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央之界论坛

Boundless Space
现在的时间是 2024年 4月 16日 周二 9:37 pm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美赫巴巴的跟随者
帖子发表于 : 2006年 6月 30日 周五 8:24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美赫巴巴的跟随者


Boundless Space 首页 -> 阿瓦塔·美赫巴巴– 進化+內化=無旅之旅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3 02 , 10:01 am 发表主题: 美赫巴巴的跟随者

--------------------------------------------------------------------------------

美赫巴巴说:

“我不是来建立任何教派、社团或组织的,甚至不是来创立一个新宗教。......我将给所有的宗教和教派重新注入活力,使它们像珍珠一样串在一条主线上。”

“人们可以同等地通过苏非主义、吠檀多、基督教、琐罗亚斯德教、佛教和任何形式的'教'来走向我,也可以不通过任何'教'之媒介而直接走向我。”

美赫巴巴把爱他的人,叫做"My lovers” “My selves"。巴巴“爱徒”主要在印度,但基本上世界各国都有,人数从几个到上万个,比较多的是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巴巴的“爱徒”目前有多少,很难计算(据估计,约在几十万到一百万人之间),原因之一是没有正式的组织或等级,人们无须参加某个团体,也不用交成员费。他们之间的关系极为低调,尤其是在澳大利亚。

每一个人跟美赫巴巴的关系都是直接的,并努力遵守巴巴对爱徒的“希望”:

1. 不要逃避责任。
2. 要忠实地履行世俗责任,但要记住所有这一切都属于巴巴。
3. 当你感到幸福时,就想:“巴巴要我幸福。”当你经受痛苦时,就想:“巴巴要我痛苦。”
4. 顺从于各种形势,真诚地想,“是巴巴把我放在这个情形中的。”
5. 认识到巴巴存在于每个人,从而努力帮助和服务他人。
6. 我以我的神圣权威对所有的人说,无论谁只要在生命的最后一息持我的名,都将回归于我;因此,不要在最后的时刻忘记我。除非你从现在开始念记我,否则在最后时刻到来时,你则很难记着我。你应该从现在开始练习。你即使每天持一次我的名,也不会在临终时忘记我。

美赫巴巴生前,亲自建立了三个中心:美国南卡罗来纳州默土海滨的“美赫巴巴灵性中心”;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坞拜镇的“阿瓦塔之居”,印度麦拉巴德的“美赫巴巴朝圣中心”。 每个中心都设有一个信托组织,12个成员都是义务的,主要负责与这些朝圣地有关的日常事务,和对美赫巴巴的著作、遗物等的保存。基金来源是人们的自愿捐献。

居住在上述中心附近的爱徒,在巴巴的生日、Amartithi(忌辰)、沉默日等举办一些简单的纪念活动。最大的一次是在印度的Amartithi日,约1万人左右。据很多参加过的人讲,中午12点整在美赫巴巴陵墓前的15分钟沉默,是一生中最难忘的体验。

在同一个地区的人们,常常不定期地聚集一起:讲故事,读巴巴的文字,分享巴巴的爱。巴巴说:只要三个以上的人在一起谈我,我就会在那儿。

我的印象是,巴巴的跟随者一般是自愿“终身制”,比较低调,无组织,有纪律。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四 2005 03 03 , 5:53 am 发表主题:

--------------------------------------------------------------------------------

1932年在英国,在答《星期日快报》记者James Douglas的提问“你的秘密是什么?”时,美赫巴巴说:

“消除自我。”(The elimination of the ego)

美赫巴巴的方法是多样的,且因人而异。比如说:

他的两个门徒(Daulat和Gustadji,两人原来都比较爱说话)在他的指导下,一生静默;

门徒Kaikobad每天的任务是念10万遍“Baba”的名。后来他在万物中见巴巴(第六意识层面的体验),巴巴在晚年的很多宇宙工作都是通过K来做的;

另一个门徒Pleader来见巴巴时,说他的目的是“解脱”。巴巴说:“很好,我的工作就是给人‘解脱’,只要你按我说的做。”巴巴叫Pleader在一间小屋里打坐,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可离开。有一天,一只眼睛蛇爬进来,Pleader都没有离开。在临终前,Pleader说道:“灿烂的光......请谢谢巴巴,他履行了自己的诺言。”

但是,对大多数跟随者,巴巴则强调“爱和服务”,“要忠实地履行世俗责任,但要记住所有这一切都属于巴巴。”他说:其它一切都太晚了,只有爱。瑜伽不适合西方。

结果如何?我只能从自己的切身体验来谈。2001年去印度麦拉巴德,见到巴巴的几位门徒。最深的印象是:他们的“大”,你感觉到他们自然流溢的慈爱和谦卑,同时又无比的平静,即使炸弹落在眼前也不会惊讶。他们无时不是生活于对巴巴的觉知中,你静下心来,似乎能听到他们内在的声音“巴巴,巴巴。。。”。但他们跟你交谈时,你又觉得他们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你身上,那一刻,你也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巴巴的一般爱徒是什么样子呢?完完全全的普通人!有时接触多了,熟悉生轻蔑,觉得有的还不如不是巴巴爱徒的人。

但是,巴巴的工作是内在的。一位爱巴巴50年的独身老太太,平日特爱整洁秩序,很难想象她是很容易一起生活的人。就在她去世前,我们去医院探视,她还对一个探视者说:“别碰着氧气瓶!”

然而,我们进去时,我却看到了另一面。她正在跟一个朋友一起背诵“宇宙祷文”。她的脸透着灵性的美,那美好像要往外迸发似的,使她的皮肤象孩子一样,身上散发着平静和温和。你能感觉到她正在离开浊身时的轻松和——快乐!

我不知道奥修所指的“深刻心理变革”是什么,但我深深地感到,巴巴在她的个性框架之下,做了巨大而深刻的工作。当一个人爱巴巴时,生活本身则成为“消灭我执”的工具。

还有很多不尽相同,却同样震撼我心的故事。今后再谈。

返回页首


tian xin
平衡的反观者


注册时间: 2004-11-27
帖子: 343
:

47254 无央金

Items
发表于: 星期三 2005 05 04 , 9:17 am 发表主题:

--------------------------------------------------------------------------------

今天上午,收到邻居的来信。这位邻居平时比较内向,他的信很让我感动。征得他的同意后,把译文(未署名)放在这里与诸君分享:

“今早我上班迟到了。因为我做了个美妙的梦,见到了巴巴。我跟他坐在一起,亲密无间。不正式,随便而亲近。我们像老相识一样聊天,像老友重逢那样高兴。在巴巴的跟前,是如此地疗治,如此地祥和,如此地慰藉,如此地安然,且彻底地满足。仅仅跟他在一起,就是一个人整个生命的圆满。跟他在一起所带来的至美、丰富和完整难以言表。在我们之间的关系里,他所给予的自由,意味着我可以问他任何的问题。我亲口问他:他现在已不再肉身里,是否继续觉知到每一个人和每一个物。巴巴看着我说:是的。我接着问他:当他不在肉身里时,如果跟他有缘的人祈求他的帮助和指引,他是否知道并且回应。巴巴再一次看着我说:是的。

在梦中,我体验到一种绝对的保证,那就是巴巴永远在,他此时的“在”,与他在肉身时完全一样。我感到深深的幸福和安全。我能记得的最后一点是,我在梦里看着巴巴,感悟到他就是“中心”。一个人把其它任何事物放在生命的中心,都是愚蠢和虚妄。首要的事情是在生命的每一刻都面向他。其它的一切都属次要。我不大情愿地醒来,却感到深深地幸福。即使现在,几个小时之后,跟巴巴在一起的那种深深幸福感,仍然充满着我。我意识到,一个人对生活的一切希冀,对情爱、艺术和诗歌的一切追求,都不会在人生里找到,而只能在与巴巴的关系的满足和实现里找到。在个体的生命中有了这样的关系,即是掌握了开启天国之门的钥匙。那是难以想象的福气。他就是一切人生希望的本源。除了与他的联系,什么都不复重要。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去实现我们已经被给予的。那个实现乃是一生的工作。幸福的工作。快乐的劳动。

Dear Tian,
I slept in this morning and was late for work. The reason being I had a
wonderful dream of being with Baba. Of sitting with Him in the most
intimate sahavas. It was so informal, so casual and intimate. We chatted
together like old acquaintances, like old friends glad to see each other
again. Being in Baba's presence was so healing, so beneficent, so soothing,
so quietly and totally fulfilling. It was the consummation of one's whole
life just being with Him. The beauty, and the richness, the wholeness that
came from being with Him are indescribable. The freedom He allowed i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us meant that I could ask Him anything. I asked Him
directly if when He is no longer in the body does He continue to be
completely aware of everyone and everything. Baba looked at me and said
yes. I then asked Him if souls to whom He has given the link call upon Him
in His disembodied state for help and guidance, is He aware and does He
respond. Again Baba looked at me and said yes. In the dream I experienced
an absolute assurance that Baba is always there, as much now as when He was
present in a physical body. I felt deeply happy and secure. The last
point in the dream I remember is looking at Baba and realizing that He was
the Centre. That to put anything else at the centre of one's life was folly
and delusion. That to face toward Him at every moment of one's life was
the primary act. All else was secondary. I woke up reluctantly, but deeply
happy. Even now hours later the deep happiness of being with Baba still
fills me. I know that all the fulfilment one hopes for from life, and which
one seeks for in love and art and poetry, is to be found not there but in
the fulfillment and realiz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to Him. To have such a
relationship in one's life is to hold the key to paradise in one's hand.
It is to be unimaginably blessed. He is the very source of all one could
ever hope for in life. Nothing more is needed than the connection to Him.
All we have to do is realise what we have been given. And that
realization is the work of a lifetime. A happy work. A labour of joy.
Jai Baba!


页首
 用户资料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5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_BY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