣赏不代表照单全收)。而我们说的不是要不要欣赏,而是某部分话是否属实。
4、没有人让你不爱奥修。不要把这件事扯到“奥修该不该爱”的问题,这有些情绪化了,也不利于面对事实。
5、祝福您的爱永留心间。
_________________
*********
we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n't need
we don't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 need
*********

返回页首


柔如彩虹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1-08
帖子: 42
:

519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2:15 pm 发表主题:

--------------------------------------------------------------------------------

在和Sach_Khand对话的最后时刻,我头脑中回荡的主要是Adi Da 。正如我在和dhiti对话之初谈到的——以迫切性而言,我们真正需要穿透的恐怕是Adi Da!

我发现在我注视的讨论中,我大部分同意Akhaldan的精确,thevoidone的直觉(只有当他作为一个译者时例外)。Sakshin则是另一种风格,目前我要较多地与之碰撞(以内在冲动来说)。随即我将谈到tian xin,我以这样的比喻来表达他的焦点:如果克是清水,Adi Da就是去污粉,那么巴巴则是洗衣机——他们是这样构成动力系统的。当然这都是纯个人视角的比喻。

我暂不涉及GURDJIEFF(留待在适当的场合与Sakshin谈“当下”)。不过不久前我谈过奥修,我的瞬间直觉是这样总结他的:奥修(对现实和灵性的整个存在状况)采取的是无赖式的嘲讽……对于云山风的许多表达(那种对奥修的内心感觉我都有,至今还有)——但“无赖式的嘲讽”仍是贴切的。

这个帖子的“密度”太大了——又开始朝消极的方向转化,这样的“密度”对一般读者和云山风来说都不是适宜的——让我用“无赖式的嘲讽”略加“稀释”一下。

从整个存在的游戏和显现来说,奥修就是奥修——那是恰好的。从给人们留下的印记来说,奥修的酒神精神和诗意则是主要礼物。有人质疑他有什么资格调侃(如果不算背叛的话)“事实”和“上师传统”,呵呵,就是“做”了而已,有什么?那“做”已不在“当下”——除非仍在你的“当下”!这是我需要继续回答“存在的需要”的理由(上帝呀,最好不要那么快为此展开大幅的辩论:))

实际上奥修一度是要成为“洗衣机”这样的动力装置的。我不知道最终有没有成功,或者由于这角色过于微妙而不得不来一组正反偏振的合唱——不过来自印度的重奏旋律已越来越明晰了。

有种种迹象表明,Adi Da在做更有效的超越与回归(以整个灵性传统的现状来说)——尽管更倾向于心智的渠道。他不仅知道“哪个”,而且更伴随语言“着陆”,这种直白的突破是罕有的,并且预示了此后神圣的消失无踪,唯除仅仅表示“在场”的回声。

我不知道这对于整个灵性大陆架的意义,但反响从来都是悄无声息的震动。我将继续表达个人的反应。

返回页首


Akhald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1-26
帖子: 251
:
来自: Pandatznokh
2501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3:40 pm 发表主题:

--------------------------------------------------------------------------------

Geoff 写到:
……just so with Meher Baba, where acceptance of the actual arising as arising from Him, transforming what life brings and acceptance of all things as gifts from Him, goes far beyond any bhaktic cult…… I hope this breaks down some of the divisions you may be feeling. Ultimately life becomes the ultimate tantra.



Geoff,关于爱和服务,对我,它们曾是观念,或是与善/恶联系在一起的二分法的选择。是次要的,属于“方便”的。总之,是和“自我-努力、自我-超越”相关的。

而在美赫巴巴的行为中,那成为实际可见的呈现、流溢。无关乎动机,无关乎结果,甚至不是为“让人快乐”而牺牲自己,恰是无我喜悦的自然辐射所致的自发地“视人如己”的服务行为。作为旁观者,我不是被感动,不是被感染,而是瞬间-瞬间的被同化、回流,以及仿若扬眉瞬目般自然的仿效(或不可抗拒的感同身受)。

某晚与友人相谈后,发现人无论持何见,行何法,动机总是“快乐-不快乐-快乐-不快乐”的心理交替之驱使,其交替原因是“为我-非为我-为我-非为我”的模式。抽身出来看,无论“无我观”,无论“真我观”,都已渐渐发展为思辩。诚然,前期它们的确趋入途径不同,结果各异。但就当前的“人”而言,无外乎是“厌苦喜乐”的驱使,而苦之根源看似是在“苦者(我-实体感)”,简言之就是“自我-紧缩”的流动表演。

我们遍寻古老或新奇的方法,以期开发/超越自己,可本质上,我们仍是围绕自己在顾盼左右的“水仙”。不是方法好不好,或“有我/无我”哪个正确,而是苦的实际就是当局者过于关注自己。此处,不是“自己”有问题而需要被消灭,反倒是“关注自己这一过程”才是问题。有没有相对或终极的“我”,于此是不相关的,那是思维起作用时所选用的世界观。

如Dzogchen,或如你引用顶果亲哲(Dilgo Khyentse)所言:“Real practice,should be free and onn-conceptual。”这一非概念和自由(自发)的实践(或Rigpa)的体现,于外,是“并非-凝视自己,这一过程”。站在旁观者角度则是给予世界的礼物(爱-服务),那就是美赫巴巴的一生示现。也或者能说,那就是“美赫巴巴是谁”……


可能中文写得过于复杂了,望TIANXIN翻译时不要心里暗暗骂我。:)
Geoff,前段时间交流中你提及《Infinite Intelligence 》的独特,能否透露一二(英文亦可)。
_________________
...
如果我們不急於尋求下一個成功,而僅僅注意到苦的熄停,我們就向著純淨、燦爛與平靜來開放自己了;我們允許自己的心完全地品味當下。那么一切所謂“日常經驗”都會綻放與敞開,絕美一如金色蘭花般莊嚴,它持續的獲得燦爛與明晰。

返回页首


云山风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2-15
帖子: 19
:

2667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3:57 pm 发表主题:

--------------------------------------------------------------------------------

Sakshin,你这样批注下去,会没完没了,我服了你了。任何一个陈述可有无数的面向,一个人无法同时把话说完,你可以振振有词地加以自己的评注,好像你已穷尽了所有的可能而可以得出精确的结论;但不幸的是,这只是一个错觉,所有的批评都是建立于主观理解之上的。纠缠下去,已经毫无意义。所以,让我们回到主题,就是奥修的评论有没有意义?真正的分歧是在于此处。事实无需争论,只需澄清;而意义皆由人造,无法精确。在我看来,奥修的评论中必须体现了某一个面向、某一个层次的洞见,不管他引述的事件是否属实;而Sakshin则认为是别有用心或自赞毁他。仍以关于给出成道证明为例,在奥修的语境中那与悉达瑜珈无关,一个人需要从别人哪里证明自己的成道并且事后要求解除与先前给出证明的人的关系,这难道不是愚蠢的吗?成道的人不一定要如何做,这句话也不一定!奥修要说明的是那个状态是自明的,而且是外在东西所无法证明的。现在是你要转换成抽象的原则:一个成道的人可以如何也可以不如何,这能证明所有的愚蠢都是可以接受的吗?问题是你要还原成具体的事例和个人,并觉得受伤,那是因为你投射了自己的情感。但对我来说,把具体的事例与所提示的意义适度分开是可能的,我本身就是一个证明:我可以感受到它的意义,而同时我可以承认那个具体的事例可能是错误的。原谅我不能再详细分辨下去,现在我想要结束关于奥修的话题,好在巴巴的主题已经回来了。不过如果彩虹愿意,可以继续谈奥修。
_________________
青山元不动
白云任去来

返回页首


Sakshiv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2-09
帖子: 113
:
来自: Sahajawastha
1797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4:43 pm 发表主题:

--------------------------------------------------------------------------------

按您所说,所有批评都建立于主观理解之上,所以奥修对他人的批评乃至评注(包括SIVANANDA,MUKTANANDA、阿鲁频多、甚至甘地)是否也已毫无意义了(请紧跟线索直面回答)?!若非,SAKSHIN的批评,除您认为的主观之外,是否也允许有意义存在呢?这是同理,或平等的。除此,无他。

回到主题就是奥修有没有正确理解四者的教法?或,假若他没有正确理解,云山风是否依然认为其有意义?如果是,没必要回到主题,因为没有主题。主题已被“云山风的喜不喜欢”所决定。可以立即散会。

“成道是否自明”有两点可深入。
什么是成道以及什么是奥修的“成道”?然后以此标准:
1、按照奥修标准,他认可的成道者是否都已成道?
2、按照奥修标准,他认为不成道人是否都不成道?
3、按照奥修标准,他未谈及的印度、西藏等圣者是否已成道。
4、按以往公认成道者的标准,奥修是否成道?
5、在所有这些成道者中,是否有需要被师父认证的例子?
(提醒云山风,你说不被奥修误传左右,其实恰被左右而不知。你一再辩解“成道者难道还需出示证明吗?”,其实这件事根本不存在!那是奥修戏说DA与MUKTANANDA的。在真实情况中:1、达接收的不是成道证明。2、从印度到西藏,任何具有传承的精神锻炼,弟子足以教导他人时,师父都要或明确或暗示的给予众人声明。这不是弟子需要也不是师父需要,而是大众需要(你的质问未免以偏盖全了)。况且在DA的例子,他没要求过证明。一切你引以为据的“铿锵陈词”的反问,其实只是建立错误的地基上,即,不是通过事实来发表质问,而是通过奥修的“寓言”在结案陈词。就是这样而已。

进行上述第四点审视时需要注意,它不能局限在奥修定义的成道而应站在更宽广的视野去考察。但这样一来,奥修很多观点就先值得审视,仅仅云山风引用“意识看着意识自己”就涉及诸多关联觉悟意识的问题,在值得大家正确浪费时间之前,每个人更想问的是,如果云山风只想得到“我就是爱奥修的可爱”之类结局,继续就不必了。你现在就可以继续爱奥修。没有丝毫问题,举起双手/双脚支持:)
_________________
*********
we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n't need
we don't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 need
*********

返回页首


云山风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2-15
帖子: 19
:

2667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5:42 pm 发表主题:

--------------------------------------------------------------------------------

你的思维敏锐,但逻辑上是跳跃的。所有批评都建立于主观理解之上,这句话的前提是上面对于事实与意义的批评,我并不是在说那个普遍判断!在此贴范围之外,也有并非完全建立于主观理解之上的批评,在主观理解与客观理解之间,还有许多中间地带,不是你的二分逻辑所能容纳的。我说“纠缠下去,已经毫无意义。”,是指继续在主观判断的基础上“纠缠下去”毫无意义,并不等于说你先前所说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基于上述逻辑错误而提出的反问,也就并不能得出如你所想的“无他”的唯一结论。
你一直在纠缠具体的事件,强调那个证明的合理性,我已说过此与奥修就此事例所引发的评论是不可以等同的,这是两个层序上的问题,我也已说过一万遍了!因此你由具体的事例的真伪讨论来证明奥修评论之是否有意义,在我正是一个伪命题。甚至对于成道的具体理解,仍是第一序上的事件式的提问,你把成道视为一个有待证明的事件;在奥修,那不是一个知识论上的讨论问题,而是超越讨论的存在状态。在奥修理解的那个成道上,不需要任何证明,也不可能给出证明。至于具体事例中是否有认证的传统,那是另一层次的问题。如果有出于大众需要的认证证明,恰恰证明成道者本身并没有这个需要,而奥修语境中的前提是某个成道的人需要从另一个成道者哪里得到证明,并且又需要与那个给出证明的人结束关系,这不是荒谬吗?请不要再回到具体的事例式的讨论上来,那样无法证明这个意义不存在。举的例子可能错误,但由此例子而要说明的意义是明显的。
_________________
青山元不动
白云任去来

返回页首


柔如彩虹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1-08
帖子: 42
:

519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9:08 pm 发表主题:

--------------------------------------------------------------------------------

云山风 写到:
Sakshin,你这样批注下去,会没完没了,我服了你了。任何一个陈述可有无数的面向,一个人无法同时把话说完,你可以振振有词地加以自己的评注,好像你已穷尽了所有的可能而可以得出精确的结论;但不幸的是,这只是一个错觉,所有的批评都是建立于主观理解之上的。纠缠下去,已经毫无意义。所以,让我们回到主题,就是奥修的评论有没有意义?真正的分歧是在于此处。事实无需争论,只需澄清;而意义皆由人造,无法精确。在我看来,奥修的评论中必须体现了某一个面向、某一个层次的洞见,不管他引述的事件是否属实;而Sakshin则认为是别有用心或自赞毁他。仍以关于给出成道证明为例,在奥修的语境中那与悉达瑜珈无关,一个人需要从别人哪里证明自己的成道并且事后要求解除与先前给出证明的人的关系,这难道不是愚蠢的吗?成道的人不一定要如何做,这句话也不一定!奥修要说明的是那个状态是自明的,而且是外在东西所无法证明的。现在是你要转换成抽象的原则:一个成道的人可以如何也可以不如何,这能证明所有的愚蠢都是可以接受的吗?问题是你要还原成具体的事例和个人,并觉得受伤,那是因为你投射了自己的情感。但对我来说,把具体的事例与所提示的意义适度分开是可能的,我本身就是一个证明:我可以感受到它的意义,而同时我可以承认那个具体的事例可能是错误的。原谅我不能再详细分辨下去,现在我想要结束关于奥修的话题,好在巴巴的主题已经回来了。不过如果彩虹愿意,可以继续谈奥修。


顶一个。山风君这个回帖无论焦点、节奏和清晰度都是上佳的!

Sakshin由体系带来的僵执仅仅体现于一点:他不明白奥修一生根本不是“述说”而是“歌唱”!!!

他把一个三度音符拉长两度半再加上振颤和滑音所表达的已远超曲谱之外。对耳朵和有精确核对习惯的人来说那是不适合的,好在爱因斯坦证明不存在精确核对——而那正是“当下”的悖论品质。

呵呵呵呵,Sakshin仅仅需要开发一些音乐细胞并适当唱唱歌跳跳舞——我敢说他不会迪斯科也从没试过GURDJIEFF的舞台剧。

我想我准确地发挥了山风君的最初感觉并成功地回归了巴巴:)

返回页首


Sakshiv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2-09
帖子: 113
:
来自: Sahajawastha
1797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10:11 pm 发表主题:

--------------------------------------------------------------------------------

云山风:我简述一下你整体的意思。
奥修即便讲错了前面,也不代表他后面的洞见(例如“成道无须证明书”等)是错误的,对吗?因为你的理由是,此一洞见本身,即便放在其他场景下也是正确的命题。是否?OK。

以次类推……

我一直在说奥修讲错了也说明他的意义有误,但是我是错误的。然而这不代表我话里诸如“意识觉知到自己不过是前一念瞅后一念,第三念将第二念称为“意识”将第一念称为“自己 ”等话是无意义的。因为,这些话放在实修或见地的探讨中,是符合事宜的,不是吗?OK

既然,您的视力能够在一整座奥修语言大山里,抽离出一个石子证明其独立可存性,同样您也可以在我的这些数千字的大湖里,辨出晶莹的水滴。可惜,您只做了前者,而没有后者。因此您认为后者无非是一些主观理解。
我只想说一句:您判断自己和判断别人的分界线在哪里?
一句口号的两个标准,有没有界限?






呵呵,彩虹,正相反,奥修不会唱歌,我会。他拿着西塔琴照过相,但他的手指搭错了弦。这个姿势是给FANS看的;而我,刚好和一位精通西塔琴的马来西亚人是朋友(CHUT,不是说你:))。

另,GURDJIEFF里没有舞台剧,所以没有任何地球人会跳。同时,我也一直觉得自己没舞蹈细胞,但他的神圣舞蹈,我总是学得最快。你要学,我可以教你。学费打折99折。

至于巴巴,他一直在!
_________________
*********
we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n't need
we don't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 need
*********

返回页首


云山风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2-15
帖子: 19
:

2667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10:39 pm 发表主题:

--------------------------------------------------------------------------------

呵呵,Sakshin,我不得不再次指出你的逻辑跳跃:我所说的没有意义前面的限制词是“继续纠缠”,而您的数千字的主观判断并非没有意义,说是主观判断因为你是主体,经过你的加工的判断必是主观判断,但既然这个唯心的视域不可避免,所以主观的理解并不等于没有意义。如您所说,我能看出奥修的意义,当然也能看出您的意义,这就是我为什么开始总是要说“谢谢”,但因为我不能老是那么“客气”,所以以后省略。一部分你由于逻辑跳跃而产生的误解没有意义,比如说你说我“现在你又改口奥修记忆力非常好”,这是你纯粹的错觉!我任何时候都没有说过奥修的记忆力不好,何来改口之说?记忆力好不证明不会犯记忆错误,而我说的是由于记忆产生的错误可能性小,如果一开始他收集的材料就有问题,那么他的记忆力好只能增加犯(事实)错误的可能。建立于类似错误基础上的引申,其意义也不大。关于你说的“意识觉知到自己不过是前一念瞅后一念,第三念将第二念称为“意识”将第一念称为“自己 ”,这关涉到你的整个灵修的见地,这种对意识觉知的理解在我看来离题万里,一文不值。而那个东西我无法与你讨论。至于您所说的纯粹的灵性知识部分,与此处的所说的主观理解更非同类,当然有其意义,但我不用时时声明它的意义。依然是话不能一时说尽,就其是者而观之,则话莫不是;就其非者而非之,则话莫不非。又形上了,但在形上的视野中,这,没有分界线。
_________________
青山元不动
白云任去来

返回页首


柔如彩虹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1-08
帖子: 42
:

519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10:52 pm 发表主题:

--------------------------------------------------------------------------------

Akhaldan 写到:
Geoff 写到:
……just so with Meher Baba, where acceptance of the actual arising as arising from Him, transforming what life brings and acceptance of all things as gifts from Him, goes far beyond any bhaktic cult…… I hope this breaks down some of the divisions you may be feeling. Ultimately life becomes the ultimate tantra.



Geoff,关于爱和服务,对我,它们曾是观念,或是与善/恶联系在一起的二分法的选择。是次要的,属于“方便”的。总之,是和“自我-努力、自我-超越”相关的。

而在美赫巴巴的行为中,那成为实际可见的呈现、流溢。无关乎动机,无关乎结果,甚至不是为“让人快乐”而牺牲自己,恰是无我喜悦的自然辐射所致的自发地“视人如己”的服务行为。作为旁观者,我不是被感动,不是被感染,而是瞬间-瞬间的被同化、回流,以及仿若扬眉瞬目般自然的仿效(或不可抗拒的感同身受)。

某晚与友人相谈后,发现人无论持何见,行何法,动机总是“快乐-不快乐-快乐-不快乐”的心理交替之驱使,其交替原因是“为我-非为我-为我-非为我”的模式。抽身出来看,无论“无我观”,无论“真我观”,都已渐渐发展为思辩。诚然,前期它们的确趋入途径不同,结果各异。但就当前的“人”而言,无外乎是“厌苦喜乐”的驱使,而苦之根源看似是在“苦者(我-实体感)”,简言之就是“自我-紧缩”的流动表演。

我们遍寻古老或新奇的方法,以期开发/超越自己,可本质上,我们仍是围绕自己在顾盼左右的“水仙”。不是方法好不好,或“有我/无我”哪个正确,而是苦的实际就是当局者过于关注自己。此处,不是“自己”有问题而需要被消灭,反倒是“关注自己这一过程”才是问题。有没有相对或终极的“我”,于此是不相关的,那是思维起作用时所选用的世界观。

如Dzogchen,或如你引用顶果亲哲(Dilgo Khyentse)所言:“Real practice,should be free and onn-conceptual。”这一非概念和自由(自发)的实践(或Rigpa)的体现,于外,是“并非-凝视自己,这一过程”。站在旁观者角度则是给予世界的礼物(爱-服务),那就是美赫巴巴的一生示现。也或者能说,那就是“美赫巴巴是谁”……


可能中文写得过于复杂了,望TIANXIN翻译时不要心里暗暗骂我。:)
Geoff,前段时间交流中你提及《Infinite Intelligence 》的独特,能否透露一二(英文亦可)。


亲爱的Akhaldan,没想到你成功发展出了这个更专业的面向(如果我的直觉不错的话)——我衷心向你致敬:)请原谅我对你另一个面向的击打。

我观察你好久了。只在今晚,在你从悲与智两个路径的心得中我才发现那“低等的振动”——在这不和谐中我经由另一个面向认出你(如果我的直觉不错的话)。

不行,情感方面仍流于诠释,还是整体的弱项——唯于“自发”方面有认识,值得肯定。我建议实证“自发”别朝向光明,要向黑暗悲凄之地注目,并不带任何附加条件。平凡并忘却所得之融入最难。

另,关于“苦”和“无我/真我”这关键处丝毫马虎不得!好在你的呈现不是马虎,而是偏于情感中心的投射,是真相的薄薄覆盖。

总的来说是可喜和上进。

“苦”是悲与智两个路径的总源头(就发生来说)——可不仅仅是心理效果,其有更深的驱动意义。千万别用视角的调换来麻醉,那只能算与自我周旋或嘻戏——固然有其他层面的意义但终究是自欺。对智的路径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

鉴于你微妙的相应转换,若真与巴巴投契我就不再建议,只愿你走好,有依止不仅是常态而且终究是稳妥的。

无我与真我应该去开凿和通气,但这不是一个传统内的解决,更多关系个人慧根。最好在证入“我见消除”时分同时瞥见真我之壮丽,这则涉及南传初果之前的漫长准备(包括密宗最上乘见地)。你不仅足够了而且已经多得流溢——这是我颇觉可惜的原因。打个比方说,无我/真我之间距离其实就如隔着实质的Amrita Nadi通道。

可是,我万没想到你真把Amrita Nadi看得那样实体,呵呵,真是根性呀,没招也没门儿:)

以上完全建基于个人直觉。如果我错了或引起你丝毫不快我悉数收回。

你的反驳我将不加自辩。

返回页首


柔如彩虹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1-08
帖子: 42
:

519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11:10 pm 发表主题:

--------------------------------------------------------------------------------

Sakshin 写到:

呵呵,彩虹,正相反,奥修不会唱歌,我会。他拿着西塔琴照过相,但他的手指搭错了弦。这个姿势是给FANS看的;而我,刚好和一位精通西塔琴的马来西亚人是朋友(CHUT,不是说你:))。

另,GURDJIEFF里没有舞台剧,所以没有任何地球人会跳。同时,我也一直觉得自己没舞蹈细胞,但他的神圣舞蹈,我总是学得最快。你要学,我可以教你。学费打折99折。

至于巴巴,他一直在!


你认识地球人或地球人都知道也没用。奥修也许弹着马头琴又“化胡”归来了——扯远:)

你提醒的GURDJIEFF没有舞台剧没错,确实是神圣舞蹈——我以为我记错——不过没错!自从Adi Da 滔滔不绝喷云吐雾地“软着陆”就不再有神圣:)

去了“他”,只说“一直在”——“在场”。

注:老婆催我了,必须马上回家。

返回页首


crystal
Newcomer


注册时间: 2004-11-29
帖子: 2
:

108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1:48 am 发表主题:

--------------------------------------------------------------------------------

真很佩服柔如彩虹的中文,基本上看不太明白一些你的用词,当然,我是在说自己孤陋寡闻.
但是,请就事论事吧,你上两个帖子没有什么建设性意义,大体是在"就人论人".
我脑子有点傻,体现在一看到你的帖子就有点词汇量缺乏,但你对别人的言语攻击还是感觉得非常明显地.



这里男人们喜欢的逻辑理性思维震动得异常猛烈,
大半夜,看多了有点眼睛花
TIANXIN MM,你的呼吁我看见了,咱俩唠
_________________
get lost and find again


页首
 用户资料  
 
 文章标题 :
帖子发表于 : 2006年 6月 30日 周五 8:41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美赫巴巴是谁?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5 下一个

Boundless Space 首页 -> 阿瓦塔·美赫巴巴– 進化+內化=無旅之旅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6:32 am 发表主题:

--------------------------------------------------------------------------------

亲爱的Crystal:

Hug Hug......

你的观察很对,看来在有些方面,男女是不一样:)

你知道,巴巴有时候也比较喜欢热闹:)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6:39 am 发表主题:

--------------------------------------------------------------------------------

Sakshin 写到:

至于巴巴,他一直在!


Sakshin,

这让我想起埃瑞奇常引用的一位至师的话:

“开始时,我在四个方面错了。我忙于想念神、认识他、爱他和寻找他。现在我走到了道路的尽头,却发现:在我想念他之前,他已经想念我了;在我知道他之前,他已经知道我了;在我爱他之前,他已经爱着我了;在我寻找他之前,他已经在寻找我了。”

返回页首


柔如彩虹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1-08
帖子: 42
:

519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7:37 am 发表主题:

--------------------------------------------------------------------------------

crystal你终于开始“唠”了,我等你多时,但你来迟。

如果我的直觉错了我的话悉数收回,并致歉意。对于C(你)、A(他)同样如此。另一位相当于B(他对于这种热闹有点儿疏离)。

不错我在对人——完全在核对人。都是唯一的一个。可惜C不能代替A,A也不能代替B,这是我对你看不懂能够表示的同情之处:)。

希望这个插曲到此为止。(上帝呀,求求你,别为此再展开无聊的大篇幅的争论)

返回页首


Chut
苏非的舞者


注册时间: 2004-11-29
帖子: 101
:

12028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10:51 am 发表主题:

--------------------------------------------------------------------------------

引用:

“没有什么比评断你的同类或谁的道路更好,更浪费你的宝贵生命的了。”“凡是让你更接近‘道’且最适合你的,对你就是最好的,只要你能全心全意地实践之,并使之与你的自然禀赋相协调。”


tian xin, 谢谢你。送你一个心底下的祝福,请再接再厉。


-------------------------------------------------------
Tolerance + Coorperation = Peace
Avatar Adi Da Samraj

返回页首


Geoff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4-12-08
帖子: 34
:

2851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11:09 am 发表主题:

--------------------------------------------------------------------------------

Dear Chut,

All the best to you!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11:15 am 发表主题:

--------------------------------------------------------------------------------

Dear Chut: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words!

As you know, all love finally leads to the true Beloved, as all rivers flow to the Ocean.

My very best wishes to you, too!

Take care of yourself, dear fellow-wayfarer!

返回页首


Sakshiv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2-09
帖子: 113
:
来自: Sahajawastha
1797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3:04 pm 发表主题:

--------------------------------------------------------------------------------

谢谢这段话,TIANXIN,我想起GEOFF上次谈的:无望是福。
第二世敦珠法王的儿子(听列诺布)有句经典的话:
“在失望与希望之间,就是佛法!”
可能热闹也是啊:)!

crystal,有容乃大!
看不懂硬看,再不懂也不能讲。
你看除了你谁讲了?!

云山风,抱歉让你来恢复奥修的名义/意义,尊重你的情感,所以希望你开始展示见解,如果你对“前一念后一念等”觉得不值一提的话。顺便说一句,这话虽呈现的是念处见解,但出于奥修一本意大利文的书,那是他在68年一场讲道中谈的。你认为它不值得一提,但我觉得有意义(因为那是少有的在奥修没有引用错误的情境下说的)。你看,人与人的理解是不同的。你认为“成道不需证书”有意义,但我(如前所述)觉得那只是忽略上下文关系而得出的片面(甚至对只会引用的人来说是孤陋寡闻下产生)的口号。同样,我觉得奥修涉及实践的话如“前后念”有意义,你认为不值一提。没关系。我说奥修无意义,是我跟他的事;现在你认为奥修有的话无意义,也是你跟他的事。

你可以就这句认为“不值一提”的话显示你的高见。目前为止,我感觉你对觉知的泛解和彩虹在一个楼层(我是说都语焉不详)。唯一差别是他比你会建筑伟大文字的砖块,并把砖块罗列得比你好看些。

***********

至于彩虹,费心了,“观察我”这词有点老…还是当年的开场白:)像crystal说的,评论人是无意义,DHITI曾指出我以前说着说着就开始对人,我有时觉得D很固执,但他的忠告我还是接受了。对人不对事——只在两种情况下适宜:一是灌水吵架;二是朋友调侃。但涉及某师某体系某灵性主题的讨论中加入对讨论者的评价则是虚弱或回避。我更喜欢把时间浪费在有实质进展的话题上,而不是与人一道证明或反证“我其实是个咋样的人”。

下面对你几个高见提出我的看法:
1、其实,Amrita Nadi(无论DA或RAMANA的)是实体,是精微层的可见实体(包括中脉),但并不是因为DA在梦里演示给我,我才说它可见。早在《ADIDAM》一书就有清晰插图。至于它反射的觉悟意识可说是非实体或非二元的。所以,我不觉得“认为它是实体”有何问题(何况我没用实体一词)。如你对Amrita Nadi有独到见解,可直接地真真切切而明明白白的说。这个词毕竟不是为了让人看两眼好便于使用的,而是包含了整个实践过程。

2、你说“无我/真我之间的距离就如隔着实质的Amrita Nadi通道。”我十分感兴趣,请你不要只说一半(或只说结论),希望你把它和Amrita Nadi(无论DA还是RAMANA的)通道的联系详解一下,我猜CHUT也很想看。

3、熟悉一个或多个体系不是桎梏,体系没有手,它不会抓你。相反,不了解体系就不能正确理解任何途径的见/修/行/果的次第,那样一来,即便泛泛的阅读量再多,在BEING层面也永远只能原地打转。在我和很多同道的认识中,从不正式涉入一个体系不见得是超绝,而是“恐惧”或“卑-负”使然(当然这里或许没有),那就是为何大部分喜欢不谈体系且鄙视谈体系的人,不是因为超越了,而是谈不出。关于此,早在当年和自称成道的全然先生对峙时,我就反复强调多次了。可是这样的人毕竟多如“地上的盐”(当然这里或者没有),所以老是要一提再提。

4、美赫巴巴和大圆满成就者(包括我的上师)的行持是无二无别的,这是我个人的理解(虽只得到外界部分证明),但不是我敬爱他的全部原因,那段恋爱从7年前第一眼看到他就种下了种子,直到一年前他启示我时才开花。事实上去敬爱导师(无论巴巴或上师或其他契合的老师),已越来越成为我要学习而非放弃的功课。或许你爱克里希那穆提的缘故,所以为我惋惜。请放心,我很好。对我来说,克的特立独行有其意义,但和他心理孤傲的情结也有关(包括胡因梦),那不是不好,只不过是个人特征,不需大力推广大书特书:有人天生喜辣,有人喜酸。如我以前所言,克唯一价值是对谈时制造的情境—“现观心念的主客”,若无这层经验,其他只是外围。

5、个人观点:克不是清水,而是急流。夹杂犀利但也卷起泥沙。甚至卷出可爱而大胆揭露他的私生女(这一对他的反动正像他当初对通神学会的反动,未尝不是遗传)。而克也毫无犹豫的展示了急流手法,冲着女儿大喊:“我是没有自我的!!!”

6、个人观点:奥修不是歌手,我未在葛莱美颁奖典礼或中国流行乐坛排行榜上见过他。这说明他很专一,终生职业是GURU!当然,他的性格可说天马行空,甚至能形容为是歌唱的一生,说相声的一生,演小品的一生。不过任何形容只是针对其人的性格或教学风格,但涉及其见解的讨论时,是派不上用场且无法成为参考点的。反倒像移花接木。

7、个人观点:DA不是去污粉,他是巨大的拇指!虽然对任何理智中心的人来说,只要瞧几篇他的文章都可以发挥个人高见,但真实可行且真实体会的是如CHUT这样盛纳“按压”并进入光明空间的人,甚至是那些亲近过他又离开之人。而对他的文字,如CHUT转述DA自己的话:“只是为了把人吸引到我这里而已……”

8、你说对我的反驳不予辩解,可我没有反驳你,只是建议了些事。而我,将对你的回答予以回答。
_________________
*********
we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n't need
we don't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 need
*********

返回页首


柔如彩虹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5-01-08
帖子: 42
:

519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3:25 pm 发表主题:

--------------------------------------------------------------------------------

各位,彩虹该说的已说,该做的未做,就此别过了。

我会继续关注这里翻译的好资料,并向这个论坛的工作者们致敬!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3:37 pm 发表主题:

--------------------------------------------------------------------------------

彩虹同学:

俺好像还没看到你对tian xin的评判呢:)

返回页首


月弘儿
Newcomer


注册时间: 2005-02-28
帖子: 5
:

29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6:29 pm 发表主题:

--------------------------------------------------------------------------------

Sakshin:
对无法讨论者,必须保持沉默。你已经分析了几千几万次,它改变了你的BEING否?你的锋锐的解剖刀只适用于尸体,无法适用于意识。在海洋中,你无法提取波浪;你的分析只能触及波浪,你永远达不到那个整体。进入它,但不要总想表达它;让它成为你心中的歌唱,但不要去顾虑歌词,仅仅需要沉醉于它的旋律。彩虹是对的,奥修是在歌唱,歌词有可能出错,但旋律一直都不变,是那个永恒者的旋律!

返回页首


Sakshiv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2-09
帖子: 113
:
来自: Sahajawastha
1797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7:08 pm 发表主题:

--------------------------------------------------------------------------------

弘儿:
你说的对。对无法讨论者,无须讨论。
所以,我并未率先讨论那无法讨论的。
一切讨论的先初往往都是一个具体症候。
然后终结在一个风化的图腾……
像奥修对自己喃喃的:“没有不在海里的浪。”
分析不是为了进入整体,因为面对的不是整体
只是一些事——很多人认为不重要的歌词。
但对我而言,成道者的歌是蒙古人的呼麦
一人可以同时喝出两个声部,但是
词不离曲,曲不弃词!
_________________
*********
we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n't need
we don't need things we really do need
*********

返回页首


Sambhavapaya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1-24
帖子: 593
:

51291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7:09 pm 发表主题:

--------------------------------------------------------------------------------

在最微细的时刻,我们都有能力觉察到:许多讨论/辩论有时是在情绪或自我感的推动下进行的。其实那些东西,正是现量的业力本身。

据我所知,SAKSHIN提出的许多说法都是在他长期观察和了解的层面上得出的。而在这种针锋相对的场景中,许多即便宝贵的见和识都被“辩”激荡出的烟雾所笼罩,这些烟雾甚至会波及他自己。

其实有时我们也许一转念,就可能在不同的视角中为自己制造珍贵的悟解机会。

对于云山风而言,他可以在SAKSHIN的说法的启动中进一步深入了解奥修,因为也许以往的一些感受和认识本身就未必完全建立在如实了解的基础上。而这更可能让他/她接近真正的奥修。他/她更可以借此动力去了解奥修以外的伟大传统。

对于柔如彩虹而言,我相信他已经从SAKSHIN那里得到足够的“灵性知识/对各精神传统的深入了解/见地的更完美建设思路/实修”之反面“刺激”。据我的了解,他之前已经开始恶补所缺,但现在更加深切地感觉到“要做的事还没做”。

至于SAKSHIN本人,他已经筋疲力尽,我坚信他此刻正在祈祷:主啊,让那些最近如潮般的“凶猛攻击”退去吧!阿门:)))



返回页首


一筏
瑜伽士


注册时间: 2005-01-27
帖子: 56
:

6459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五 2005 03 04 , 10:00 pm 发表主题:

--------------------------------------------------------------------------------

Akhaldan 写到:
Geoff 写到:
……just so with Meher Baba, where acceptance of the actual arising as arising from Him, transforming what life brings and acceptance of all things as gifts from Him, goes far beyond any bhaktic cult…… I hope this breaks down some of the divisions you may be feeling. Ultimately life becomes the ultimate tantra.



Geoff,关于爱和服务,对我,它们曾是观念,或是与善/恶联系在一起的二分法的选择。是次要的,属于“方便”的。总之,是和“自我-努力、自我-超越”相关的。

而在美赫巴巴的行为中,那成为实际可见的呈现、流溢。无关乎动机,无关乎结果,甚至不是为“让人快乐”而牺牲自己,恰是无我喜悦的自然辐射所致的自发地“视人如己”的服务行为。作为旁观者,我不是被感动,不是被感染,而是瞬间-瞬间的被同化、回流,以及仿若扬眉瞬目般自然的仿效(或不可抗拒的感同身受)。

某晚与友人相谈后,发现人无论持何见,行何法,动机总是“快乐-不快乐-快乐-不快乐”的心理交替之驱使,其交替原因是“为我-非为我-为我-非为我”的模式。抽身出来看,无论“无我观”,无论“真我观”,都已渐渐发展为思辩。诚然,前期它们的确趋入途径不同,结果各异。但就当前的“人”而言,无外乎是“厌苦喜乐”的驱使,而苦之根源看似是在“苦者(我-实体感)”,简言之就是“自我-紧缩”的流动表演。

我们遍寻古老或新奇的方法,以期开发/超越自己,可本质上,我们仍是围绕自己在顾盼左右的“水仙”。不是方法好不好,或“有我/无我”哪个正确,而是苦的实际就是当局者过于关注自己。此处,不是“自己”有问题而需要被消灭,反倒是“关注自己这一过程”才是问题。有没有相对或终极的“我”,于此是不相关的,那是思维起作用时所选用的世界观。

如Dzogchen,或如你引用顶果亲哲(Dilgo Khyentse)所言:“Real practice,should be free and onn-conceptual。”这一非概念和自由(自发)的实践(或Rigpa)的体现,于外,是“并非-凝视自己,这一过程”。站在旁观者角度则是给予世界的礼物(爱-服务),那就是美赫巴巴的一生示现。也或者能说,那就是“美赫巴巴是谁”……


可能中文写得过于复杂了,望TIANXIN翻译时不要心里暗暗骂我。:)
Geoff,前段时间交流中你提及《Infinite Intelligence 》的独特,能否透露一二(英文亦可)。






诚如彩虹所言,亲爱的,我也要对你道一声可喜可贺呵!
至少这一面向本身让我嗅到爱和服务的芳馨
浪花也有它片刻的止息,大海也有淡定的时刻。
或许这一切是那么自然的发生,或许经由你精准的瞥视反测到自身某一个曾被忽略的通道!
如清澈的回流指向它,指向你最初的心愿,指向BEING。。。
感谢主,感谢巴巴,感谢DA。。。
_________________
看啊,现在以至永远……

返回页首


月弘儿
Newcomer


注册时间: 2005-02-28
帖子: 5
:

29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3 05 , 8:06 am 发表主题:

--------------------------------------------------------------------------------

Sakshin:你在灵修知识与实修两方面的修养都很深入,这大家都能感觉到。但我不是来吹棒,而是来棒喝的!请让我来试着指出你思维中机械性部分。
分析不是为了达到整体,而只是对于事件的分析。但是有没有独立于整体之外的事件?有没有独立于海洋的波浪?你或许没有意识到,在你的精确的分析中,你不自觉地把分析对象“自性化”了,你试图从事件中指出确切不移者。这是一种牛顿世界观的冲动,你在某些时候缺乏对整个环境的直觉,而一味地陷入于单独的事件之中。这样你常常在还没有领会对方的意思时,就开始下独断的结论,沉醉于自己的非此即彼之中,而且灼灼逼人!这将会使你那有价值的议论也淹没于不应有的姿态之中。比如,你想把对于奥修的讨论仅仅限制于事件式的讨论,与奥修可爱不可爱不关联,如果关联,就是“情绪”化,这是可能的吗?如果奥修是一个说谎者,他的可爱度还能维持一样吗?顺便指出,云山风并没有否定你对于说谎的定义,并非是在说你的定义是主观判断;他是在肯定你的定义,然后说你认为奥修是在说谎这是一种对奥修境界的主观判断,而不是对于事实的讨论。(当然此处云山风的表述不够清楚,但联系上下文,大致仍可明白他的意思。)你不但要把事件独立于整体情境,你还要把理智独立于情感运作,这是你的机械性表现之突出者。你甚至要把至上者、神秘者都放到你的解剖刀下,这是你的机械性表现之随从者。
你想同时唱出两个声部,但这是徒劳的,因为那两个声部从来就没有分开,词曲从来就是原本的一味。
Sambhavapaya,你看见有对Sakshin的攻击吗?攻击从来就不来自于外部,如果有攻击,那只是自我的反映。而且Sakshin决不会筋疲力尽的,他永远是斗志昂扬的!

返回页首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3 05 , 1:40 pm 发表主题:

--------------------------------------------------------------------------------


1923


1925


1927-8
_________________
在当下行动,未来只存在语言里。

返回页首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3 05 , 1:44 pm 发表主题:

--------------------------------------------------------------------------------


1931


1937


1938
_________________
在当下行动,未来只存在语言里。

返回页首


Sambhavapaya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1-24
帖子: 593
:

51291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3 05 , 1:46 pm 发表主题:

--------------------------------------------------------------------------------

唉,我不得不再此象往常那样提醒别人看我原文中的引号(“凶猛攻击”)。我还以为女孩子心会比较细呢 看样子这是另外一个偏见。

奥修是可爱的,这没有人否认;但他也是时常信口开河的,这谁也否认不了。

当然SAKSHIN不会一直筋疲力尽,这个词只是我为消解眼下对谁都无意义的针锋相对而制造的另一种“烟雾”。当然,如果要继续的话,我也不会再说什么,但此刻明智一点就会发现:事情已经开始顺着情绪的方向延伸,而离开了真正具有建设性的主题。

但令人愉快的是,ring&wing已经开始使主题重现了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Sambhavapaya on 星期六 2005 03 05 , 1:59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3 05 , 1:47 pm 发表主题:

--------------------------------------------------------------------------------


1941


1945


1949
_________________
在当下行动,未来只存在语言里。

返回页首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3 05 , 1:55 pm 发表主题:

--------------------------------------------------------------------------------


1954


1954


1957


1959
_________________
在当下行动,未来只存在语言里。

返回页首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3 05 , 2:01 pm 发表主题:

--------------------------------------------------------------------------------


1961


1962


1965


1965


1968


页首
 用户资料  
 
 文章标题 :
帖子发表于 : 2006年 6月 30日 周五 8:44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美赫巴巴是谁?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5

Boundless Space 首页 -> 阿瓦塔·美赫巴巴– 進化+內化=無旅之旅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3 05 , 2:05 pm 发表主题:

--------------------------------------------------------------------------------



Meher Baba, using the alphabet board on May 19, 1932
_________________
在当下行动,未来只存在语言里。

返回页首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3 05 , 2:11 pm 发表主题:

--------------------------------------------------------------------------------


Meher Baba, Meherabad, 1925


Meher Baba, 1950s
making the silence
gesture
_________________
在当下行动,未来只存在语言里。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六 2005 03 05 , 5:55 pm 发表主题:

--------------------------------------------------------------------------------

亲爱的RING&WING:

啥时候来澳洲,提前打个招呼,俺们请客!

返回页首


ring&wing
无知的圣者


注册时间: 2004-12-25
帖子: 580
:

123672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日 2005 03 06 , 11:34 am 发表主题:

--------------------------------------------------------------------------------

tian xin 写到:
亲爱的RING&WING:

啥时候来澳洲,提前打个招呼,俺们请客!


呵呵,待遇明显升级。。。将来一定去看望你们。。。。也许这是与永恒定下盟约:)
_________________
在当下行动,未来只存在语言里。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3 07 , 7:52 am 发表主题:

--------------------------------------------------------------------------------

Akhaldan 写到:
Geoff,前段时间交流中你提及《Infinite Intelligence 》的独特,能否透露一二(英文亦可)。


在Geoff睡醒之前,俺来谈谈初步印象,好吗?:)

虽然《无限智》的写作时间是1920年代,《神曰》成书于1950年代,但只有读过《神曰》、《无与有》(1960年代)之后,才可能读懂《无限智》。

当年读《神曰》,基本上是一口气读完,在阅读的全过程中,内心和浑身荡漾着神曲节奏:YES,YES, YES。。。。。(是这样的,是这样的,是这样的。。。。。。)

后来读《无限智》,情况则有所不同。在美赫巴巴的著作里,这是我第一次需要帮助的书。好在身边有两个大Pundit,经他们联系柏拉图、圣托马斯·阿奎那和东西方各大灵性传统讲解之后,才有所开窍。

如果说《神曰》主要勾勒了个体灵魂的意识进化、转世和意识内化的过程的话,那么《无限智》所面向的则更广大——整个宇宙的开始和终结,神的“呼出”和“吸入”,个体的灵性历程被置于这个大框架中。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其它的灵性“秘密”,等书出来后,你自己去一点儿一点儿地挖掘吧:)

返回页首


Geoff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4-12-08
帖子: 34
:

2851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3 07 , 8:07 am 发表主题:

--------------------------------------------------------------------------------

Dear Akhaldan,

Infinite Intelligence is utterly impossible to summerize. It is an intensification and deepening of the vision of God Speaks for those whose thinking is capable of becoming true imagination, dealing with the metaphysics of the whole cosmos, in a way that is exhilarating but exhausting. It makes us feel changed. It is not for everyone, perhaps only for those who can respond to the message of God Speaks. The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out soon and I will let you know my thoughts as I plan to use it for the last chapter of my book.

Cheerfully,

Geoff

返回页首


Akhaldan
坛主


注册时间: 2004-11-26
帖子: 251
:
来自: Pandatznokh
25020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3 07 , 10:17 am 发表主题:

--------------------------------------------------------------------------------

tianxin:《神曰》已读5遍,为读起来不绕口,我变了很多句式,不知与原文是否出入。等待原文……和《无与有》。仅看过的几篇“补遗”很重要,如第6层的详解很关键,否则仅依前文,总无法正确将之放到理解中。然而补遗说明的“同时四个状态”理解起来就相对清晰了。如还有,请补来。顺致身边两位Pundit好!

Geoff,我发现巴巴给予答案或开显奥秘是十分片段的。开始只给一两句。仅从一两句话上,你要么不会深入挖掘是否有更关键的主题,要么就产生很多疑问。然后你会在另一本书或不相干的文章发现其他话,刚好使先初那句话的意思完整并导致产生模糊却重要的线索。比如:本初奇想在超越状态的“无限意识-无限无意识”之同时呈现;最初7大气态;第5与第6的关键差别(以及第6的独特状态);大师的圈子(mandali);阿瓦塔的形成,印象(业相)等等。上述只是小部分,看似一语带过,最终发现大有文章并能够且需要关联上整体同时又明确于局部,像Gurdjieff当年一样,若无Ouspensky《In Search of the Miraculous》对其轮廓的较清晰阐述,很多人现在还打瞌睡思索着"beelzebub"的怪词呢。

因此我十分小心的处理巴巴的文字,它往往带出很多问题,然后是发现答案的惊喜,然后继续陷入更多问题。这是个怪圈!还不是理智能否被解决或满足,而是涉及印象(取巴巴和Gurdjieff的双重意义)的转化——这关联到我周六的领悟。那天是西藏的Dakini的Puja日,我在聆听吟唱凝视时突然升起一种笃定——“一切都是印象(我们在看过去的内/外宇宙并将过去/未来假设进所谓的现在)”。这并非理性的推理,更像gurdjieff所言的conscience的突然迸发……然后,就只剩下酥油灯的闪烁。然后,此刻,我非常想看你的最后一章以及最后一章前面的那些章,等待中。
_________________
...
如果我們不急於尋求下一個成功,而僅僅注意到苦的熄停,我們就向著純淨、燦爛與平靜來開放自己了;我們允許自己的心完全地品味當下。那么一切所謂“日常經驗”都會綻放與敞開,絕美一如金色蘭花般莊嚴,它持續的獲得燦爛與明晰。

返回页首


Geoff
探寻者


注册时间: 2004-12-08
帖子: 34
:

2851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3 07 , 5:12 pm 发表主题:

--------------------------------------------------------------------------------

Dear Akhaldan,

Your experiences are very recognizable to me.

Here is a more poetic view of Infinite Intelligence:

How wondrous and unimaginable and inexhaustible is the Real!
How Avataric the All and Everything else, and
what a symbol of this is my Beloved Meher Baba,
Master, Servant and Victim, God,
as tricky to our deceptive mind as mind itself,
and truly a moon in water
and yet our dear Self!
Seeing Him is not seeing Him,
hearing Him is hearing His Silence!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一 2005 05 09 , 9:31 am 发表主题:

--------------------------------------------------------------------------------

下面的故事是美赫巴巴的妹妹兼门徒玛妮(Mani Irani)讲述的:


母亲最宠爱默文(美赫巴巴),对他抱着很大的期望,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准备送他去西方留学,在世上有所作为。当默文完全被乌帕斯尼•马哈拉吉迷住,并一心一意地侍奉他时,母亲很不安,很难过。

但她是个很充满活力的女子,不甘就此罢休。她时不时地去找乌帕斯尼•马哈拉吉,跟他较量一番。“世上有那么多的母亲,”她会说:“有那么多的儿子。您怎么不另外找个男孩子做儿子?您怎么单单选中我的儿子?您怎么不去另找一个儿子?”

乌帕斯尼•马哈拉吉答:“我叫他走!他不走啊!”然后叫默文过来,说:“母亲要你回家。她给你找了个不错的媳妇儿,你该去做生意,跟世人一样行骗撒谎。走吧,走吧……玩好啊!”他还会加上一句:“母亲,您给默文找媳妇时,怎么不给我也找一个?一个给默文,一个给我。”母亲会怒气冲冲地说:“别说废话!您也别叫我母亲。您那么老,怎能做我的儿子。”

然而,她又很尊重马哈拉吉,把他视为灵性大师。俩人之间存在着爱,却总是因为默文而发生口角。有一次,她去看儿子,也给乌帕斯尼•马哈拉吉带了个花环。一路上,她手里拿着花环,脑子里却想好了各种各样的话,说给马哈拉吉听。她到后,向马哈拉吉顶礼,并把花环挂在他的脖子上。“好,好,” 马哈拉吉说:“旧鞋子编的花环。”

“鞋子?马哈拉吉,这是花儿。”

“您在路上,手拿着花儿,是怎样骂我的啊?”母亲不得不大笑,且承认了。这却让她增加了对他的尊敬,认识到他的无所不知。

——译自《转动钥匙》(The Turning of the Key by Bill Le Page, Sheriar Press, 1993)


页首
 用户资料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4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_BY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